邯郸论文组

中国最敢说真话的校长:在1万人面前公布手机号,“能帮的,我一定帮!”

郎club2018-11-08 14:57:31

如果您尚未关注我们,可点击标题下方的“club关注我们。

酷玩实验室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酷玩实验室

微信ID:coollabs


最近

“网红校长”强哥又火了

在贵州大学毕业典礼上的讲话

13分钟演讲响起了12次热烈的掌声

他当着近万名毕业生的面

公布了他的手机号

他说:"能帮的,强哥一定帮"。


起初蛋蛋姐是不以为意的

不就是公布了个手机号嘛

是在哗众取宠吧?

本着刨根问底的精神

蛋蛋姐全面深入地研究了一下这位网红校长


好像是挺厉害的

可这和普通学者也没啥区别啊

然后又看到了如下标签

第一位登上开讲啦舞台的大学校长

中国学生最喜爱的网红校长

他还有自己的专属表情包和语录


喜欢他的人称他“网红强哥”

讨厌他的人举牌高喊“郑强下课”

欣赏他的人说他是教育界的郭德纲

批评他的退休教授说他就是个小品演员


带着即将冲出天际的好奇心

蛋蛋姐去B站听了一个他178分钟的报告

居然全程无快进无走神

内心一直都是这样的:

我天,这话你都敢说?

兄弟,你一定树敌不少吧?

扎心了,老铁

看电影都没有这么认真好吗

在那178分钟报告中

响起了174次热烈的掌声

而他在各大学做报告的平均掌声不低于100次


蛋蛋姐也不由得对这位校长产生了敬佩

不是觉得他讲的有多对

而是他居然这么能说敢说

简直跟现代教育界格格不入

有人说

读了四年大学

我不知道我的校长叫什么

可我知道贵州大学的校长叫郑强

下面蛋蛋姐就来跟大家扒一扒

这位网红校长强哥


强哥是重庆人

1978年,即恢复高考后的第二年

他考入了浙江大学化学系

毕业后许多同学都成功留校

他却由于不是本地户口不得不离开

被分到成都一个小山沟3年


没有百货大楼没有电影院

无聊的他居然开始抄写大学的笔记

满满36本笔记被他重新整理抄写了一遍

曾经不懂的

连同老师上课讲错的

都被他一点一点揪了出来


3年后

他成为那个小山沟里

第一个考上研究生的人

后来又读博

赴日本京都大学留学


他说

在国外留学的那段日子

为了拿到博士学位

毕业前每天日夜兼程写论文

基本上一个星期没见过阳光

都是在地下室和实验仪器一起度过的

出门的时候眼睛几乎都看不见


1995年

阔别母校13年的强哥再次归来

任浙江大学高分子系教师


在浙大十几年的时间里

他先后发表论文260余篇

其中,230余篇被SCI、EI收录

授权国家发明专利18项


由于卓越的科研水平

他获得了一系列学术荣誉

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  
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  
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  


毫无疑问

作为一个科研人员

强哥是绝对合格的

可是,如果仅仅如此

他恐怕也就不会如此受欢迎了


和许多大学老师不同

强哥似乎自带幽默

又极具演讲天赋

他总是能把枯燥的理论讲的深入浅出

他的课堂深受学生喜爱

他曾经数次以最高票当选最受学生欢迎老师


他敢怒敢言

喜怒哀乐全部写在脸上

被学生们亲切地称为“最牛愤青教授”

他的这股风潮一直刮向了全国各大学

不管在哪所学校

他所到之处必然人山人海掌声雷动


可是

强哥最开始演讲是从中学开始的

还被门卫当成卖药的关在外面

那是他刚回国的时候

浙大要到成都招生

让他带上资料去宣传


他首先联系了成都七中

那时的七中邀请的都是像朱清时那样的院士

他也就是一刚毕业的博士

人家自然不买账

爱较真的他穿上西装就往里走

被门卫说就是一卖药的

最后他说给我三分钟时间

他居然真的三分钟就把校长说服了


这一讲不打紧

成都其他的几所著名中学

连同重庆的中学都来请他去讲

没有ppt

张口就是三个小时

也是从那时开始

他发现自己居然极具演讲天赋


接着

各种大学也接二连三请他去演讲

党课、爱国主义报告、青年成长

这种学生平时最讨厌

听了最容易睡觉的演讲主题

被他讲的像武侠小说一样精彩


怎么样做一个合格的大学老师

家长应该怎么教育孩子

中国的教育存在哪些问题

各种各样现实的问题他都敢说

甚至不惜得罪人


他说一个老师要让学生喜爱

除了有真才实学

还必须有爱生之心、有沟通本领

说现在的学生不是找不到工作

而是各方面都令自己满意的工作不好找


他抨击现在的应试教育

说学校应该更加注意学生的艺术和体育素养

如果只单单在乎成绩

学生考的分数越高

身心被摧残的就越厉害


他用下蛋理论来比喻中国的教育现状

说我们的大学教育没有做好

穷地方好不容易养了只母鸡

想让鸡下个蛋换点钱

谁知道等要下蛋的时候母鸡全跑了


他的演讲受到了学生的极大欢迎

每次演讲都被百余次掌声打断

浙大党课  鼓掌超过150次

复旦大学演讲 176次掌声

哈工大演讲 177次掌声

很多人称他为教育界的郭德纲


凭着极强的科研能力和独特的人格魅力

强哥成为了浙大学子心目中

最受欢迎的老师

也成为了“最牛愤青教授”


2012年

他已经是浙大党委副书记兼求是学院院长

恰逢国家东部高校对口支援西部高校计划

他对口到贵州大学


听到他要来的消息

贵州教育界是一片欢腾的

大家希望他能用自己的影响力

为贵州教育注入活力

贵大的老师

希望这位校长能够提高老师待遇

朋友却说:

就凭你一人,棱角肯定会被磨平的

他却说:咱们走着瞧


6月,强哥来到贵州大学

怀着对校歌中

“溪山如黛,常沐春风,学府起黔中”

的贵大校园美景的向往和憧憬而来

3个月的考察结束

他彻底震惊了

破旧不堪的校园

8年都没有进行过考核的教师

学生在考场上明目张胆作弊

老师却在讲台上堂而皇之玩手机

他觉得这完全就不是一个大学该有的样子


带着极大的不满

他以办公室为家

每天工作16个小时

开始了”郑强式“的改革


他做出了贵州大学新校区计划书

在一次省会议结束时

他追上省领导的车

为贵州大学要来了40亿元专项建设资金

建起了新校区

并购买了校车


他说贵州大学不能盲目学习北大清华

提出了“贵州大学姓贵州”的办学理念

开设了白酒、大数据、茶叶等

有浓浓贵州特色的学院

并从政府拿到十几个亿的办学资金


他说

大学不能只有大楼

其根本在于培养优秀的学生

他发起了“纯风计划”

严抓作弊学生

严肃处分不负责任的老师

而且他说到做到

居然真的有几位老师因为考场纪律涣散被处分


相对应的他还发起了“博学计划”

他觉得理工科的学生接受的素质教育太少了

他要求学生大一都要在阳明学院接受通识教育

他说:

“一个好的大学绝不仅让学生找到一份工作,而是要他们成为这个国家未来20年的核心人才。”


他堵死了老师们对于大幅涨工资的期待

相反让他们别再指望仅靠课时费增收

而是转向科研成果

并不断地引进博士级的人才

他引进一位年仅27岁

发表了世界级水平论文的博士

并直接评为教授

面对老师们的不满和反抗

被逼急了的他反问道:

算算收入和学术水平的性价比,低吗


他还创造性地制定了《贵州大学章程》

力图推动民主治校

他设立了

教职工代表大会、学代会、研究生代表大会

并赋予他们

更换或罢免学校各级领导干部的建议权利

任何学生有事都可以给校长信箱写信

或者直接去他办公室跟他讲

一般很快都可以得到回复


有人提醒他说

“你疯了?你不怕自己哪天被弹劾?”

说他这根本就是在玩火、在冒险

他却说:我对自己完全自信


在他雷厉风行的“郑强式”改革推动下

贵州大学博士毕业的师资从17%提高到33%

贵州大学教师申请到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从他初去时的每年50多项

提高到2016年的104项

贵州大学也因为有了郑强“网红校长这张名片

逐渐走入大众视线


作为一个从东部走向西部的教育工作者

他更加深刻地看到了东西部教育的差距

2016年的两会上

作为人大代表的他

再一次发扬了直言不讳的特点


他说:

贵大60多年从国家得到的钱

抵不过浙江大学3个月的钱

中西部13个地区

居然没有一所教育部直属高校

他说:

中央四大银行哪个不在贵州开分行?

电信运营商哪个不到贵州开分店?

两大石油巨头哪个不在贵州开加油站?

为啥不办大学呢?


在他和另外14所高校校长的共同推动下

国家出台了中西部高校综合实力提升工程

在没有教育部直属高校的13个地区

对14所入选高校给予持续和稳定的投入机制


在贵州大学5年

郑强取得的成果是显而易见的

他一手打造了贵大校长这个超级IP

用他所特有的影响力

发出了西部欠发达地区教育界的声音

并为西部地区争取到了更多的资源


许多同学亲切的称他为“强哥”

网上流传着一系列的“强哥语录”

学生还把他的夸张表情制作成表情包

在同学中广为流传

有人说

读了四年大学

不知道我的校长叫什么

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

可我知道贵大的校长叫郑强


然而

人红是非多

在他不断发声和大力改革的过程中

他也面临了一系列的质疑和争议

有退休教师说他太专制

“这个大学,就差姓郑了”

有人说他就是个小品演员

说的多做的少

还有人仅仅看了他的演讲

没有进行深入了解

就说这样的人一定是哗众取宠

一定没啥学术水平


他面临的最大争议

就是曾在演讲中说

某个学校空姐专业居然开设研究生

而他当时举这个例子

只是他看到了西部地区教育资源短缺

想说明教育资源要合理配置


却被部分媒体和相关从业人员断章取义

说他歧视空姐

说她们不配考研究生

于是某些学校就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学生运动

高呼“郑强下课”


面对质疑和争议

他说:

“我受的伤害,比那些不说话的人,多多了,但是难道因为这样,我就不说话了吗?在有些方面,我必须坚持,这是为了维护教育的根本。”


他也以同样的话鼓励自己的学生:

“一个学校如果教育孩子千篇一律,都这样稳重、低沉,为了保护自己而不去表达自己真实的想法、独特的见解,那中国的教育就是失败的。”


只是

无论有多少人喜欢多少人讨厌

举办完贵州大学2017届毕业典礼

这位校长再次被调回浙江大学了

任浙大委员会委员、常委、副书记(正厅级)


提起他为贵州大学做的那么多事情

他说

他当初是为了报恩而来的

报抗日战争时贵州父老收留养育浙大师生之恩

让战火中的浙大有了“东方剑桥”的美誉

报成长过程中

给了他最多指导和帮助的两位老师的恩

四川大学的徐僖院士和北京大学冯新德院士

他们都曾在贵州湄潭读书


他说

因为爱,所以付出

因为付出,所以更爱

如今他要在高速成长中把接力棒交出去


有人问他为什么不继续留在贵州大学

他说

支持西部,是需要一代一代人接力做下去的。4x100米接力赛跑的平均成绩为何比个人的100米成绩要快?效益源于交接棒


他说

他依然会继续为西部教育发声

他回到浙大的责任就是

动员更多的浙大师生到西部去


在毕业典礼上

他用一首诗表达他的不舍

和每一位毕业生握手拥抱合照

面对郑强的离去

贵大学子纷纷表示了不舍之情








有媒体和网友表示

浙大的确是多了一个党委副书记

但是

堪称超级IP的“贵大校长”难道将成绝唱?

江湖中是不是少了一个

锐意改革、敢说敢干的“网红校长”?

“贵大校长”所代表的声音和精神

是否也会从此淡出江湖?


对于强哥的回归浙大

蛋蛋姐也是深感惋惜的

人无完人,强哥自然也不完美

可是他有理想有抱负

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

为西部教育做了他能做的事

不辱使命未负时代

当得起真正懂学生的教育家


愿中国的大学

有更多像强哥这样懂教育的校长

而不是只汲汲于名利的行政官员

像曾经的蔡元培、梅贻琦、竺可桢

在时代的洪流中逆流而上

带领中国教育开辟出一片新天地


参考资料:

中国青年报 《“网红校长”郑强:在高速奔跑中,我把接力棒交了》

微信公众号“杭州浙江大学校友会”文章《四年后重回浙大!面对采访,郑强教授说了什么?》

微信公众号“红辣椒评论”文章《郑强回浙大,“贵大校长”成绝响?》

 中国教育在线  《校长中的网红:贵州大学校长郑强怎么又火了一把?》


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扫描郎CLUB微信加为好友,及时了解最新点评,点击分享,让更多朋友关注。

广告合作、版权请联系微信号:jishi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