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论文组

师兄说,“中文系就属北大最不好找工作了”

法律读物2019-10-12 14:02:36


师兄说,中文系就属北大最不好找工作了,因为别的学校都留自己的学生。古代文学就属明清这段最不好找工作了,因为这两年好多高校的明清都饱和了。


师兄说,南京大学和南京师范大学你去哪个?去南京师范大学就对了,因为这个钱多。同济是个好学校吧?七扣八扣,最后拿到手里的工资就一个月八百,连自己都养不活。上海大学税后八千,但那边不要明清。


师兄说,现在北京上海我都问遍了,工作连个影子也没有。我给苏州大学也投了,但它的明清留自己学生都留不过来。唐宋倒是有希望,他们给我的同学发试讲邀请了。  

师兄说,北大中文系博士出去找工作一点优势也没有,学校就要求发两篇文章,导师也不在意你发不发文章。硕士阶段根本就不要求你发文章。有的老先生还说不发文章是好事,要等学问成熟了再发。结果其他学校的博士发文章都比我们多。人家读三年发三十多篇,你比得了吗?别问人家是怎么发的,反正人家发了。挑简历的时候没人管他发的文章是不是垃圾,看他列出来的篇目比你多,直接就把你的简历给扔了。
     

师兄说,你问怎么发文章?我看《文学遗产》这样的地方就不要投了,没戏的。《北京大学学报》也不要考虑了。可以往不出名的期刊去投。你说那些期刊发的文章都很垃圾?那没办法,人家手里攒着各种关系,还不一定登你的呢。
     

师兄说,我们找工作是很凄惨的。别的学校中文系博士要么直接留了,要么在他们的势力范围内消化了。而北大中文系一是不留自己学生,二是没有自己势力范围。北师大看上去好像没有北大好,但人家中文系博士比我们好找工作多了。他们自己学校可以留,再者,中央财经大学的中文系都快被他们把持了。陕西师范大学你愿意去吗?别考虑了,愿意去你都去不了。西安那边完全被西北大学和陕西师范大学的学生垄断了。他们有势力范围的,走到哪里都有师兄师姐接应着。而别的学校在接收北大学生的时候,最多要一两个就打住了,绝对不会连着要,他们怕我们形成北大帮,而且去了还要先打压你。


师兄说,北大中文系号称不留自己学生是建设世界一流大学,避免学术近亲繁殖。这是很一厢情愿的。因为别人都留,你不留,别人只会觉得你很奇怪。我的一个同学是研究两河流域楔形文字的,全国只有北大和东北师大有这个点。他在东北师大读完硕士以后,考到北大来读博,完了留不下来,想回母校。结果人家那边说: “我们已经留自己的博士了。你既然去北大了,为什么不能留?是不是跟导师关系不好啊?”
     

师兄说,要不你去边远地方吧。我们上两届有个师兄去了石河子大学,毕业一去就是副教授,还给房子。现在去了才两三年,已经评教授了,还是学术带头人呢。不过估计你不愿意去,我们也不愿意去。

师兄说,现在北京上海房子都天价了。幸亏你家不是农村的。如果家是农村的,父母不能资助你,反而要你资助,那你就完了,压力可大了。好在我父母自己过得挺滋润的,以后还可以帮我付首付。
     

师兄说,硕士是最好找工作的,比本科有优势,人力成本又比博士低。现在一个硕士一个博士去竞争同一份工作,只要硕士做得了,人家铁定不要博士。因为付给硕士的工资可以低些。

师兄说,你说去出版社是吧?可是那样专业就废了,硕士毕业就可以去了。何况出版社压力很大的,不但要负责出书,还要负责卖书。销量和你的待遇是密切相关的。想去北大出版社?那个地方现在进去都是没编制的,连北京人都不算,什么保障都没有。你说你是博士?博士在别的地方可能稀罕点,在北京可是多如牛毛。
    

师兄说,考公务员?我没听说哪个博士去考公务员。要考公务员你硕士时干吗去了?现在再去考,你的专业全废了。

师兄说,要不你去新加坡吧。新加坡今年在我们这儿招人呢,钱也多。不过去了以后是当汉语老师,研究环境跟这里是不能比的,主要是没有书,恐怕你的专业也得废了。


师兄说,我看理工科院校就算了,好多地方连中文系都没有,你去了就是被“倡优蓄之”,要你教大学语文装点一下门面,其他什么资源都不给你。你的专业就全完蛋了。


师兄说,我刚才问过《文学遗产》的编辑了,很遗憾,人家说了第一条就是不要女生,第二条才是要名校。你说什么?违反《劳动法》?人家又没写在规章制度里,你上哪里去告?


师兄说,有一个师兄去年找工作,面试一开始的时候人家就跟他说,你能来面试是很幸运的。我们收来的简历都是分两堆放,男生一堆女生一堆,然后直接把女生一堆给扔了,再从男生里挑出两个来面试。
    

师兄说,你说去国图?去年我的一个师兄去参加过他们考试,考试要考五六轮,很折磨人的。结果考过第二轮以后,他听说有一个关系很硬的人根本没有考试,直接空降到岗位上了,然后他就放弃了。

师兄说,刚才讲的那个师兄去某地方面试的时候,有一个同班女生也去面试。被问到的第一个问题是“你想来干什么工作?”她说:“我想做学问。”然后就直接被撵出来了,人家说不要做学问的。所以你以后去找工作的时候,记着说:“领导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师兄说,我前几天听说上海社科院招人呢,结果打电话过去,他们说要英语六级证书,而且要三年以内的。我不相信哪个博士毕业生能拿出三年以内的英语六级证书来,我们为了保研,不都是大二大三就考了。可是我又不能直接说你们怎么这么bt,只好说那我可以去补考一个。然后人家说算了,来不及了。

师兄说,我的一个同学听说国图的某部门有五个编制,而现在只有四个人在岗,于是很高兴地去打听。结果人家说,剩下的那个早就内定了,内定的人在外头读博呢,等读完回来就直接上岗了,其他人都靠边站吧。

师兄说,有时候你看到招聘启事,似乎自己的专业挺符合的,别忙乐,可能后头有一个比你更符合条件的人在等着,而这个启事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因为这是学校早就内定了自己的人,然后根据他的情况出的招聘启事。比如上次中山大学说要戏曲史的,我想我们搞明清的总还沾边,结果导师很敏锐地跟我说,全国只有中山大学有专门的戏曲史专业,他们搞不好就是为了留自己的人。我托人去一问,果真如此。所以关系才是王道。


师兄说,我认识的一个博士是从东北师大考过来的,现当代文学,跟他同时考的还有一个同学,他考上北大了,那个人没考上,然后那个人很郁闷地去四川大学了,三年后毕业直接回了母校。可是北大中文系是读四年的,等他毕业了,母校的位置已经被占了。所以考上北大博士其实不见得是件好事,搞不好考不上的话,你将来找的工作还好些。
    

师兄说,这么跟你说吧,如果我跟人去PK,我输了,那我心服口服。技不如人,没什么可说的。可是我现在根本就没有对手。我们专业已经饱和了,各个高校都不要人,直接把你给拒了。要么,人家直接留自己的人。你连上场的机会都没有。
    

师兄说,找不到工作我就去读博后了,再缓冲两年。你问博后是不是一定能找到工作?那可不一定,要看运气的。看那时候有没有位置空出来,更重要的是看位置空出来后有没有关系户和你竞争。
     

师兄说,我们导师那一代确实被文革废了十年,刚工作的时候物质条件也苦,但那个时候大家都穷,而且不用找工作,又不用买房子,也不至于过不下去,拼个十年八年就改善了,至少还看得到希望。我们现在一套房子就得搭一辈子,还未必能找到工作,连苦尽甘来的希望都没有。
    

师兄说,当初我也是怀着梦想读博的啊,哪里知道这么多门道呢。现在我导师听见有工作的人想考他的博,就跟人家说,你读什么博啊,有工作不是挺好的吗。

师兄说,你说怎么还有那么多人考我们系的博?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我们出去以后一没有关系,二没有机会,文章也不多,除了一块北大的牌子,别的什么都没有。何况这个牌子又值什么呢?
    

师兄说,做学问是一件奢侈的事情,要有钱有闲才行。坐冷板凳我是愿意的,问题是现在没有冷板凳给你坐。就算以后有了,这个冷板凳还没有地方放。
    

师兄说,我告诉你吧,找工作,关系是第一重要的,其次是运气。至于你个人牛不牛,那是最不重要的。你问为什么你读博之前我不告诉你?因为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


看了北大师兄说的那篇文章,本人师兄,一个非北大的博士,本在闭关修行,正处于突破上清境界的关键时刻(momentum),突然心中波澜微起,念及前尘往事,历历在目不吐不快,嘱托我几句肺腑之言,我将自己的笔记整理了一下分享给大家。


如是我闻:


师兄说,小子读博士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你进世界五百强不还得看各种攻略么?所以多去搜集各大工作单位的情报,知己知彼百战不die对不?为兄感念兄弟情谊,面授几句机宜,助你早登极乐,子且识之。


我:诺。(下略)


师兄说,你搜集到的情报无非是论文论文论文。这时候你要出现一次内心各种灵魂力量之间的冲突,请记住,这种灵魂力量的冲突将伴随你终身。你从小接受的教育是好好读书天天向上,文章天成妙手偶得,季刚五十岁前不著书,blablabla,然后你彷徨你犹豫你要发狂?治疗办法很简单,心中默念口诀:“孔曰成仁、孟曰取义,读圣贤书,所为何事,而今而后不愁工作”。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别拿自己当泰斗,把自己当一乌合之众(the crowd)、大众(the mass)、诸众(the multitude)、俗人(Das Man)就好,写paper发paper世界通行法则。能写能发就好,别怕丢人,未来悔一下少作又死不了,还说明自己成长了,你要是那时候成了一代宗师,不妨说:“不好意思,就像西方的思想一样,那些年我的思想有个turn,我的思想是thinking不是thought,你们研究我思想的学者得注意这个点。”


师兄说,也许读了几年博士看人家发文章跟往猪肉、牛肉里注水一样,垃圾文章写了好多好多,你非不能也不为也。没事儿,为了避免你灵魂力量冲突,不妨打磨一篇好文章,投一个好刊物,师兄负责地说,刊物越好相对越公平,还是有很多学者想做好刊物的。往往这些好刊物也就是各个学校的权威和次级权威。这个是个分水岭,文章发得多找工作没问题,但未必能找到你看得上的工作。代表作制度可能慢慢会成为当今各大高校的趋势。你最好写出一篇你导师看完以后说:“我去,这文章不发表简直暴殄天物了” 的文章,估计,就能发表高等级文章了。别人文章写得烂,你要是文章写得好,发表了也算是为学术界做了贡献对不对?


师兄说,发不了顶刊,退而求其次发C刊,千万记住,别你们学校规定几篇你就发几篇然后等着天上掉就业的机会,要知道学校的规定那叫最低毕业标准,不是“你们这破单位不要我就是你们的损失”的标准。请事先搜集找工作的情报。

师兄说,导师不帮你发文章太正常了。导师其实并没有义务帮你发文章的,导师那叫supervisor,主要负责supervise你。如果你很介意这个事情的话,当年考博的时候就应该搜集关于导师的情报,专找那种帮学生解决论文的导师,师兄告诉你哦,有很多哦,甚至还可以帮你搞定顶刊哦。可你要想清楚,工作之后呢?你导师当你一辈子保姆?如果那时候太天真,这时候就只能自食其果了。但是任何情况下,指望导师帮忙发文章我觉得都不是理直气壮的事情。让老师为你感到骄傲才是理直气壮的事情吧?难道……我太out了?或者闭关太久有些不灵了?


师兄说,很多高校尤其是211、985高校存在第一学历歧视(有些学校甚至因为自己是部属211所以点明要部属211,难道普通211就格外差了?),所以你接不到offer的原因很有可能是第一学历不过关被刷掉了,而掌控这件事情的并非一定是学院可能是人事处。我当然很支持来一场运动清扫这种歧视,但是如果不能改变这一点,就必须想办法适应这一点,比如说发表更多的高质量文章。如果不行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去那些不太歧视的学校。也别揪心这件事儿,你要是知道再过几年好学校可能都是清一色海归了,也就不为这个发愁了,因为literally找不到工作了。


师兄说,找工作的时候想留在北京上海但是你没钱,没钱就别想了,留下来也迟早会离开的这种例子师兄见得多了。各个层级的平台都有自己的筛选机制(mechanism of blocking you idiot outside),你是会后悔自己的先天不足,没生得好,但是退一步海阔天空,未来不是没有机会回去的。师兄还是知道很多人经常接到北上广高校邀请的,对了,牛人永远都是缺的,正如做牛做马的人永远不缺一样,如果你不够牛,只能做牛做马,又何必去北京上海这种遍地大牛的地方做牛做马呢?


师兄说,如果就业去了差的平台未来还怎么做学问啊。虽然不知道你说的学问是什么,但是确定跟平台的关系那么紧密吗?或者你说的学问主要指的是拿项目和发paper?总而言之学问就是搞事请?如果是这样的话,师兄倒也还认识一些人的,平台不怎么好,但是挺会做你说的那种学问的。找大牛做个博后嘛,可以帮忙搞很多事情。如果你说的学问是传统意义上的学问的话,请问真的摸着良心说跟你在哪里有非常大的关系吗?我说的是中文系啊,别说你还要冷冻电镜这样的实验装置(dispositif,apparatus)来分析文本的微观结构(micro-structure de texte)啊。


师兄说,哦原来你说的是天天要给学生上课啊?这的确是个大问题了,但是,天天要给学生上课所带来的烦恼和好的学校如果五年拿不到国家社科就得转岗低聘的烦恼其实是一样的。都是能导致英年聪明绝顶寸草不生的烦恼。如果你碰到一个天天要你上课还要五年拿国家社科的单位,打死也不要去,因为这个单位它没有按照逻辑出牌。烦恼各有各的不同,但早上起来对着镜子一手扯下来的头发都是一样的头发,还都夹杂着几根雪白的头发,辩证法不要白学了。

师兄说,中文系博士进出版社做不了学问了,而且不解决户口。又回到什么是学问的问题上来了,我怎么觉得以前的中华书局里有挺多有学问的老先生的啊(或者周振甫这样的在你眼中只是个畅销书作家?那咱得另说。)?三联也有,商务也有。但是,你说你又进不了这种大出版社,其实也奇怪,你连一个好的高校都进不了,为什么觉得自己能够进一个顶级出版机构?不知道多少高校老师求爷爷告奶奶装孙子做牛马请这些顶级出版机构的编辑给出书吗?你要是能够进一个顶级出版机构还能给你编制帮你解决户口,我估计那履历也足够进一所不错的高校了吧?别说的好像出版可以作为一个没有出路的出路一样,你告诉我你是善于策划呢?通晓几国语言呢?还是善于营销?书评写过几篇?发过几篇?话再说回来,你去过大出版社实习么?没有的话为什么觉得自己能做好这份工作呢?就因为学历吗?不过,师兄我博一就去大出版社实习过了,所以否掉了毕业去出版社的这个选项,而且不是盲目否定的,请问博一你干嘛去了?


师兄说,中文系每年各大高校招聘的人真的非常多,你说找不到工作真的不是教职太少,而是你的优势不明显。博士文凭真的只是个基本条件而已。你不知道很多在豆瓣混的博士还没毕业,就有单位来找师兄说,那个谁谁谁你熟悉吧能否让他考虑下我们学校?如果你没达到这个水平,到底为什么就不能去XX学院或者石河子大学?老话说,在哪山唱哪山歌对不?我博士毕业的学校我这一届博士毕业百来号人,也就四五个人进了211以上高校,所以你得按照5%的标准来衡量自己对不对?


师兄说,关系(Guan Xi)这个词在中国的确是个法宝,都已经是国际词汇了,这师兄不否认。但是,问题是,你要知道除了关系以外不是就没门路了,每年那么多靠自己努力找到教职的你让他们去哪里喊委屈?你问师兄你找了关系吗?师兄说,当年的确导师给我找了很多学校,211、985、顶级机构都有,但是我没有选择导师推荐的学校。因为我现在的单位给的钱最多,我缺钱,导师希望我未来发展好,我们的意愿出现了冲突。那我导师帮忙找了关系吗?我导师说,你要去的那个学校还没有人认识我……所以我就是按照正常程序寄的简历,试讲,然后就ok了。我不是这个学校毕业的,来之前不认识任何一个人,要说不认识也不对,因为刚好暑假开会,我跟坐旁边的某个陌生人聊天,问他们学校需要不需要人,结果他旁边有位我完全不认识的人说,我们院可能要招人,你可以留意一下,然后我就留意了,现在这个人是我同事。


师兄最后说,中文系博士因为跟文学打交道太久,总会产生各种浪漫的想法,忘记了工作就是工作,工作不是学问,找工作就只能按照找工作的办法、逻辑、规则来找工作,或者你牛到可以让工作来找你,要不你就没工作。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可以让你不用走当年本科硕士毕业的时候你的同学们都走过的路,你当年幸过的灾、乐过的祸,奏是你今天留下的泪。这还是万里长征第一步,如果说你现在的生活是一出校园青春偶像剧,那么你参加工作之后所面对的生活就是你死我活宫廷剧,那时候你也得争取活过第一季对不?别第一集就挂了啊。


p.s.以上内容均不建立在统计数据的科学分析之上,这个师兄生卒年也不详,毕竟只是巨大的中文系博士人群中的一个,太不显眼了。各位才华出众自视甚高群山之巅天外飞仙的中文系博士就不要挑刺了,对您不适用,请移步本人师兄另一著作:《中文系青椒如何在三十二岁上教授、三十三岁上博导、三十四岁拿国家重大、三十五岁上长江、三十六岁资深、四十岁建立以自己名字命名的中国学派》


本文来源:青年史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