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论文组

【好文!】美空军优秀论文详述近距离火力支援问题(下)!

军鹰资讯2018-12-18 11:36:45

军鹰智库邀请

北京军鹰装备技术研究院平台共建邀请函


前言


本文是身为海军陆战队少校的作者于 2007 年在美国空军指挥参谋学院上学期间的获奖论文(由此请注意两点,一是陆战队派经验丰富的军官去空军指参学院进修,二是学员必须写出论文且参加评比)。此文在指参学院 2007 年论文评比中获司令官最高奖“卓越研究奖”。近距离空中支援(CAS)的重要性,在近期各种军事冲突中日显突出,作者有感于联合作战准则和军事训练对 CAS 的显见疏缺,以及各军种之间的隔阂及认知差异,提出了一系列具体的改进建议,是为推进 CAS 和前进空中控制朝着空地紧密协同作战的方向发展。


近距离空中支援训练存在问题


每个军人都对这句反复强调的名言耳熟能详:像作战一样训练,像训练一样作战”。这句话对 CAS 尤其重要。但是飞行机组人员和控制员往往因为平时疏于 CAS 程序训练,只能临时抱佛脚。近年来,训练中纳入了数项标准化科目,但其中大多数皆以终端控制员为主。并且,由于各军种各部队在机组人员训练标准化方面的程度不同,在 CAS 训练中,还有许多障碍需要克服,才能提高训练效果。

第一个障碍是联合训练不足,国会审计办公室 2003 年关于军事战备率的报告将此点视为美军必须改进的四大领域之一。近期的一些改进措施,如由联合部队司令部主导的联合国家训练能力计划就着眼于解决这个问题。虽然这些努力表明美军已经跨出良好的第一步,但各军种特定的任务部署程序和中央监管的缺失及权限不清等,仍然有待解决。培训需求和快速作战节奏经常迫使部队放弃联合训练,而忙于完成更优先的军种任务。另外,即便联合部队司令部积极推动联合训练,并为联合演练提供资金鼓励,却无权强制具体部队参加。即使是空地整合情况良好的海军陆战队,也存在这个问题。海军陆战队地面部队愿意和其航空兵部队联合演练,因为彼此之间比较熟悉,但这样一来,却阻碍了控制员和机组人员去熟悉和了解联合作战中的空中装备。

某些部队不重视 CAS 还导致另一个障碍出现。他们把大量注意力放在其他任务的训练上,如空中交战或空中遮断,尽管这类任务的需求几率较低,尤其在当前伊拉克战场上。自不必说,部队应该熟悉和执行所有科目和任务,但是决不可忽视战场上最常需要的技能的训练。
战场的变化性也对训练造成影响。在伊拉克 2003 年的地面战役中,许多飞机升空后,却临时受命执行 CAS 任务,使得预先规划和整合无法发挥其效能。它还导致部队感到 CAS 只是临时任务,可在飞行过程中随时接受,故而不重视平时训练。
其他外部需求也影响着训练。例如,美国陆军在结构调整后,向空军提出更频繁的终端攻击控制员需求,并且,虽然空中支援实际量保持不变,却要求空军提供更多的训练架次。海军陆战队在固定翼部队实施单座机 FAC(A) 计划后,也面临类似问题。
此外,科技的应用也妨碍 CAS 训练。在许多情况中,CAS 机组人员和控制员总是临时拼凑些应急性战术、战技和程序。没有集中性传授战术、战技和程序,导致各部队之间的专业水参次不齐,程序不一。在有些情况中,部队缺乏如先进目标锁定吊舱等系统,使机组人员无法开展部署前训练,投入战场后难以高效使用这些先进技术系统。
以上简述的作战条令和训练问题不至影响部队获得 CAS,美国身为军事力量运用的世界领袖,在执行 CAS 方面也不落人后。然而,如能采纳以下建议,或可提高各军种的效能,使 CAS 成为名副其实的联合行动。


作战条令改进建议


以下建议主要修正CAS 作战条令中的缺陷。在某些情况下,可能需要各军种大幅调整自己的 CAS 方式。但这种调整对改善今后的 CAS 训练大有裨益,故为必要。
一是鼓励空军和陆军总部承认陆军攻击机执行 CAS 任务 。

在美国陆军和空军共同承认攻击直升机“不执行 CAS 任务”之后,空中力量的运用多年来不断发展和演变。我们不应让这一短视观点继续存在。两个军种都同意,陆军需要依靠外部提供固定翼 CAS 支援,而根据过去的经验和协议,这些支援主要来自空军。但攻击直升机也是有效的 CAS 平台,海军陆战队过去 35 年的经历和陆军在“持久自由”和“伊拉克自由”中的近期作战行动都验证了这一点。这一事实并不影响陆军和空军的任务组合及支援,陆军攻击直升机仍可扮演机动角色和执行其他任务。本建议只是正式承认既存事实而已。承认陆军执行 CAS 具有关键意义,因为陆军航空部队在“持久自由”和“伊拉克自由”行动中为陆军、海军陆战队和特种部队积极提供 CAS 支援;故而,陆军飞行员需要接受训练,熟悉 CAS 程序。陆军参谋长凯斯(Casey)和空军参谋长莫斯利(Moseley)应签署类似上述 Johnson-McConnell 协议或 1975 年间空军参谋长 David C. Jones 将军与陆军参谋长 Frederick C. Weyand 将军所签署的协议,据此再次确认空军向陆军提供固定翼 CAS 支援的承诺,同时承认陆军攻击直升机在 CAS 和 FAC(A) 方面的作用。

二是设立陆军的 FAC(A)(前进空中控制) 训练计划

设立陆军的旋转翼 FAC(A) 训练计划有许多好处。通过训练,陆军指挥官知道如何根据联合 FAC(A) 协议备忘录规定的标准程序操作,从而提高控制空中火力的能力。在某些情况下,这种能力有助于减少在陆军改为旅级编制后对联合终端攻击员的额外需求。陆军攻击直升机多年来遵循联合空中攻击团队概念,实施了大量的 FAC(A) 功能。在越南战争中,控制员经常搭乘陆军的直升机。在近期的伊拉克战争中,终端攻击控制员也乘坐 101 空降师的 OH-58 侦察直升机右座执行任务。海军陆战队 AH-1“眼镜蛇”和 UH-1“休伊”直升机已在担当旋转翼 FAC(A) 职责。
美军于 2006 年1 月实施此项想法的概念验证训练,由陆军第 227 攻击直升机团第 1 营 4 名 AH-64D“阿帕奇”飞行员接受 FAC(A) 科目训练,在两周时间中,与专门负责海军陆战队飞行员战术标准化及高级训练的“海军陆战队第 1 航空武器战术中队”共同演练执行旋转翼 FAC(A) 任务。AH-1W 的 FAC(A) 教官驾驶 AH-64D,在 FAC(A) 实弹演习中提供指导。这项概念验证训练,证明 AH-64 是能够胜任 FAC(A) 的可行平台,并表明陆军中的资深攻击直升机飞行员经过训练后,能够熟练执行 FAC(A) 任务。虽然在设立 FAC(A) 训练计划中我们必须解决相关的支援问题,但我们做决定,需基于诚实分析此训练所可提升的能力,而非基于军种的传统任务。
对这项训练计划,目前已有许多需求。联合 FAC(A) 协议备忘录已规定了合格标准和要求,我们可以将海军陆战队直升机现行的旋转翼飞机 FAC(A) 之战术、战技和程序迅速纳入陆军作战准则和规程文件中。进一步,通过借用海军陆战队第 1 航空武器战术中队 FAC(A) 教官训练出陆军的第一批学员,以他们作为“种子教官”,然后扩大对陆军飞行员的训练。
三是鼓励各军种加强重视 CAS
虽然自 9/11 事件以来,CAS 比过去更受重视,但是,先进传感器和精确制导弹药的问世,使得许多机种飞行员在尚未充分了解或接触 CAS 准则前,就匆促上阵执行任务。最近才开始运用所属飞机执行 CAS 任务的部队,受此影响最深。各军种总部若能更加重视 CAS 条令,将有助于下属部队提高对 CAS 准则及战术、战技和程序的了解,进而提高此项任务的标准化与效能。
四是修订各军种的火力支援协调与 CAS 条令
要修订此项条令,必须先就各军种 C2 结构的 CAS 运用程序及作战准则进行教育和研讨。战场协调小组、空中支援作战中心、直接空中支援中心等部人员,必须彻底了解 CAS 的定义,知道火力支援协调措施和火力的管理方式对 CAS 有何重大影响。地面部队各级指挥官亦应参加此项教育和研讨,若是他们都能了解 CAS 的运用原理,将有助于提升空中火力的效能。
五是在 CAS 条令中增加直升机战术、战技和程序的详细说明
扩大陆军攻击直升机在 CAS 和 FAC(A) 中的作用,可提高旋转翼飞机在 CAS 方面的运用。固定翼飞机部队和各军种之间,对直升机的 CAS 战术、战技和程序的了解程度不一,其中,海军陆战队飞行员因为传统上就编在陆战队的空地特遣部队中,因此对直升机普遍了解最多。因此我们需要共同努力,把有关直升机操作的更多信息和战术、战技及程序纳入作战准则之中。

六是提高地面部队指挥官对 CAS 控制类型,以及FAC(A) 运用的理解。
通过继续教育,并将地面指挥官包括在 JCAS 过程中,有助于极大改善这个过程。把 CAS“基础知识”纳入各军种指挥官的课程,可帮助新任指挥官熟悉 JCAS 和联合 FAC(A) 的战术、战技与程序。让地面指挥官多参与 JCAS 和联合 FAC(A) 研讨会等活动,也有所助益,因为地面指挥官参加此类论坛的机会并不多,与会者多为飞行员或终端控制员。
七是更新 CAS 战术、战技和程序以反映科技发展现状
最后,CAS 条令的更新速度必须赶上科技发展。我们必须整理和归纳 CAS 和控制员的作战经验,将之纳入 JCAS 准则中,并应扩充精确制导弹药目标锁定与发射、图像资料之使用,以及无人机整合等方面的详细战术、战技和程序说明。还有,我们必须探讨无人机在 CAS 中的作用,甚至包含无人机操作员接受联合火力观测员及/或 FAC(A) 训练。把这些最新资料纳入联合作战准则 JP 3-09.3,可以保证所有控制员和飞行员都能达到起码的知识水平,而不至把自己局限在本部队或本军 种的认知水平上。

作战训练改进建议


各级指挥官和部队必须始终注重定期演练 CAS 的战术、战技及程序。做好 CAS 训练,我们就能在实战中安全及有效地运用 CAS。

                      — 美军海军陆战队作战出版物 3-23.1《近距离空中支援》

作战条令的修订若要取得效果,在于改善训练。联合训练虽时有举行,但多为临时筹划,经常由一些志同道合者通过电话或电子邮件商定后,在飞行中队之间进行。这样做固可满足中队训练要求,却终归属于非正式做法,相关中队也不会因为这些联合训练得到分数。 

一是制定联合训练要求

鉴于目前的作战节奏及部署周期,要求部队增加训练似不现实,但联合训练能提高部队之间的联战整合。我们应按常识思维,尽量减少训练的增加对已重负在身的部队所带来的影响 — 例如,把联合训练的地点安排在部队驻地附近。我们还应以联合作战任务分配为关键考虑因素,确定哪些部队参加联合训练。并且,这些训练应作为军种特定部署前训练要求的一部分。

本建议意味着要求空军主持的“整合训练计划”进一步扩充。此计划已包括联合训练内容,但过于注重空军部队,故而需要提高其他军种参与的程度,以求平衡。依据任务需求和部署周期,扩大计划中部队参加联合演练的机会,将可提高部队开展 JCAS 的效果,同时可满足对 CAS 控制员和 FAC(A) 机组人员加强训练的要求。此种依据训练需求调整部队参训的做法,将可在训练中更加有效地运用飞行资产。

二是提高各军种武器学校间的联战整合课程

近年来,各军种武器学校改进了联战整合课程,但参加的机种多局限于那些出勤高/数量少的武器平台,如机载预警和控制系统、联合侦察目标攻击雷达系统,或者 EA-6B“徘徊者”电子干扰机等。我们应提高各种 JCAS 飞机的参与程度,并应举办研讨会以交流战术和课程心得。自不必说,JCAS 和 FAC(A) 研讨会是交流战术、战技和程序以及课程心得体会的最佳论坛,但同时,我们还应在空军武器和战术研讨会等战术论坛加大军中互动程度。通过这些研讨会,交流 CAS/FAC(A) 方面的大量经验教训,所有军种的武器平台都可受益。

组织 CAS/FAC(A) 专业人员开展交叉训练,亦可使各军种从中受益。若能了解其他军种的 CAS/FAC(A) 平台,对所有人都有好处。这样的联合互动将推动有关人员更多地了解不同平台、传感器和武器的战术、战技和程序,由此在未来,两种不同平台或部队就能更加有效地协同作战。

三是为执行 CAS 的所有飞机建立 CAS 关键任务清单

这份任务清单应和 JCAS/FAC(A) 训练中制定的清单保持一致。清单中阐明对各 CAS 平台的期望目标,从而提高这些资产的使用效能。JCAS/FAC(A) 协议备忘录已针对此项标准化的多数内容加以说明,各军种和平台的 CAS 专业人员可对这些现行标准进行适当修改,补充和具体飞机 — 如无人机 — 相关的特定要求。那些准备扩大或开设 CAS 训练课目的部队,也可从相似之固定翼和旋转翼飞机的 CAS 课程摘取有用信息。

四是提高空军对 CAS 训练的重视程度

在过去,有人担心飞机是否有能力执行 CAS 任务。现在许多平台装备了目标锁定吊舱和精确武器,能锁定和打击目标,对此任务提供支持。但是 CAS 训练没有和这些新增能力同步发展。只有在我们把 CAS 训练提高到与空中遮断或战略打击同等重要的地位后,部队才会停止视之为次要任务,才会对之同等重视。许多空中平台的任务重点不在 CAS,但如果我们要求这些平台在需要时有效执行 CAS 任务,就必须为之建立 CAS 基本训练标准。

五是将 CAS 列入陆军攻击机训练课程

要增加 CAS 训练,必须认可 CAS 为旋转翼飞机的职能之一。美国陆军 AH-64“阿帕奇”武装直升机和 OH-58“基奥瓦人”侦察机飞行员的训练科目应当包括 CAS 课程和飞行技术训练。要建立 FAC(A) 训练计划,也需要部署更多地训练。亦应对海军陆战队 AH-1W 和 UH-1N 的训练课程进行审查,确保这些课程能充分训练“阿帕奇”和“基奥瓦人”飞行员掌握 FAC(A) 的战术、战技和程序。

六是建立陆军武器学校

目前,陆军航空标准化工作由位于美国阿拉巴马州拉克堡陆军基地的评估及标准部负责,而训练和条令司令部负责编写条令文件和战术作战标准。陆军没有为飞行员高级训练设置武器与战术课程。而在其他军种,这些“戴臂章者”被视为其所驾驶平台的武器和战术专家。陆军航空部队也拥有丰富的知识和经验,却因缺少武器学校,使陆军无法有效发挥其丰富知识并加以制度化。

本文建议成立的陆军航空武器学校可以模仿海军陆战队武器学校的第 1 航空武器战术中队编制。这样,由陆军评估及标准部主管部队和飞行员的飞行标准化及培训,由陆军航空武器学校负责战术标准化和高级训练,从而囊括上述第 1 航空武器战术中队的许多职能,包括开展 FAC(A) 等高级训练、编写战术出版物、提供作战准则编写建议、测试和评估新技术和程序,等等。
美国亚利桑那州尤马陆军试验场是设立陆军航空武器学校的理想地点。此试验场拥有数座陆航训练靶场,且靠近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内利斯空军基地的空军武器学校、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卢克空军基地、加州二十九颗棕榈树海军陆战队空地作战中心、以及亚利桑那州尤马基地海军陆战队第 1 航空武器战术中队,在此几家基地之间的中心位置。该地点有利于陆军和其他所有军种开展联合互动提升协同作战能力。陆军航空武器学校的教官班可在海军陆战队武器和战术教官班或空军武器学校课程期间,让学员们有机会驾驶陆军直升机,和机组人员一道,与其他军种学员开展联合训练。成立陆军航空武器学校不仅让陆军航空部队收益,也将对其他军种带来正面影响。

结语


近距离空中支援可有效提升我军士气,严重打击敌人意志。本人认为,当 0311 专业(步枪手)战士躲在迫击炮坑中,眼见火箭推进手榴弹在沙包上乱飞时,如果能有一枚 500 磅炸弹落到敌人刚刚发射枪弹的附近,这位战士定能镇静下来。这样做也当然有益于连级和营级作战,因为此举是在宣示:“我们掌握着控制权,随时可以拿下这片阵地。人力情报报告显示,空中支援能击溃敌人,彻底地击溃敌人。”

                                        — 2004 年 6 月 5 日专访美军海军陆战队第 22 远征部队前进空中管制员


本文中列出的多数建议并非创新,审视过去 30 年来有关 CAS 的文章著作,就可以发现其中许多建议已是老生常谈。因此,问题在于解决这些事宜需要什么动力来推动? 答案可以从目前我们面临的全球反恐战争和资源有限的现实中去挖掘。各军种如想发挥更高效能,就必须真正接受JCAS 这个现实需要。
美军已从系统化的立场推动 CAS,并在许多领域取得进展。技术的发展允许我们能以二十年前无法想象的方式,运用空中资产担负CAS 任务。终端攻击控制员的标准化和作战准则的更新,使我们能在执行任务中更有效地运用这些科技手段。目前最后一项必须解决的领域,就是如何提高执行这些任务的机组人员和部队的联战素质。如能落实本文提出的准则修订和训练改进建议,将可完成这最后一步。理想的前景是,无论是什么平台或军种,都以统一方式支持 JCAS。这一天终将到来。  (来源:桌面战争)




友情推荐

长按二维码关注“美军事进行时

(专注美军军事、装备、科技等最新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