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论文组

学员投稿 | 不愿毕业的潜水长(上)

OceanAvenueDiver汉潜社2019-03-14 10:55:09

    今天的文章,来自于汉潜DMT遥遥,相信2018年1月份来到汉潜的朋友们,都会对这个耿直girl印象深刻,小编也是很喜欢遥遥这样直来直去洒脱的妹子,希望大家能支持她的文章。


文丨遥遥      编辑丨小麦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纷;我在赤道的分割线四季如春.


    留在薄荷的第四十天,我所熟悉的城市被大雪刷屏,大家兴奋的尖叫着,堆雪人,发照片。而薄荷,最近的水温也格外的凉爽,每次3mm的湿衣下水依旧冻成狗,大家搁置已久的抓绒斗篷,红糖姜茶也都开始派上用场。每个人在他们的城市过着周而复始的生活,有的忙碌,有的安逸,也时不时的有些小惊喜。而我,也马上要结束这场略有些漫长的旅程,回归到正常的轨道中。

    来汉潜考DM,是一场盛大的随机选择。就如同跟我一起来的朋友吐槽我,是个完全没条理没计划出去旅行的假摩羯,经常随意的改变计划,随意的改变目的地,随意的延长旅行时间,长达一个月之久。也就是这些随意的任性,成就了跟汉潜奇妙的缘分。

   在这次旅行之前,我还是个互联网运营狗,每天为了一波一波的线上活动癫狂,趁618结束的空档考了证就没有再下过水,但是却深深的中了蓝色大海的毒。于是从双十一结束,就开始计划第四次的菲律宾薄荷之行了(由于我的不靠谱,前三次都浪费了机票, 人没来)。


   这趟旅行原计划8天,内容就是吃吃喝喝逛逛外加刷瓶子。我是个不爱做计划和攻略的人,走到哪里都是定个机票,酒店高兴了就定几晚,且薄荷在4年前第一次计划要来的时候就查过一些攻略了。所以关于潜水、landtrip、跳岛线路都一概不知。



  走进汉潜,是在被各种随机遇到的人捡到一起去巧克力山,看萤火虫等七七八八的活动后,准备去银行取个钱,就这么随机的进了店,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老板出来接客啦!然后走出了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子”出来接待,这个店就是这么神奇,一听可乐,一支烟walkin的客人都能莫名其妙的学了DM。总觉得除了我自己奇葩以外,它一定有什么奇妙的能力。

    

直到经历了40天的磨练以后我终于发现了汉潜的神奇所在,那就是从老板到教练到DM再到店里的顾客,都没什么节操,店里的staff均本着只要钱到位,什么服务都提供的原则,以把店打造成白天潜水、傍晚烧烤、晚上ktv、夜里做不可描述的事的综合性潜店为己任,不遗余力的、孜孜不倦的、一言不合就开车的努力奋斗着。

    好吧,以上这些都是开玩笑的,店是个正经店,老板也是正经老板,就是顾客很神奇,每天都想方设法的帮老板招揽生意,我就是被顾客用200p骗进来的(以上省略500字)。

   不过汉潜作为一个离百年老店还有95年的老店,真的有些倔强和任性的存在着,这里价格适中却从不打折(据老板说给会讲价的客人打了折对不会讲价的客人不公平,好吧我无言以对),这里授课不卖装备、不卖产品,为了教会学生不计成本(曾经有个ow的学生学了7天之久才毕业),这里的行程也很任性,经常两个老板带4个教练带两个DM带一个顾客出一艘大船去巴黎卡萨,回来后老板还会忘记收巴黎卡萨250P的环境税。 最让我需要重点提起的是,在这里吃饭简直是人间天堂,每天可以钦点各大教练不重样的做各种好吃的,店里每个人都是大厨,连顾客来了都要忍不住自己露一手,以后招DM都要加上会做饭的门槛。

汉潜大食堂

    我就在这样开心而轻松的环境里,紧张而激烈的开展的我的DM课程。从5kg配重都拿不动的弱鸡,到一手一个气瓶丝毫不费力气的strong woman。忽然想到在马步岛跟一个教练提起想考idc的时候,他说你先拎着一个气瓶走100米再说,我听了以后立马放弃了。幸运的是我不是在逆境中逼出来的成长,而是每天痛并快乐的不知不觉的成长了。

    

   在一多月的DM训练中,每天白天跟不同教练的课程,晚上做理论,练24项技巧,晚上累到一粘枕头就睡着。      汉潜的常驻教练的课程我基本跟了个遍,君君说dm跟课是最快学东西的方式,可以观察了解每一个教练的方式和特色,又能不断的练习提高技巧,最后把这些理论和实践融汇贯通成自己的一套体系。嗯,说的好容易。我至今还没有融汇贯通,但是每位教练的风范全都领略一二,怎么说,我现在就想汉潜楼的老鸨,把姑娘们的风骚特质写给大家,供各位大爷光临时翻牌子。






80后 羯男

 09年初次接触潜水

认真而严谨的教学风格



阿牛



   dmt课程中跟大师傅阿牛是最累的,曾经让我一个小女子双手举一块铅在一米深的泳池练中性,练完终于明白什么叫“身体被掏空”的无力感觉。他对于技巧的细节也要求极高,我曾经一度觉得,按大师傅的标准,一个ow都能练出潜水长的水平。另外大师傅是个极其护短的人,对自己的学生爱护备至。这就不难理解他的第一个学生12月考完了aow,一月又来fundive,还带了好吃的周黑鸭啦。







技潜大神 

可爱简单 

对学员无底线付出

兔子教练


    

    兔子是一典型的北京人。有多典型呢?你听他回答客人关于能不能看见鲸鲨的问题,是这么说的:这保不准,鲸鲨又不是我们家养的,能不能看见那得看您人品。老板在旁边听的一口老血。我从小就喜欢听听京片子,兔子是我最喜欢怼的,就是想听北京人臭贫。跟兔子的课,他会对每个人有侧重的训练、点评、总结,一针见血。然而他又不是那种粗糙的大老爷们,他会每天用消毒水拖地好几遍,洗装备超级浪费水,上课会带杯子、毯子、热巧克力给学生,虽然贫但性格慢,会是你们的良师益友,当然跟他做朋友首先你要扛怼才行。







一丝不苟

学生多美女

拍照片比较擅长

贺飞教练


   

     贺飞和汉潜渊源颇深,从2014年aow直到idc,再到一百裸潜,一直都是在薄荷岛。贺教练是一个莫名其妙的有很多女人缘的神奇教练,我所见过汉潜学生史上前五好看的妹子都是贺飞教的学生,最主要是美女学生都是身材好到不怎么爱穿衣服,各种比基尼,其他教练满眼的羡慕。你们都以为他很花心吧,错了,学员请他吃饭,他却悉数拒绝。

    这哥们也是北京人,跟我同行,某互联网巨头公司呆了六年,当我聊起我的老东家万达网科的时候他竟然知道我们做的那款神奇的产品名字叫飞凡,我瞬间有种在菲律宾遇见亲人的感觉。贺飞总说我怼了全潜店的人,可我对他的评价真不是怼他,他真是全潜店最幼稚的,经常把我也带的很幼稚。

  如果你可以成为贺飞教练的学生,他会用天真灿烂的笑,让你克服所有恐惧和不安,徜徉蓝色海洋。






麦霸

潜店英文NO.1

风一样潇洒的男子



阿ken



阿ken是个喝多了会飚英文的麦霸,是可以全英文教rescue的马来西亚小王子,是个有时深沉内敛有时放荡不羁但上课的时候非常靠谱的教练,但是你不一定碰得到他,老板说阿肯就像我养的蛙,放出去了就不到饿死不回来。我也只是非常幸运的跟了他一样rescue,认真详细到令人捉急,所有技巧和要点都要求学生反复练。教出来的学生基本功绝对扎实。







颜值担当

最爱艳色

做饭最好吃



    阿祥,应该是所有教练中年龄最小的,但做教练的时间可不短了。以前关注过汉潜的人应该都知道阿祥的绝技,做美食、编辫子,喜欢粉红色。阿祥是个超级细节控,任何小的疏忽和遗漏都逃不过他的双眼,我在出海的时候被他提醒没绑气瓶安全绳不下五次,提醒忘带的东西好几次,且随时能看见他提醒fundive客人各种疏忽,跟阿祥下水是一件巨安心无比的事情,听他上课更是一种享受。粗燥的我在厨房偷学阿祥厨艺时每次都遭到各种嫌弃,但还是乐此不疲的帮他打下手。



教练未满

贴心潜伴

行走的荷尔蒙



viter

    接下来介绍的是我的dmt同学viter,考虑到再过半个月他也可能成为一名专业的教练,我还是留点篇幅给他吧。这个广东人每天跟我互相嫌弃互相挤兑,没办法,教练我不敢狠怼啊只能可着dmt欺负了。viter标签是个行走的荷尔蒙兼中央空调,暖男什么的在他面前都弱爆了靠边站。倒在他空调下的妹子一波接一波,从学生到学生家长到餐厅服务员到房东女儿,连ladyboy都不例外。这样一个奇葩的存在竟然是我们当中最努力的dmt,明明可以靠脸吃饭非要靠实力,早晨最早到潜店默默做好所有准备工作。一个将近两百潜还不愿毕业的人终于到熬成教练了,祝你以后的学生都是男人。



霸道总裁

女学员最多

聊得来什么都可以送




     最后我的dm导师,大名鼎鼎的土匪。他是个自带人格光环的人,我在薄荷四十天之久,抢他的可乐喝他的姜茶吃他的药抽他的烟用他的电脑表还撩了她的妹子以后,我终于发现了老板的人格光环,毕竟吃人家的嘴短。这四十天慕名来找土匪的妹子一波接一波,个个都带来了各种好吃好喝的,十分惬意。土匪作为一个自带人格光环的老板,最近已经不怎么带学生了,所以我跟小麦打趣说我们是限量版学生,未来会身价倍增。土匪常常板着脸对我说:dm你要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的!只要一提起潜水,他的态度用永远是认真负责的。于是我时刻铭记自己的责任练醉了酒的话也一定负责。



   汉潜的team除了土匪板爷和以上教练,还有君君和嘉乐老板,以及跟我一起上dm课程的大厨老严,以及众多mm......

  当然其中还有我这个,一个走遍了千山万水却不经意的留在了薄荷的、不愿意毕业的dmt。远离尘嚣做一个岛民,于我而言是需要很大勇气的,我相信每个人也都是一样,每个人身上也一定有各种各样的故事。我们生活在这里,潜水、喝酒、美食、美景,像兄弟一样互相帮助,此时阿祥会纠正我:是姐妹。总之我们有故事,只要你有酒,欢迎来薄荷!

   

下一章,我会告诉你,那些神奇的、不可描述的故事,未完、待续。。。



每次DIVING

都想与你同在

长按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