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论文组

戴建业专栏逗你玩:本科生毕业论文答辩

新父母在线2019-03-12 10:44:01

我们的教育真是问题成堆,很多情况下不是在培育英才而是在糟蹋人才。不上学大不了是个不识字的文盲,进校门后就可能成为弄虚作假的高手;不上大学对学术可能还有一丝敬意,进大学后才知道学术“是个什么东西”。一个人从幼儿园和小学开始,学校就逼着他如何搞形式,如何说假话,如何拉关系。只要在中国从幼儿园读到大学毕业,任何一个天真纯洁的孩子,都可能被教成一个圆滑世故的老油条;任何一个淳朴实诚的儿童,都可能成为一个伪君子。


走过场和搞形式是我们教育中的常态,这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但它对人和社会的侵蚀极其严重,它使人从小就把什么都“看穿了”:社会无真事,人间无真情;它使社会处处是“人造韩寒”,处处是毒胶囊、地沟油、皮鞋奶、苏丹红……


在所有“走过场”式的教育中,我感到最难堪的是本科生毕业论文答辩。在很多场合我谈过自己对此的意见,我认为大多数专业本科生应取消毕业论文答辩。


在世界上任何一个文明的国家,它们的孩子从小学起就学会了围绕一个问题搜集资料,学习写调查报告,一进大学各门学科课程都经常要交paper,但有些硕士也不必提交学位论文,更不必进行论文答辩。我们中国大学教育的情况恰恰相反,很多课程从第一堂课到最后一课老师都没有要求学生交paper,但从地方院校到部属院校本科生都要写毕业论文,都要进行学位论文答辩。


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三种层次学生的毕业论文答辩,基本都是规定要在五月份完成。这些年国家教育“跨越式的发展”, 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的人数连续翻番,有些专业的本科生和研究生都很多,本科生毕业论文往往又容易集中于某些方向。这样,有些方向的教师工作量就特别大,一个教师如果对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的论文都认真指导,他不是精神崩溃就是身体崩溃,因此,教师如果不敷衍就指导不了那么多学生。


学生如果不敷衍就很难写出“真”论文。很多本科生最后一年主要是找工作(硕士生情况也差不多),到处赶会场,到处投简历,到处找关系,有些人不仅无心写论文,甚至也无心读书。这一切所有人都能理解,二十多岁的人首要任务是找个饭碗养活自己,吃饭肯定比读书迫切重要得多。大多数人平时没有进行严格的学术训练,甚至许多硕士研究生也不知道如何写论文。本科生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具备写学术论文的主客观条件,校方硬逼着他们要提交学术论文,这事实上就是在逼良为娼,他们不是糊弄就是抄袭——老实的学生糊弄,精明的学生抄袭。由于有反抄袭软件,精明的学生抄袭手法也越来越精明,他们学会了“师其意而不师其词”,让反抄袭软件检测不出任何抄袭的痕迹,死机器永远“玩”不赢活人!这并不排除有极少数学生写论文很认真,但精神免疫力超强的人毕竟是一种例外。对学生论文要进行抄袭检测,全世界无疑只有“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才如此“先进”。


答辩如果不敷衍就很难完成任务。本科生答辩通常都在各个教研室进行,而教研室又是各类研究生上课的教室,很多答辩就放在晚上举行,答辩之夜教研室挤满了学生,每个参加答辩的学生没有充足的时间陈述自己的论文,每个老师也没有时间细心阅读学生论文,更没有时间对答辩学生进行提问和质疑,当然学生更没有充分时间进行答辩,而校方通常在“答辩记录”一栏规定要回答两三个问题,这明明是强迫学生和老师心照不宣地共同作假。每次答辩我都觉得是在羞辱学术,是在羞辱自己仅存的一点良知,也是在给学生充分展示作假的技巧。


前年我就听说有一所大学,同一专业同一天同一场答辩会,完成了十位博士生的论文答辩。这是世界效率,也是世界幽默。本科生答辩一个夜晚就可能完成一二十人,这无疑更是空前绝后的宇宙幽默。


4月2日,深陷论文抄袭漩涡的匈牙利总统施米特·帕尔在国会会议上宣布辞职。辞职前两天他的母校宣布取消其博士学位。大多数同胞看了新华社这则新闻都会震惊,帕尔总统先生几百页的博士论文仅仅抄了几页,这几页不仅让他丢了博士,还让他丢了总统。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学术的尊严,可以看出匈牙利社会的诚信。如果用匈牙利这种标准来衡量,我们这里很多论文都经不起审查,无数人将丢掉官帽,丢掉职称,丢掉学位。


但是,人家学术是玩“真”的,我们学术是“逗你玩”。


本科生论文答辩在给我们学生生动地演示:学术论文就是猫捉老鼠的游戏,你逗我玩,我逗你玩。


可这是一场危险的游戏,总有一天我们民族也将玩完。

 

2012.5.1于华中师范大学


 

    就《逗你玩:本科生毕业论文答辩》一文的声明

《逗你玩:大学本科生毕业论文答辩》是五一这天连写的两篇杂文之一,没想到拙文引起如此广泛的社会影响,国内各大门户网站和部分海外中文网站都进行转载,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连续两天进行跟踪报道,《光明日报》也连续两天进行讨论,新浪微博还就此举行网上投票,各平面媒体也都进行了大幅报道,北京、地方记者不断打电话采访。拙文由于行文仓促,很多问题没有谈深谈透,有些表述不太清晰准确。为了避免误解,现就此文中的某些观点作如下声明:

一、我不仅不反对大学本科生毕业论文的写作,而且主张平时教学中更应加强论文写作的学术训练,很多同行指导毕业论文认真敬业,少数学生也感觉他们在论文写作中学到不少东西

二、尽管有不少老师答辩会上严肃认真,我仍然主张取消本科生论文答辩从目前各媒体报道的情况来看,几乎所有接受采访的大学负责人和专业人士都坦承,本科生毕业论文答辩走过场现象非常普遍。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院长王卫国教授直率地说:近几年本科生毕业论文答辩,“我们单位学生和老师”都在“疲于应付”,并建议取消本科生毕业论文答辩。就我所了解的国内大学本科生答辩情况而言,1994年以前绝大多数大学没有举行本科生毕业论文答辩。现在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数量是1994年前的很多倍,五月份各种层次的硕士生、博士生答辩非常多,很多大学本科生数量又非常庞大,仅研究生答辩就已经不堪重负,在这种情况下很难保证本科生论文答辩不流于形式,流于形式的答辩对学生和学校肯定都造成极大伤害。

三、我赞同少数大学正在进行的本科生毕业论文写作和答辩的改革。

参见相关新闻,网址:

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http://news.cntv.cn/society/20120505/106095.shtml

人民网:http://edu.people.com.cn/GB/227065/17806229.html

凤凰网:http://edu.ifeng.com/gaoxiao/detail_2012_05/04/14317576_0.shtml

雅虎网:http://news.cn.yahoo.com/ypen/20120503/1023609.html

中国高等教育网:http://www.chsi.com.cn/jyzx/201205/20120504/308306225.html

教育中国:http://edu.china.com.cn/2012-05/03/content_25296011.htm

中国频道:http://news.eastday.com/c/20120503/u1a6530288.html

 

2012.5.1于华中师范大学

(本文转自《假如有人欺骗了我》戴建业著 海南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