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论文组

毕业论文就像一场大型吃鸡

玉米与狗2019-03-13 16:03:16

前段时间终于交了毕业论文终稿,完成了毕业论文答辩,突然闲下来竟然不知道做什么。


答辩那天,男朋友为了安慰我紧张的心情,开玩笑地说:你就把答辩当成一场吃鸡,它比经典模式的吃鸡时间还短。


原本以为大四下学期可以闲到躺尸,没想到写论文写了五个月,每天的日常就是白天写论文,晚上打游戏。


作为一个手游玩了400场的菜鸡,鸡没吃到几次,却发现了游戏与论文如此契合。



落地成盒,再来一局


一张8*8的地图,里面有着各种各样数不胜数的选题(如果导师直接定了题目可以跳过)。


你可以选择跳主城,房子多,资源多,就像安全不出错的选题,你可以找到很多前人的研究,但可能跳主城的人已经很多了,找不到好枪好防具,在和别人正面刚枪的时候就挂了。


就像一个没有创新性的选题在开题的时候就被导师毙掉了。


选题被毙,如同落地成盒,只有再来一局,重新开题。


你也可以选择跳野区,碰到敌人的概率小,缺点就是资源少,就像一个新颖的选题,可能需要跑好多个野区来装备自己,相似的研究少,需要自己去寻找理论支撑,寻找最合适的研究方法,需要在大量的文献中寻找参考。


好装备不常有,这都是命


用什么样的武器和防具来武装自己是门学问,也靠运气。好装备不常有,有人一落地就捡到了三级头,有人运气差搜了一整个城连个倍镜都找不到(是我)。


就像写文献综述,要从各种数据库浩如烟海的文献中,找到对自己有价值的那一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和大部分人不一样,我没有直接开始写论文然后再补开题报告,我始终觉得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整个二月和三月,除了过年,我都在与文献搏斗,可我没有预料到的是我写了一个多月才写完开题报告。


在游戏里,枪法好的人选择通过一场场硬仗、捡一个个快递来丰富自己的装备,还有的人选择通过不断搜寻资源来武装自己。无论是写论文还是打游戏,我都属于后者。



△ 近百篇论文

缩圈跑毒有如熬夜秃头


缩圈跑毒的过程就像论文的进度,一个一个安全区正如论文的一次次修改,刚开始,缩圈时间间隔长,可以不紧不慢地慢慢搜,圈越是小,离论文交稿也就越近。


到后来,毒圈追在屁股后面跑,正如在DDL的步步紧逼下熬夜、脱发、秃头。


从初稿,到二稿、三稿……最后终于能够打印、装订,从1.5w字删到1.2w字,再修改增加内容又回到1.5w字。


期间不但质疑自己的论文毫无逻辑,不能自洽,还因为选了一个自己从未接触过的理论,尽管做了很多功课仍然找不到出路,无数次碰壁。



小半年的时光最后变成有些厚度的一本论文

决赛圈刚枪,苟住就是王道


活过了一个个毒圈、一次次刚枪,终于苟到了决赛圈。准备答辩的过程比写论文还要煎熬,在背答辩稿的时候忍不住胡思乱想,想万一答辩没过怎么办,想万一老师提的问题没有回答上来怎么办,花了好大功夫才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面前的ppt和论文上。


在决赛圈的草地里趴着或是在房子里蹲着的时候,会心跳加速、精神紧绷。


正如答辩上台之前,我能清楚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因为紧张,语速加快、偶尔卡顿,但也因为紧张,根本想不起来去看自己事先准备好的稿子,竟然意外地脱稿完成了本科这最后一场presentation。


△ 最后一场Presentation


在游戏里,有人一路苟到决赛圈,有人自恃枪法好、本领强,也有人选择做人民币玩家,花钱买挂。在写毕业论文的过程中,有人虽然题目中规中矩,但胜在扎实,有人选题另辟蹊径,让人眼前一亮,还有人找了论文代写,保过就好。



但和游戏不同的是,毕业论文是自己和自己的较量,是和自己的拖延症、和自己的懒惰、和自己知识的盲区较量的过程,还是一个和自己的大脑、和身体、和论文格式拉锯的过程,是一个和自己的电脑、和游戏、和电视剧不断搏斗的过程。


于我而言,它就像是本科四年的终章,用小半年的时间去丰富、修改、润色,甚至推倒重来,最后在答辩上面对老师的提问、建议。只有完整地经历了,才算给本科四年画上一个句号。


这大概就是一种叫做“仪式感”的东西。



△ 致谢


最后,要感谢我的导师肖伟老师,不仅特别仔细认真,在论文涉及敏感问题的时候没有一味否定和质疑,而是和我探讨如何降低可能会对我带来的影响,老师宽容与温柔,给了我足够的尊重。


感谢Ellen带着我们这群小白鼠开荒,感谢曾凡斌老师在前两年的训练,为我的毕业论文打下了基础,感谢果园和新传院的每一位打过交道的老师。


感谢费德勒。


感谢绝地求生。


感谢男朋友,感谢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