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论文组

你猜这位上课特来劲的最年轻博导,一年发多少国际TOP论文

南京审计大学2018-11-08 13:02:06


近日,统计与数学学院孔新兵教授的科研成果“Bootstrappingvolatility functionals: a local and nonparametric perspective”被Biometrika杂志接收并在线发表。Biometrika是统计学四大国际顶级杂志之一,每年4期,一年总计接收文章数60篇左右。


这位南审最年轻的80后博导、教授,是统计学方面的顶尖高手,他的另外三项科研成果也在近期被经济学国际A类期刊Journal of Econometrics 接收或在线发表。



10篇top期刊大神是怎样炼成的


2016年孔新兵在南审参会,没过多久,时任校长的维龙书记,带着时任理学院院长方习年、书记苍玉权去苏州找他,“一起见个面吧。”


一次诚意满满的聊天,后来他来到南审。


孔新兵自2017年4月入职南审以来,以南京审计大学为署名单位,以通讯作者或字母顺序在国际统计学顶级和经济学国际A类期刊发表论文6篇,其中独立作者2篇。


在这样TOP级期刊上发表一篇论文都难,这位大神竟然发了这么多!



孔新兵有时会几项研究一起开展,最多时三个课题同时进行。


感觉他有三头六臂有没有。


可他并不觉得这有多么难,并且对于做科研有自己的小心得。


“平时多与其他学者沟通,多参与业内研讨会,开会很重要,可以了解别人在做什么,与大家交流多了,自然渐渐培养起科研感觉,知道什么内容值得做。”


确定了课题,也不一定一个人闷头死磕,而是理清整体思路后,了解清楚小领域里谁做得比较好,请过来讨论各自擅长内容,将大课题里部分内容分给合适的人,每人完成各自部分后再做整合。



不过,大神也有卡住的时候。


有时课题进行得有难度,就找同事讨论,一天两天,一周两周,聊得多了,“能够往前走一步就走一步,聊完后通常大概思路就会打开。”


最难的一次,研究报告里的数值实验效果不好,假设检验不能很好保护第一类假设,为此卡了半年,每天不断回过头检查理论证明。


30多页的理论证明啊!



一遍一遍看,不断调整参数,每天想为什么,终于想清楚,很顺利地发表了研究成果。“我们理工科吧,凡是总有个原因,一遍遍找,总能找到那个原因。”


孔新兵迄今已经发表30篇研究成果,其中在TOP类期刊杂志上发表10篇!


说起这个数字,他自己却并不满意,“年轻时追求数量,有些论文现在看来还不够好,以后要做得越来越好。”


“我要把统计学的课上个遍”


不仅科研做得厉害,成果发得多,孔新兵还乐于教学,主动向学院提出要给本科生上课,“既然当老师,不就得给学生上课么。”



这学期,他给16级5个班的学生上《应用随机过程》课,此前也给15级的学生上过这门课。


孔老师低调得很,都不向学生介绍下自己的辉煌战绩,许多学生并不知道他多厉害,还是课后听系里其他老师介绍,原来是这么一位学术大牛。


大家倒是齐刷刷对第一节课的口号记忆犹新,16级赵淑一同学说:“第一节课老师就抛出两个专业课口号:‘随机过程随机过’,‘实变函数学十遍’,听的时候只是哈哈一笑,没想到真上起来瑟瑟发抖……”



《应用随机过程》课程内容可一点不随机。


这是统计学领域最难的课程之一,不仅需要授课者自己学识渊博,要能融入概率论等数学知识,还要懂得如何将这些内容更好地传达给学生。


课程很难,不过他精心的备课,同学们学起来也就稍微轻松点。16级金泽熙同学说:“他可以把概率论、数学分析、高等代数的知识融会贯通,在给我们讲预备知识的时候,特征函数推导行云流水,能够把复杂的过程提炼得精简易懂。”



15级学生尹浩则表示,“孔老师不仅讲书本内容,也会引申书本外以及业界、学术界的新观点,平时作业虽然不算多,但十分注重学生的思维能力训练,对同学们的要求也比较高。”


虽然课程很难,但内容丰富,讲得也有趣,大家上课就不容易走神,16级陈申申同学说,“老师课上会勾起我们对之前知识的回忆,也会举例引起大家的兴趣。而且他很好玩,明明很年轻,非说自己年纪大了,年轻时实变函数能看六七遍。”


 

孔新兵上课时,如果有些证明课后学生能看懂的就会让他们自己看,但是会告诉学生下节课要用。他有个想法,大学老师教课,如果把百分百知识教给学生,或许都能掌握,考试也能考个好分数,但没准变通下就不会了。


“书上的内容,教到60%-80%就差不多了,学生是学习的主体,告诉他们要学什么,怎么学,但不能替他们都学了,而要能够让他们自己去发散和思考,教会他们数学思维和数学思想,有些问题提出来,学生在一张白纸基础上自己去想,可能会有自己的答案。”


孔新兵觉得一个称职的老师,除了教知识,还应该传递社会上的新趋势,培养实际操作能力。“比如这学期教的《应用随机过程》课,希望学生掌握后,以后拿到数据能用简单模型去做验证性工作,把所学知识用在量化投资、保险精算、实际工程管理等方面。”



诺贝尔奖得主理查德·费曼曾经说过,想学习一门知识,最好的办法就是去教这门课。


孔新兵也觉得,教学与科研是相辅相成的,“上课是找科研灵感很好的方式,每门课的角度不一样,教课或许能找到更好的灵感。”



能把所得传递给学生,还能挖掘下一个研究课题的灵感,难怪孔新兵说:“我要把统计学类课程都上个遍。”



丨李建萍

丨潘洪波、南审图片库

责任编辑丨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