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论文组

学生毕业+就职人员职称=中国式论文生意

东方今报2019-06-19 23:22:08

编者按

临近年底,职称评审、学期论文、毕业论文的交稿日期进入了倒计时,成为一些忙于工作或自身理论水平不足的人头痛的事情,代写论文“应运而生”。论文被“异化”为资格准入的敲门砖,同时,也成为中介圈钱的工具。长此以往,“利益链”势必延长,而最终摧残的是整个科研体系。完善学术评价体制势在必行,必须去除学术功利化,切断“利益”链条,最关键的是改变以往单一的依靠发表论文评定奖学金和职称的“硬指标”。


每到期末考、毕业季、动不动就上万字的论文娇小编身边的朋友就各种崩溃,

“老师也不仔细看,就是审核个重复率,有啥意义呢?!”

这不,逼得各位“好汉”投奔论文中介的温暖怀抱~~

【现象】


交钱请人写论文被“放鸽子”


毕业于华北水利水电大学的刘同学讲述,去年5月份,因为已经在北京工作,没时间管毕业论文的事儿,经朋友推荐,在淘宝一家店铺找人代写,1万字,直接交付了400元定金,谁知对方并没有按照规定的时间交稿,导致她延期毕业。


高校老师也要“买”论文


对于学校老师或者一些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来说,评职称、评等级,就是他们人生路上的“坎儿”,都需要一种通行证——论文,来“抬高”自己。


省内某高校的宋老师,平时工作特别忙,不仅要完成课时量,还要带毕业生论文。尤其今年又有新课,需要重新备课,自己也得进行相关的学习。而且下班之后还得照顾孩子和老人,根本挤不出更多的时间忙职称论文的事情。对于老师来说,评职称是“终身大事”,一次机会都不容错过。无奈,为了明年职称的评选,他已经考虑要花钱“买”论文。



【调查】


◎校园代写论文广告比比皆是


“专业代写机构,100多名枪手,全部研究生以上学历,可以代写硕士论文、MBA论文、本科专科论文等。”“代写论文,专业团队,复制率低于20%,提供质检报告。”“‘先行赔付’文章后续问题,我们负责到底。全国上百所高校实现本地交易,服务有保障。”“400种期刊供您选择,价格最低,快速发表。发表不成,全额退款……”


11月19日至24日,东方今报记者走访了郑州大学、河南财经政法大学、郑州航院、河南农大、华北水利水电大学等高校,代写论文广告无孔不入,教学楼里、宿舍门口、图书馆旁,甚至厕所里都是诸如此类的论文代写广告。


◎代写代发论文网站火爆


在淘宝网上,记者搜索“论文代写”,显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无法找到‘论文代写’的相关宝贝”,而输入“论文写作”后,则出现了2.16万个“宝贝”,部分代写店铺成交量达近万笔。


其中,销量排名第一的是一家三皇冠写作店铺,成功交易14954笔。店铺首页称“6年老店,硕士代写,质量高,有保障……”记者向店铺的客服人员表示,想要他们代写一篇一万字的管理硕士论文。“200元1000字,包修改包质量,一周内完成。”客服很专业地回复,他们有专业的写手团队,“一篇文章对应一个写手,从写到后期修改,一对一,论文完成后会附带一份检测报告”。



一个提供代写论文服务的电商店铺,一月能收入多少?他们接业务的方式是什么?


【创建】

由写手变身老板

坐拥400多个兼职写手


淘宝上一家名为“水魏工作室”的店铺,成交记录已近5000单,好评率99%,其幕后的老板宋先生是一名本科毕业生。曾先后在郑州几家广告公司工作,平时也会兼职做写手写文案。2012年行业不太景气,便决定辞职做全职写手。经过2年多的努力,如今他已有一个100平方米的写作工作室,拥有400多个兼职写手。


【收入】

月营业额超12万

月盈利超5万


“生意好的时候,每天都可以接十几单活儿,一个月营业额在12万元以上。”他说,除去写手稿费、公司管理费,以及客服和编辑人员的工资,最少能盈利5万多。他也透露,有极个别的网店已成为文化传播公司,堪称代写行业的先行者,月营业额多达200万元。


【业务】

三四月份是旺季

七八月份是淡季


宋先生说,论文代写行业是近五年内才兴起的。在电商未发展之前,代写只是极个别现象。后来,淘宝、威客兴起,论文代写开始有轨迹地成为一个行业。“对于代写行业来说,每年的三四月份是旺季,七八月份是淡季。淡季时,连续一星期都接不到单子,一个月赔2万多。”他说,但为了打造工作室的品牌,他不能中断任何业务,后来在犹豫中迎来了旺季。



职称评审制度该改改了

□东方今报评论员 路治欧


首先声明,我们讨论的是在中国已经存在十余年的旧现象了。


如果你经历过评职称这种事,不一定会让人代写,但对找关系发表或者直接寄钱给学术期刊一定不陌生。中介的出现让你不用欠人情、不用对期刊编辑说好话,就能发论文,岂有生意不兴隆之理?


有需求就有市场。幼儿园老师、技术人员等的工作能力是看技术、看能力、看业绩,与论文写得好不好何干?但是,要想涨工资就要评职称,就要发表论文,“学历再高,能力再强,没有论文,一票否决”。于是,代写代发论文的中介赚了点辛苦钱、学术期刊一本万利地收了不少“版面费”。


扭曲的供求关系、光明正大的权钱交易,谁才是罪魁祸首?不得不说,罪在不合理的职称评审体系。在僵化的职称评审中,论文只是为淘汰而淘汰的工具,无法起到筛选人才的作用,只是造就了大量的文字垃圾、耗费了巨额社会资源、败坏了社会风气。


皇帝的新装已经被无数次戳穿,但他仍然自我陶醉地裸奔。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当下,这个被戳了多年脊梁骨、教人学坏的职称评审体系,还应该安如泰山,还应该虽千万人吾往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