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论文组

65岁义乌农民完成自考本科论文答辩,读读他的故事,年轻人,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学习

浙中新报2019-05-27 03:34:51


精彩内容

前天上午,浙江大学新闻系举行自考生论文答辩会,20多名参加答辩的考生大多是青中年人,其中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伯特别引人注意。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副教授、答辩小组组长沈爱国说,这是他从教以来,首次遇到即将拿到自考本科文凭的年过六旬的考生。

 

参加答辩的老伯叫蒋天星,65岁,义乌苏溪镇塘里蒋村人。30年前,他开始参加自学考试,只花3年多时间就拿到大专毕业证书。这次通过论文答辩后,他最快下个月就能获得本科毕业证。“我参加自学考试并不是为了文凭,活到老学到老,才不会跟社会脱节。”蒋天星说。

  

高考落榜让他更想学习



  参加自学考试前,蒋天星只有初中学历。“初中毕业后,我到当时的苏溪镇新新乡政府谋了一份工作,做电话接线员。”两年后,年满18周岁的他走进军营。

  蒋天星参军后不久,部队挑选素质好的士兵进行新闻培训,他因为字写得好,人又比较机灵,最终成为培训班的学员之一。在部队服役的5年时间里,蒋天星基本都在跟文字打交道,有不少新闻稿件发表在《解放军报》、《浙江日报》和南京军区的《人民前线报》上。

  1973年,蒋天星退伍后回新新乡电影队当放映员。“几乎每天晚上我都会骑自行车,带着电影拷贝到村庄放电影。”他说,由于有一支“好笔头”,蒋天星白天给乡政府帮忙,写内部总结材料和宣传报道,一些有关农业生产的新闻曾发表在《浙江日报》和《浙江科技报》上。

  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乡里几名民办教师约蒋天星去报考。“因为平时工作很忙,我只匆匆准备了一星期,最终差了13分。”蒋天星说,看到一名老师被浙师大录取,他非常羡慕,内心深受触动。

  “接下来几年,我借来高中文科的所有教材,还买了不少教辅书,开始自学。遇到不懂的地方,就向乡里几所学校的老师请教。”蒋天星说,学习不仅让自己感到充实,知识也让他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问题时处理起来更加得心应手。

通过自考掌握更多知识



  1985年,35岁的蒋天星开始参加自考,报的是汉语言文学专科。“当时,参加自考的同龄人不少,但因为先后要考10多门课程,坚持下来的人并不多。”他说。

  参加自考的过程中,蒋天星并非一帆风顺。“拿《古代汉语》这门课来说,我先后考了3次,才以62分勉强通过。”1989年,他终于拿到省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委员会和杭州大学颁发的毕业证。那一年,义乌汉语言文学自考专科的毕业率仅为4.2%。

  “取得文凭只是水到渠成的事,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学习的过程。”蒋天星说,多年的学习让他的知识面更广,工作能力也得到了提升。单位领导欣喜地看到了他的变化,热情地做了他的入党介绍人。

  读初中时,蒋天星学过3年的俄语。拿到自考专科文凭后,他学习的脚步没有停歇,又接受上海外国语大学的俄语函授教育,并用两年时间拿到函授结业证。同时,他还在自学考试中通过了《心理学》课程。

  进入新世纪后,义乌的社会经济变化日新月异,蒋天星渐渐觉得自己所掌握的知识不够用了。“电脑走进普通百姓家,电子商务这种新的生意形态也出现了,而这些我都不太懂。”蒋天星决定再次参加自考,通过考试学到更多知识。2009年10月,59岁的他开始报考新闻学自考本科。

学到老才不会与社会脱节



  “选择新闻学,是因为我以前在部队做过新闻宣传工作,此后很多年也都跟文字打交道。”蒋天星说,前年7月,他完成了全部15门课程的考试,本来通过论文答辩就能拿到本科毕业证,但是因为去年家里旧村改造盖房子而耽搁了下来。

  “通过自考学到更多知识是我的目的。”蒋天星多次强调。本来,他在自考专科时就通过了《文学概论》考试,报考新闻学可以选同样的课程,但他最终选择了《经济法概论》。“选《文学概论》能让我通过考试轻松些,却不能让我学到更多知识。”蒋天星说。

  今年4月,蒋天星开始着手自己的毕业论文。因为做了36年电影放映员,他最终选择的论文题目是《义乌科教电影传播促进商贸经济发展研究》。“为了写好论文,我专门去城里的图书馆查资料,还到义乌10家电影院作了实地调查。”蒋天星说,这篇论文他前后修改了6遍。

  在前天的答辩上,对论文做过半年精心准备的蒋天星面对老师的提问对答如流,最终一次性通过。“答辩的间隙,我跟其他考友作了交流。一名来自温州的同学告诉我,他的论文答辩已拖了3年,而我实在比较运气。”蒋天星说,他接下去还要加强学习。“除了要把俄语巩固好,还想学一点英语。如果有精力,还想给报社投投稿。”

言传身教形成好学家风



  “社会在发展,技术在更新,如果不学习,就跟不上时代。”蒋天星总喜欢这样说。

  今年距蒋天星首次参加自考已过去整整30年,回忆起这些年的求学经历,他感慨颇多。“听到我这么大年纪还在自考,也有人议论,说我是打算‘范进中举’,但支持我的人更多。”蒋天星说,义乌市自考办的工作人员、浙江大学新闻系的老师都常常鼓励他。

  在这些帮助过蒋天星的好心人中,功劳最大的应该是他的妻子傅丽碧。傅丽碧的文化程度不高,只是小学毕业,但始终支持老伴读书考试。“以前家里还要种田,她总是主动承担得多一些,尽量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学习。”蒋天星动情地说。

  参加自考不仅让蒋天星学到了知识,也感染了家里的晚辈。“一对儿女从小就喜欢跟着我一起看书,儿子义乌中学毕业后考入中国民航大学,现在在青岛流亭机场工作。女儿报了心理健康教育自考本科,已完成论文答辩,只等通过最后一门英语考试就能拿到毕业证。”

  最近,蒋天星忙着照顾2岁半的外孙韬韬。“前阵子,他看到我在写论文,说长大了也要写论文。现在,他已学会30多句俄语了。”在蒋天星家,韬韬有一张属于自己的小书桌,上面放着很多绘本和童书。每次看完,他总会学外公的样子把书叠放得整整齐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