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论文组

如何通过作者自身努力让论文发表变容易?

学术写作大讲堂2020-06-07 11:05:42

本次的主题是“如何让论文发表变得更容易”。事实上,这个问题有点宏大,因为我们都知道论文的写作与发表,难度都是相当的大的,我们来探讨这样一个主题其实是有点冒险的。

本次探讨的内容主要包括两部分。第一部分,从宏观的角度,从期刊资源与作者需求的供需失衡的角度,探讨论文发表为什么难;第二部分,从研发微循环的角度,从一个微观的角度来解释,目前,我们为什么面临着论文发表难的问题。这里所讲的研发是研究和发表,跟我们平时讲的研发有点不同。



专家介绍

周传虎

周传虎,学术写作大讲堂创始人,山东大学大数据与精确传播实验室特聘专家,“中国人文社会科学大数据评价理论与指标体系研究”课题组核心成员,中国学术写作学倡导者和践行者,国内首个学术期刊智能分析与精确投稿系统(国家版权局软件著作权证书编号:1683635)发明人。



PART

01


先看第一部分,我们从宏观的、供需失衡的角度来解释一下论文发表难的问题。通过表格中的内容,我们可以简单的了解到国内科研人员的数量,总体上大概在6300万左右,其中,人文社科科研人员的数量大概是在2000万左右,自然科学科研人员的数量大概是人文社科科研人员数量的两倍。那么,国内的期刊资源的情况是怎样的?在表格的第二部分,我们可以看到全国认定的学术期刊的总量是6400多本,在这6000多本学术期刊中,人文社科类大概有2700多本,自然科学类大概有3700多本。2700多本人文社科类期刊的数据,是南京大学CSSCI体验中心的一个数据。在文科的2700多本期刊中,又有我们平时所讲的CSSCI,根据最新一版的统计数据,CSSCI期刊数量大概有530多本,根据2014版北大核心期刊的数据看,它有1983本。自然科学类我们只提供了一个数据,就是SCI,当然自然科学除了SCI,还有EI,还包括一部分SSCI。根据数据来看,SCI期刊数量大概有3700本左右,多的时候不会超过4000本,少的时候到过3300多本。

我们重点来看看人文社科的情况。我们分析一下前面两部分数据,我们先看一下科研人员的总量跟期刊总量的比较,可以看到大概每万人中,万分之一的人可以拥有一本杂志,大概是这样的一个比例。所以,我们的科研人员面向学术期刊版面的需求发表论文,跟实际上学术期刊的资源数量相比,是严重失衡的。人文社科领域,学术期刊大概只有2700多本,而人文社科领域科研人员的数量大概有2000多万,如果按照人均拥有期刊数量来算的话,这个比例也是严重失衡的,更不用说核心期刊了,如果去算科研人员与核心期刊数量的比例的话,那么,我认为这个小数目都可以忽略了,这个比例是非常低的。最后,我们还提供了一个数据,北大核心和南大核心,每年的版面容量。533本南大核心,每年大概有14万篇左右的期刊容量。再看北大核心,1900多本期刊,每年的版面容量大概在55万篇左右,如果按人均来算,这个比例是非常可怜的。人文社科科研人员的数量大概是2000万,但实际上,北大核心每年只能容纳55万篇多一点的容量。CSSCI来源期刊,每年大概只能容纳14万篇多一点的论文篇数,算一下比例,这个比例是非常低的,基本上也是可以忽略的。比如,你用50万除以2000万,这个比例是非常低的,如果用14万除以2000万,这个比例就更低了。我们通过表格,从宏观的角度,从供需的角度,可以看出期刊的数量跟科研人员的数量是严重失衡的,实际上,我们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但可能较少有人注意到它到底失衡到了一个什么程度,从表格上,我们能够明显看出这种失衡到了多么严重的一个程度。另外再说一点,人文社科的2000万科研人员数量,加上自然科学的4000万科研人员数量,总共6000万人数,6000万科研人员的数量,是一个怎样的规模呢?这个数量占全球科研人员数量的四分之一,比美国科研人员总数高出了17% ,可见中国的科研人员数量是非常庞大的。但是,我们的学术期刊数量在全球大概是处于一个怎样的位置呢?比如,我们以SCI为例,SCI有3700本左右的期刊,在这些期刊中,中国目前大概只有几十本,有的时候有15本,有的时候可能一本也没有,拿这个数据同国内科研人员的数量作对比,可以明显看出供需失衡已经非常严重了。当然,我们从宏观的角度来考虑论文发表难这样一个问题,除了供需失衡这个原因之外,也有很多其他的原因。比如,学术期刊本身在用稿方面的一些原因、科研人员自身的一些原因,或者宏观的学术出版政策的原因,包括高校和科研机构的绩效考核政策,等等。事实上,这6000万科研人员,他们每年不止是需要发表一篇文章,如果把这个因素也考虑进来,那么这个情况就会更严重。我们本次只是简单地通过数据,从供需失衡的角度,呈现了一下论文发表难,到底难到什么程度。

PART

02


下面进入第二部分,第二部分是本节内容的重点,我们通过这样一个循环图来展开讲解。这个图看起来非常简单,但是这里面涉及到的内容非常多,而且里面有很多的内容是我们在写论文、做研究时,往往很容易忽略的内容。首先,我们看一下这个循环图,从科研到写作到投稿、审稿,再到发表,中间这条箭头,是一个比较正常的箭头,这个箭头阅读的内容并不是很多,他就是提示我们有这样一个链条。

首先,做科研工作,在文科中叫做学术研究,科研工作做完之后 ,会有一部分的科研成果,进入学术写作的环节,在学术写作的环节会有一部分进入向学术期刊投稿的环节,然后投搞中会有一部分进入到审稿,通过审稿会有一部分文章被发表出来,这是一个很正常的过程,我们不对此做过多地解释,我想解释的是下面的和上面的这两个链条。比如,我们在做科研工作时,是不是考虑到写作的因素,因为如果我们把科研工作细分,会诞生出很多的环节,比如,前期的选题策划,选题策划之后包括的一些数据资料的搜集,正式开始研究的准备工作,等等。我们不展开讲科研,科研本身也有很多的环节,但是我们在做科研工作时,是不是考虑到写作的因素,这是上面的第一个箭头。下面的第一个箭头,是科研跟写作之间的微循环。我们做学术研究时,是不是考虑写作的因素,事实上,很多人在做学术研究时,基本上不考虑写作因素。当然,我们有一个接近于常识的理解,就是我们在做学术研究时,如果过多地去考虑写作的因素,这是不是有点过于功利,这是一个很好的解释,就是我们在做学术研究时,不要过多地去考虑写作,包括之后的发表。但事实上不是这样的,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假象,我在以往的学术写作内容中,提出了好多在学术写作文学出版领域的假象,我认为这也是一个假象。我们的科研工作的功利因素还少吗,比如,你做一个什么样的课题,你选一个什么样的方向,为什么到这个问题上就以功利或者不功利作为挡箭牌,阻止自己去考虑写作的因素,仔细想想,我认为这点是讲不通的。当然,不同的人可能还会有其他不同的解释,还会有其他的各种各样的理由,比如,有些人在做科研的时候不考虑写作的因素,而是完全照顾自己的兴趣,等等,各种理由,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解释。但是,我认为如果每一条理由你都去讲的话,是都讲不通的,所以在这里,我想强调的是,我们在做科研时,不能惯性地滑到写作这样一个环节,我们应该有意识地去考虑写作因素,实际上这是很难的,很多人不这样去做,但如果你真的这样做了,你会发现其实这并不容易做到,因为写作是带框架的,而研究往往是开放式的一种思维状态。上面这个反馈,是说写作可以反过来影响我们的研究,这个可能注意的人就更少了,因为,在国内很少有人真正地去做学术写作的研究,对学术写作其实是没有多少了解的。我经常开玩笑说,哪怕你拿到博士学位,你的写作水平基本上跟一个高中生也应该是差不了很多的,原因就在于,自从你上了大学以后就停止了语言方面的训练,除了你学英语,或者说你所学的其他外语。除了这些语言方面的训练外,事实上,你在中文,在汉语方面的训练,基本就停留在高中阶段了,上大学以后基本上就停止了,更何况学术写作不是一般的写作,他还有一种语言,叫做学术语言。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回想一下,自从上大学以后,你什么时候接受过专业的、系统的、科学的学术语言训练。实际上,在我们国内的高等教育领域,有关学术写作的训练几乎是一个空白。从微观的角度来讲,这也是导致我们很多人,面对写论文难,发论文难的一个制度性的原因,并不是个人的原因。从我们个人的角度来讲,我们在做研究时,有意识地考虑写作的因素,我们在写作时,有意识地考虑写作对我们研究工作的反馈工作,这是我们可以做到的,但是,制度的因素,没有任何人能够改变,但是像这样的微观的小问题,我们只要自己多加注意就可以。

再往后讲,写作跟投稿之间也有一个微循环。在写作时,大家是不是考虑投稿的因素。几年前,我认为很多人写论文就是为了发表,但是后来我发现其实不是这样的,一部分人写论文就是为了发表,这样一部分人很可贵,我们不展开。我发现还有很多人,他写作其实是为了发表的,但是,他在写作的过程中,不考虑投稿发表方面的因素。比如,你在选题的时候,是否考虑什么样的选题符合学术期刊的要求;你在组织论文框架的时候,是否考虑,同样的一个选题,你以一个什么样的框架、什么样的结构去写,使之更符合你的目标期刊的要求。我发现很多人其实是不考虑这方面因素的,他们在写作时,惯性地、自然地就滑到投稿的环节,他不主动地去考虑投稿的因素。当然,投稿对写作也是有一个反馈的,比如,发表论文比较多,投稿经验比较丰富的作者,他对学术写作有一套自己的理解,就是因为他投稿的经验多,发表的经验多,所以可以反馈他论文的写作。

再往后讲,投稿跟审稿之间也是有一个微循环的。在投稿时,你是不是有意识地去考虑编辑审稿的因素,比如我们说个最简单的例子,投稿时,你是选择邮箱投稿,还是在线系统投稿,再或者是邮寄纸质的打印稿。首先,你要考虑编辑用什么平台审稿,然后你就用什么平台去投稿,如果编辑不用线上的传真平台,那你给编辑寄打印稿有什么用呢。这是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我们在投稿时要考虑审稿的因素,但是,这个因素比较肤浅,还有更深层次的,更为复杂的因素,我们其实是较少考虑到的。比如,编辑就是论文初审环节,第一道关口的把关人,我们投稿之后,是否考虑自己的稿件跟编辑、跟审稿人的要求匹配,是否考虑跟期刊匹配,作者应该有意识地、主动地去考虑这些方面的因素。当然,这几年有一个比较好的现象,越来越多的作者,开始很认真地考虑这个问题,不再将自己的论文盲目地、漫天撒网似的去投稿,甚至有人已经开始研究自己所属领域的核心期刊,到底有多少本,每一本期刊有什么样的特色,已经开始有人关注这样的问题了,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好的现象。审稿反过来也会影响投稿,因为投稿活动一旦开始,就要开始面对杂志社的人,开始了跟编辑,跟审稿人打交道,甚至在终审环节,可能会跟期刊杂志的主编打交道,等等。在跟他们打交道的过程中,你会积累很多有利于写作,有利于投稿的一些经验。在这里,就是用第三个反馈的箭头来表示,作者要多去考虑审稿过程中,内部的一些因素,这写因素也会影响我们的写作与投稿。 

经过审稿以后,会有一部分文章进入到发表的环节。事实上,最后一个环节,作者也在参与。我认为很多人都有一个意识是消极的,就是他们总感觉自己是被选择的人,总感觉自己的论文是被选择的,实际上,你的论文确实是被审,但是,我一直反复强调,从论文写作一开始,直到论文发表,都应该是一个学术对话的过程,不要总把自己放在绞刑架上,总等着别人来裁决自己的命运,我觉得这种态度是消极的。你在参与,在跟编辑、跟审稿专家进行一场学术对话,进行一个共同推动稿子发表的活动。在这个过程中,你要考虑发表的因素,这一点能够做到的作者是很少的。因为,考虑发表的因素,其实是需要站在期刊的角度去考虑一些问题的。比如,你的论文发表后能带来多大的学术影响,能给这本期刊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是否能够提升期刊的影响因子,是否能够提升期刊的学术影响力,以及是否能够提升期刊方方面面的一些本来应该是期刊去考虑的东西,等等。与前面几个环节相比较,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是最少的。大多数作者在审稿环节过于被动,你之所以过于被动,就是因为你往往只考虑自己的问题,而不站在杂志社的立场上去修改自己的稿子。

当然,你的论文发表以后,对你的审稿,对你的投稿,对你的写作,也都会形成一种反馈,我们把它用一个大箭头一直反馈到科研这里来,每一个环节之间都可以形成一个反馈。因为你的论文发表以后,它会带来一些其他层面的影响,因为我们知道学术期刊不是学术,学术期刊的本质是期刊,而不是学术。从学术期刊是期刊,而不是学术的角度来讲,你的论文发表以后就已经进入了学术传播的后期,这时,因为会有一些学术的影响,会有一些社会影响,不管是正面的影响,还是负面的影响,你的论文可能会被大家看到,那么会有多少人引用?你的论文发表发以后,会引起多大的反响,当然,大部分论文发表以后,没有引起什么反响,但不论怎么说,发表以后是可以反馈或者我们把他叫做倒逼,是可以倒逼我们的科研的,是可以倒逼我们从科研一直到发表之间的每一个环节的,这就是从微观的角度来解释,为什么投稿经验比较多的人,他对于科研写作有一套自己的解释,有一套自己的经验,就是因为他们后期很多的经验可以反馈、可以倒逼前期的工作。我们大概地梳理了一下微循环的这样一个过程,我们现在就过程里面的一些问题展开一下讨论。

我们看一下写作到投稿这个环节。刚才我们讲到,在写作时,你要主动地去考虑投稿的因素,你的投稿行为,你的过程,你的经验都可以反馈和倒逼自己的论文写作。事实上,我觉得有些人比较关心的问题是论文写完以后,怎么去投稿命中率更高一些。那么,围绕写作结束后去投搞这个环节,你考虑了什么问题,考虑到了哪些因素,能够提升自己投搞的效率,包括投稿最终的命中率这些问题,举几个例子来讨论一下。比如,我们刚才从一个大的方面讲到,在论文写完以后,要充分地考虑到论文跟学术期刊的匹配度,这个匹配大概包括哪些方面,我们首先说一些硬件方面的内容,比如说期刊设置的栏目,期刊需求哪些方面的稿件,这个是比较容易观察到的。我们再说一些不成文的潜规则,比如,期刊对你所属单位的层级,对你的学历,职称,有没有要求,这些问题也一定要考虑。有一些开放度比较大的期刊,他会在他的期刊网站征稿细则里面明确一句话,比如,本刊不收硕士以下学生的稿件,近两年来,越来越多的杂志,直接就明确出来。比如另外一句话,具有博士学位或者副高以上职称的稿件在同等情况下优先录用,期刊都这样声明了,那你就必须要把他考虑在内,这是一些不成文的规则。我们再考虑稿件本身。首先,我们从稿件的形式方面来考虑,稿件的字数或者篇幅是不是符合期刊的要求,期刊明明就倾向于发表1万字以下的论文,你非要投一个3万字的论文,我认为这是对期刊的不尊重,因为在期刊征稿细则里面写得很清楚了,他就是要1万字以下的论文,你为什么非要投一个3万字的论文,除非你能够给期刊一个很明确的理由,能够说服期刊发表你这篇3万字的论文,否则,你就要遵守期刊给出的规则。形式方面的因素再细致一些讲解,比如,在论文写作时,从标题、摘要、关键词、前言、正文的结构到你的结语和文献,至今,仍然有一部分学术期刊,虽然它们也进入到了核心期刊的目录里,但这部分学术期刊是不带注释和文献的,这样你就要考虑,人家肯定是不要文献的,如果你非要弄上文献,我觉得也是没有必要的,既然你投了这本的杂志,就要遵守这本杂志的规则。再比如说论文的标题,期刊已经明确表示喜欢一行题,不喜欢两行题,那你就把你的论文标题改成一行题,不要写成两行题,期刊喜欢什么样的形式,作者就要把论文调整成它喜欢的形式。再比如说,期刊要求摘要不要超过300字,那你就不要超过300字,如果你的论文摘要超过了300字,到时候他也会让你进行删减。所以,作者还不如从一开始就按照期刊的要求来做,然后再进行投稿,包括后面的审稿,这样可以减少很多的工作量。在前期,自己能够做到的地方,就不要让编辑指出来,我们其实也是从减少编辑工作量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的。再比如说,观察期刊所发表的文章,有的期刊每期发20篇论文,其中有15篇都没有前言,那么这就可以反应出,这本杂志的倾向,你的论文结构性要好,结构性要有这种倾向,那么这个时候,你可以不写前言,写的话也不要把前言写得很长。比如,有的期刊喜欢前言大概在300字以内,那么你就写300字以内,不要把很多的内容放到前言里面,如果你认为这部分内容有必要的话,可以放到正文里面。像这些东西,我认为大部分人是考虑不到这么细致的。

因为牵扯到选题,论文的内容,每一个学科的差异是比较大的,我们也可以讨论一下。法学的十五本新刊里面,从北到南,不同地区的杂志,每一本杂志都有自己的特色。比如,我们山东有两本法学的期刊,北边的吉林大学,南边的政法日报,在法学里面,如果具体到论文的选题,其实每一本杂志都有自己不同的选题倾向,有时候也叫做选题偏好。

我们再来看从科研到写作的环节,从科研到写作的环节,我最想强调的一点是我们要综合考虑各种因素,我们在做科研工作时,还是应该考虑写作的因素,不管你的论文最终是不是为了发表,都应该考虑写作的因素。写作倒逼科研,就像发表倒逼写作一样,它可以提升你科研的质量,而不是削弱你的科研工作,很多人有个担心,觉得如果自己在科研的环节过多地去考虑写作的因素,会不会限制自己对科研的兴趣,因为我们知道科研工作最可贵的地方就在于他是一种比较开放的,是一种照顾到科研者本人兴趣的一种比较自由的工作状态,这是科研工作最可贵的地方。但是,对大部分人来说,其实不会面临这个问题。比如,我们今天所有来听讲的人,你们什么时候面临过这个问题,你们什么时候想过,如果选题,你是先做一个课题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如果你的论文要发表,它会不会影响你的学术兴趣。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其实是不存在这个问题的,这个问题只对极少数的人才成立,尤其是在当下的学术环境里,这个问题对大部分人来说更是不成立的。虽然有很多人以此做为挡箭牌,不愿意在科研环节去考虑写作的因素,但是,这是一个假象,可能是不成立的。有的人开玩笑说,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但其实大家仔细想一想,有这个问题吗,科研跟写作真正的矛盾在哪里呢?其实就是一个自由跟不自由的问题。因为我们每个人非常虔信的就是追逐自由,追求一种自由自在的状态,去做自己愿意做的事情,而你若考虑写作的因素,这将会限制你的自由,因为写作是有很多规则的,包括形式、内容等,这跟我们人的天性是有矛盾的。但我们说了,所有的自由都是相对的自由,没有绝对的自由,绝对的自由其实是很容易走火入魔的,所有的自由都是一种过程自由,没有结果的自由。但是,很多人把自由当成了一种静态的结果自由,给自己绑架上了一个非常高大上的状态,结果导致在做很多宏观的事情时,比如,很多人想问题时,天马行空,想像力特别丰富,但一落实到真正去做具体事情的时候,比如,真正去写的时候,思路就打不开了,觉得自己受到了限制,其实这是自己造成的,跟科研和写作没有多大的关系,是自己的习惯造成的,这是我在科研到写作环节过程中最想强调的一点,大家在做科研时,就要考虑到写作的因素,这可以提升我们的科研质量,而不是给科研带来不好的限制,这跟我们很多人的感觉其实是相反的。尤其是如果我们再考虑很多现实因素的话,这个问题就更是这个道理了。

这一部分,是从学术研究跟论文发表这样的一套微循环,这样的一个微观的角度,探讨了为什么我们会面临论文发表难这样一个问题,原因就在于极少有人会把论文发表难这个现象,从一个微观的角度做一个过程的思考。我们见人就说论文发表多么难,好像这在每个人的头脑中都成为了一种刻板印象,成为了一个死的东西。但是,如果我们把他拆开,把他分解了,对他做一个过程的思考的话,我们会发现,我们在某一个环节有很多欠缺,我们面临着论文发表难这个问题,他是一个结果,还有很多的原因,比如,我们在第一部分探讨了宏观方面的原因,我们在这一部分探讨了微观方面的原因,宏观方面的原因有很多是我们把握不了和控制不了的,有很多的问题,没有人能够改变。但事实上,按照我们刚才讲的内容,微观方面的原因,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有意识地去控制,去提升自己,我们能够做出努力的,可能也就是这些方面。我们在做科研工作的时候,要有意识地考虑后面的环节,在写论文时,要有意识地去考虑自己的论文是要发表的,在投稿时,要有意识地去考虑,去参与到审稿的过程中,而不是等待,让自己处于一种被动消极的状态,当你有意识的参与到审稿过程中后,会有意识地站在编辑的立场上,站在期刊的立场上,去考虑发表的因素,这些是我们每个人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自己得到提升的。落实到论文写作的时候,就是一个科学系统的学术写作训练,这是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提升的。落实到论文发表的时候,就是去训练自己在投稿,审稿,发表三个环节的系统性的知识,你不能说我又不是编辑,我为什么要考虑编辑应该考虑的问题,这是一种反过来思考的态度,这个事情要和编辑打交道,要和编辑沟通、交流,如果你不发表的话,那这就是一件无所谓的事,但既然你是要发表论文的,你就要考虑这些因素,你就要为编辑考虑、为期刊考虑,其实最终你是在为自己的论文考虑,因为最终发表出来的是你自己的论文,是署着你的名字的论文。所以,这是我强调的从微观的角度来解释,我们为什么面临论文发表难这样一个问题,同时,也说明了有哪些事情、有哪些工作,其实是可以通过我们自己的努力去改变的。

在国内,不管是文科还是理科,搞学术研究的绝大部分人都面临着论文发表难的问题,但是,没有人,没有哪一方力量主动地来解决这个问题。比如,我们的工作单位、我们的大学有做过这样的努力吗?我们的教育部门、出版部门,有做过这样的努力吗?没有哪一方力量,致力于解决这个问题,但是这是我们很多人共同面临的一个问题,那么我们面临的问题,我们大家一起共同努力来解决,当然,这个问题的解决,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它可能需要长期的努力,但我相信,通过我们的长期努力,这个情况是会改变的。比如,有一位经常来听我们讲座的台湾同学,我跟他交流,台湾跟大陆相比,台湾那边所面临的论文写作难的问题比较特殊,因为台湾对论文的要求比较特殊,他们面临的论文写作难发表的这种强烈程度要比大陆小,原因在于台湾的高中教育体系中有专业的、系统性的训练,我认为这是很大的区别,也是论文发表难度差异的一个很大的原因。我们大陆的很多同学在面对论文写作难、发表难的问题上,之所以感觉到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原因就在于我们的教育体系里面,缺少了这样的一块教育。我记得与陕西师大的一位带博士生的老师进行过一次交流,他说,其实我们也想过,做为导师,我们都希望自己的学生能够写论文发论文,不要在这个问题上卡住,不要遇到自己学术生涯良好发展的障碍,但是很难去做到,因为关于写作、关于发表的整套的内容,不是一个显性的知识体系,而是一个隐性的知识体系。比如,你的论文应该怎样去写,怎样去写会更容易发表,这是有规律的,但是这个规律是隐性的,不是显性的,这个规律可能存在于很多学术期刊编辑的头脑中,可能存在于很多的在论文写作和发表方面比较有经验的优质作者的头脑中,可能存在于很多关于学术研究、关于写作学的很多理论成果中,但不管怎么说,他非常分散,是一个隐性的状态,不是一个显性的状态。

那么,作者应该怎样跟审稿人沟通?我发现不同的作者拿到审稿人的意见后,有五花八门的理解。有的作者认为这是什么专家呀,连我写的内容都看不懂,为什么要给我提问;有的人认为,这个意见根本就是错的;还有人认为,在这个问题的理解上,自己的理解比参考专家的理解更高明,觉得专家的水平很值得怀疑,这种不认真、不负责的心理会导致编辑没法去修改论文,这个结果对论文的发表来说,是很不利的。你完全可以做到跟编辑,跟审稿人形成一个平等的学术对话的关系,产生一种生动的学术沟通,为什么你不这样去去做,为什么永远都缩在自我的龟壳里,不愿意站出来跟他们对话,为什么非要觉得他们的意见是错的,觉得自己是对的?其实在很多的问题上,尤其是文科中的问题,很多问题是没有对错之分的,不同的人看待同一个问题,会有不同的意见,为什么非要说他们的意见就不如你的意见高明,这是没有道理的,他们只是跟你持不同意见而已。


在期刊大数据的时代,应当如何发表有个性的论文?

这个问题是非常宏大的,其实在我们的优秀论文目录里面,如果大家仔细看这些筛选出来的论文,应该会发现三分之二的文章都是非常有个性的,像问题,作者的观点,都是非常独道的,或者说他研究的问题本身就是非常有新意,非常有意思的,问题本身就非常好。所以,我认为你自己的学术兴趣,或者自己的个性,与论文、期刊和编辑之间不矛盾。我记得之前我们的艺术学优秀论文目录报表公布出来之后,其中一个艺术期刊的主编就说我们筛选出来的论文,跟他们2015年度所认为的,他们的期刊所发表的优秀论文有很高的重合度,我们认为的好论文,他们也认为是好论文,那么好论文的共同特点是什么呢?就是选题本身具有很大的创新性,选题本身就可以彰显作者的学术个性。你的学术个性跟论文期刊编辑之间其实并不矛盾,好的东西大家会都认同,这个东西不必过多地去考虑。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你的论文好不好,你自己是可以感知的,论文好或不好,不应该等待别人来评价,你自己是可以感知到的。我经常批评很多人,我说你的论文写成这样,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吗,为什么还要投稿。他说,我知道。那你明明知道你论文的问题,为什么还要投稿,他说,他就是想试一试。这是什么态度,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明明知道自己的论文有问题,为什么还要投稿,好论文你自己是可以感知到的,不一定要等待别人去评价。什么样的论文是好论文呢,我经常说,你自己认为好的,就是好,如果你自己认为你的论文好,那么他成为一篇好论文的可能性就是非常大的。我们平时说的所谓的好的论文,不好的论文,你自己是可以感知到的,不一定要等待别人的评价。


如果想自己发表的论文相互联系,最后论文之间形成一个比较完善的体系,可以从哪些方面去努力?

这个问题比较有代表性,它牵涉到我们第二部分讲到的科研跟写作这两个环节的微循环,牵扯到论文的写作跟自己的学术研究如何形成一个良好的、良性的互动问题。有一个一直跟着我写期刊小论文的学生,我们从讨论一个期刊小论文的选题开始,讨论了一个非常有价值,非常好的选题,这个选题至少可以写五篇期刊小论文,同时也可以把他做成课题,就是说从一开始,你就要有一个框架。比如,最近有一个济南大学的老师他想跟着我做一个课题,我对他说,从一开始你就要对你的研究有一个宏观的框架,从大的方面来讲,从课题的角度来讲,整个的研究最后要形成一个什么样的研究成果,在这个过程中,你大概要写几篇期刊小论文,每篇期刊小论文写什么,落在你做这个研究的哪个环节,从一开始是要做一个整体设计的。我们经常讲学术策划,学术策划这个概念在我们国内不是很流行,在国外的很多国家,比如美国,德国,包括我们邻近的日本,学术策划就是一种常识,他包括学术研究的策划,学术会议的策划,以及各种各样的学术活动的策划,等等。那么,落实到我们的研究跟写论文这个问题上来,你前期是可以做一个策划的,尽量不要盲目地写,因为盲目写作是要付出沉重代价的,有些人因为前期的准备工作做得不好,发表论文没有计划,申报课题屡报不动。我以前还举过一个例子,为什么同样都是读四年博士,有的博士四年能发600篇C,为什么有些人发两三篇C难度还这么大,这就是前期规划和不规划的差异。这个问题其实也是这样的一个意思,你要做哪一个研究,首先,从整体上要先对它做一个规划,最终大概要形成一个什么结果,在这个过程中,你要写几篇小论文,自己先做一个规划。


当然,如果你觉得有难度,也可以进入我们的线上学术写作社区,因为我们的社区里面藏龙卧虎,各方面有经验的人非常多,可以共同讨论。有很多问题,你不跟别人讨论的时候,可能会觉得是个很大的问题,但当你跟别人讨论过后,会发现这些问题就变得简单多了,这是我们在日常生活当中经常碰到的问题,在我们做研究和写论文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当然,我们中国的学者有一个不好的传统,就是搞学术研究时,自己写论文,自己做课题,不愿意跟别人交流,我觉得这是一个很不好的传统。学术的进步,做学术研究时能力的提升,是在一个交流的、开放的状态中才能实现的,如果你总把自己封闭在一个屋子里面,你的提升可能也就只能到达屋顶,这是不利于论文的写作与发表的,是不利于科学研究的。学术,本身就是一个公共性的东西。比如,你的论文发表以后,虽然署了你的名字,但是它的公共性非常明显,你做的事情就是一个公共性的事情,为什么要把他做成一个非常自我,非常封闭的过程,我们不要这样做。



你是否正在为论文而烦恼?
选题?方法?形式?逻辑?语言?
告诉我你的困惑,让我来帮你轻松写论文!
中国首档学术写作大型公开课

《学术写作大讲堂》

助力论文写作,让心不再焦虑!
轻松写论文,把自己从论文中解放出来!

请记住,这里有千千万万的人在与你一起战斗!


学术写作大讲堂|真学术  真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