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论文组

大三大四,真是个尴尬的年纪.

东陆魔法屋2019-03-05 15:34:29



“我不要去相亲啊。”

春节时,有同学发票圈如是说。

突然发现,90后的老叔叔老阿姨们已经到了相亲的年纪了。

突然发现,大三大四,真的是个很尴尬的年纪啊。

以前还会等着下课声响去隔壁班找朋友唠嗑,等朋友下课一起放学回家。

以前羡慕自由自在的大学教室,觉得上一节课换一个课室一个位置很酷。

以前还会充满热情的去参加所有自己想参加的活动。

以前还不知道因为自己的为人处事方式会得罪那么多的人。

现在很怀念那个傻傻的,充满热情的过去。

 老腊肉?少年? 

大三大四真是很尴尬的年纪,种种曾经不以为然的琐事,都足以成为我们怀念的曾经。

我们虽然还是学生,却我们已经没有小学生的天真无邪,没有初中生的中二幻想,没有高中生的刻苦学习,也没有初入大学时对未来生活的向往与期盼,习惯上在课堂上玩手机,在宿舍煲剧。中小学时代对于放假的向往,对我们来说只是这个假的长度值不值得回家。三天短假不过就是多了一天宅在宿舍点外面的加长版周末。


大三大四真是很尴尬的年纪,明明已经成年,经济却还未独立。

新年面对家中长辈塞给自己的红包,已经不再像大一大二那般欣然接受了,如今非但欢喜,反而倍感压力。想到同龄人,好些人已经成家立业,给长辈包红包了,而自己还在收红包,自惭形秽。

新年想去找从前的好友玩,却发现有人已经在忙着相亲,有人春节还得轮班,离开学还远的自己,初六便开始陆陆续续地送走那些返城家人好友,看着慢慢寂寥萧索的故乡,孤独感难以言喻。但尽管家里很无趣,天天玩手机,可还是能多待几天就多待几天,毕竟我们都明白这是自己为数不多的寒暑假了,往后回家的日子也不多了。


 社会?未来?

大三大四真的是很尴尬的年纪,前脚踏进社会,后脚还在学生时代。

早就没有学生的单纯热情,却还学不会大人们的世故圆滑,只能跌跌撞撞,做一个不讨巧的新人。曾经在学弟学妹们面前意气风发的我们,到了面试的前辈的成了怯场的弱鸡。曾经在社团组织里挥斥方遒,进来实习部门只能端茶递水。不甘心平凡,想突破,却又觉得事已成定局,无力挽转,当年自己打过的游戏,睡过的懒觉,逃过的课,是时候该接受报应了。


大三大四真是个很尴尬的年纪,最怕被别人问起专业问起前景问起实习问起方向。

真的很怕别人问我毕业后想做什么,是否专业对口。尤其看到后起之秀的学弟学妹们,更加羞愧。上课时,老师总是会说:“你们已经大三了!这些错误不应该的啊!昨天上大二的课,他们比你们还.....”以前我们还以为离毕业还远,得过且过,可是转念一想,明年在拍毕业照的就是我们了。


一想到毕业,比起毕业论文,我更怕那些渐行渐远的人。

高中的同学已经隔了太远,大三大四只顾着宅在宿舍也没交到什么知心好友,最怕毕业典礼时只能跟自己给自己送花。


大三大四真是个很尴尬的年纪,身边有人已经白手起家,有人已经生儿育女,而我们还在为即将到来的毕业焦头烂额,不知何去何从。

走丢了青春,又找不到方向,无法忍受小乡村的寂寥,又抵抗不了大城市的压力。

一想到不久之后的毕业实习,便惶恐万分,只能得过且过,读着自己不太喜欢的专业,临时抱佛脚地求六十分及格,在大学安逸生活的表象中苟延残喘。


大一的时候,我有好几次梦见我还在上高三,还在准备高考,梦中那种前途茫茫不知道将要忘何方的真实得让人很压抑,醒来后发现只是一场梦,发现自己已经上大学了,尘埃落定了,却更无助了,我到了一所我之前闻所未闻的大学,我的目标结束了,可我还是不知道将要去哪儿,而且我也不知道还能去哪儿了。


那时候我突然很想回到高三,那时候虽然迷茫,但我还有目标,明确地知道自己想去哪儿,但此刻的我,哪儿也不想去,哪儿也不想挣扎了。

可世界不会因为你的倦怠而停留,你要么被挟裹着向前,要么被抛弃,根本没得选择。

那时候我下定决心要考研,我不想我的梦想就这么无疾而终,不想这么浑浑噩噩度日,那时候还保留着高三残剩的干劲,课本写满了笔记,一天听完了十篇听力后跟室友说:“我今天决定奖励自己,所以我要在洗澡时候听听周杰伦的歌。”真怀念那时候的自己,紧迫到连洗澡的时间都舍不得用来消遣。


可如今呢大一许下的壮志豪言早已烟消云散,当初还天真地想拼个奖学金,现在只能期待老师网开一面给个平时分凑及格。

两年多的大学生活,早已把你高中培养起来的自律消磨殆尽,慢慢地习惯上这种索然无味地生活,甚至连觉得追一部脑残电视剧都耗费精力,宁可搜一两部时长刚刚好,无脑欢快的综艺度来当周末的下饭菜。


 倦了 

大二的时候,为了推广团结班级活动,我去宿舍区扫楼,不小心扫到大三大四的学长学姐的宿舍时,如临禁地,惶恐万分,连连道歉顺带把门关上便逃了。

不比大一对大学生活单纯的向往,也不及大二对学弟学妹们的热情,大三大四大多人都已经退出社团组织,俨然成了一批佛系大学生,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窝宿舍宿舍成了自己不容侵犯的圣地,除了外卖和宿管,一律不得进入,如有违者,格杀勿论。甚至有学长学姐还会在宿舍贴上“大三大四,谢绝推销”等“警告”。

以前路过学长学姐们的宿舍看到这些“警告”时莫名地不寒而栗,直到后来自己的宿舍也贴上这张纸,才发现自己也成了那一批学弟学妹们眼里不近人情的大三大四狗。

对于宿舍楼下锣鼓声天的社团组织活动,不再是欢喜地凑热闹,而是觉得喧闹扰民,甚至想一盘冷水下去浇掉那扰人的音响,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


大一大二时,或许还会憧憬着脱单,向往着电视剧般的校园爱情,大二时尚且还会热烈地迎接新生,到了大三大四时,对于新生入学已无期待,对于恋爱已经无感,深刻意识到自己已是萝底橙,所求不过是跟室友处好关系以便他们出去吃饭时顺便帮还赖着床上的自己打包,大一大二一时兴趣报了那么多社团也没再去过,搁浅的了兴趣爱好也无力重拾,买了很久的滑轮鞋积满了灰,生活唯一的盼头便是在某宝买些东西好让自己天天查物流,好让自己有动力出门拿快递。直到即将搬离宿舍时,怅然若失又一无所获的萧条感,总感觉像是读了一场假大学。


 最后 

所以啊,在品尝过所有的尴尬与失落后,我希望大一大二的,年轻的你们啊,可以做更多你们想做的事,能撩你们想撩的人。

至于那些大三大四狗,我觉得我们还可以抢救一下的,不要太早放弃治疗,毕竟我们方才二十出头,不该活成中年油腻的样子。


大三大四,是大学时代最尴尬的年纪,但也是至为关键的年纪。

你已经不再是大一大二享受大学生活的年纪了,你开始更多地为未来打算了,不管是考研还是就业,你都要开始确立目标了。


至于找对象嘛,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了,虽然基本上是没戏等相亲了,但还是可以挣扎挣扎一下,脱不了单就努力争取脱贫吧。

把大三大四当做是人生的转折点吧,为你的未来蓄势待发吧!

人生,才刚刚重启。



-END-

文章来源:不二师苑

已获授权,有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