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论文组

韩春雨:论文发表后接到恐吓电话 只有好人才走得远

募格学术2019-07-04 23:59:10

本文整理自凤凰卫视

内容提示

2016年5月2日,国际著名学术期刊《自然生物技术》发表了一篇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课题组的论文,描述了一项全新的高效基因编辑技术NgAgo,这项新技术一经发表就迅速获得了学术界的重视。然而在获得河北省官方大力褒奖的同时,韩春雨的论文却受到了学术界越来越多的质疑。2016年10月14日,河北科技大学向媒体做出回应:已有独立机构运用韩春雨团队的NgAgo实现了基因编辑,具体信息将适时向社会公布。希望社会给他们多一点支持,多一点时间,多一点耐心。

凤凰卫视10月16日《名人面对面——旋涡中的韩春雨》,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读:《名人面对面》对于韩春雨的采访,早在今年6月24日就已经录制完成。几个月来,栏目组曾两度安排播出这期节目,却又总是在播出前临时更换其他节目,其中缘由还要从一篇论文说起。


2016年5月2日,国际著名学术期刊《自然生物技术》发表了一篇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课题组的论文,描述了一项全新的高效基因编辑技术NgAgo,这项新技术一经发表就迅速获得了学术界的重视。

许戈辉:为什么要叫AGO?


韩春雨:因为它从发音应该叫AGO,但是中国人发音没有ei”这个音,我觉得它念a比较适合。


解读:论文刚发表时,NgAgo被认为是新一代基因编辑工具,可媲美甚至替代目前通用的CRISPR技术,被国内部分媒体誉为“诺贝尔奖级别的学术成果”,韩春雨一夜成名。他接连收获各种荣誉:河北科协副主席、美丽河北最美教师100万元国家自然基金。韩春雨所在的河北科大也获得了河北发改委2.24亿元的财政拨款,用于建设基因编辑技术研究中心。

韩春雨:我知道它有多大的意义,但是它获不获诺奖,其实我不在意。


许戈辉:是真的不在意吗?


韩春雨:对,我真的不在意这个,我会在意把它用在更能够为人造福这方面。举个例子来说,如果它真的能够治疗艾滋、乙肝,能够为病人做这样一件好事,那不比给他们买十个八个手机给他们带来的。这就是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是吧?你真的给人做了这样的事之后,那你这件事就太积德了,那么你会心理特别安宁。当然希望自己能够做这样一件好事


许戈辉:这个应该就在我们可见的未来吧?


韩春雨:当然你得推动它去做。


解读:然而在获得河北省官方大力褒奖的同时,韩春雨的论文却受到了学术界越来越多的质疑,论文发表5个月来,全球数百家实验室都试图重复该实验,却没有一家公开宣布能重复成功。甚至有人怀疑韩春雨造假,学术不端。韩春雨几次通过媒体回应质疑,说他不打算自证清白,并一再表示实验会有新的进展。然而,风波却并未因此平息,反而越演越烈。


10月11日,国内13位生物学家实名呼吁,希望韩春雨能公开所有原始数据。河北科大及其他相关单位应启动学术调查。10月12日,曾经最早公开肯定韩春雨工作的著名科学家饶毅和邵峰,向社会公开了他们写给河北科大校长的信件。信中呼吁河北科大,核实韩春雨的研究成果。


截至本节目播出前,我们发给韩春雨本人的再次电话采访的邀约,并没有得到回应。作为媒体,当面对复杂的学术争议时,我们的节目组愿意等一等,再等一等,但时至今日韩春雨事件,早已不只是学术话题,双方观点在大众传媒上你来我往。常常让普通人充满疑惑,韩春雨是谁?他的基因剪辑技术到底是什么?实验是否可以重复?为什么那么重要?科学家们到底在吵什么?争议的来龙去脉如何?让我们从这几个月前的采访开始。

许戈辉:咱们尽可能像聊天似的,虽然今天这聊天不太自在是不是?


韩春雨:因为以前没经历过。


许戈辉:你最近经历的应该不少啊?


韩春雨:对,反正是都没经历过。


许戈辉:那你告诉我,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韩春雨:感觉就是脑中一片空白。


许戈辉:其实我们心里特别过意不去。在我们看来,科学家的时间是最宝贵的,可是我们今天过来采访就折腾了你好半天。在这个实验里,在你最经常工作的地方。


韩春雨:这也是我目前应该做的工作的一部分。


许戈辉:你觉得自己已经挺顺理成章地接受这一部分了吗?


韩春雨:对,因为这也是学校的需要。而且如果能够传递一些比较好的信息的话,我当然也愿意这样做。


许戈辉:那就是在你看来,现在的这个科研是最正经的事儿?


韩春雨:对,是最正经的事儿。


解读:韩春雨的新基因剪辑技术论文一经刊登,立刻引起国内生物学界的关注。这样重量级的学术突破出现在中国,让许多业内人士为之兴奋,随后国内几十家主流媒体跟进报道,引发大众热议。媒体称它为“网红科学家”,无名校身份”,“无名气”,“无职位”的三无教授。

许戈辉:但是特别有意思的是,现在你的这个所谓“三无”身份,成为你身上最耀眼的光环,大家都在拿这个说事儿。


韩春雨:这个我倒从来没觉得它是回事儿。其实在此之前,我在这学校里也还是学术上的一个明星吧,因为我是我们学院第一个拿到国家自然基金的人,然后我又是在学校拿过这么大的课题。之前从协和毕业的时候发表的那篇文章,就是SCI检索分最高的,9点几好像。现在九点几,原来七点几。我虽然长的像卖野药的,但是我具有科学家的气质。


许戈辉:你坐在我面前,无论如何也让我没有办法去套上我小时候对科学家的那个印象,就是觉得科学家要不就是一个大胡子,戴眼镜。


韩春雨:其实那样不容易做科学,你像那胡子会很碍事对吧。


许戈辉:但是你这样吧,带上这些瓶瓶罐罐,我觉得如果要大家不知道你是一个大学老师,也不知道你在做科研。


韩春雨:像说相声的,也可以像科学家是吧。


许戈辉:一个说相声的,有可能比你更像科学家。现在大家都叫你网红科学家,说你就像个说相声的。


韩春雨:就是说我这个人,虽然长的像卖野药的,但是我具有科学家的气质。


解读:韩春雨曾在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师从强伯勤院士和袁建刚教授。毕业之后,韩春雨选择落脚河北科大,他说当初选择这里,是因为他知道这个地方适合他创业。

韩春雨:一开始这个环境更差,在拿到第一个国家自然基金课题之后,就可以开始装备我的实验室。所以我觉得国家自然基金真的是我这个搞科研的第一桶金。


许戈辉:经费充裕吗?


韩春雨:当时启动这个课题时,还有一些小的课题也都拿到了经费。除去实验室装备,有大概40万块可以自由支配,就是买试剂的钱。我当时认为是够了,没问题。


解读:2006年,韩春雨进入河北科技大学,属于引进人才。学校一开始就拨给他25万元的学科建设经费,不久之后,他又申请了17万元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加上后来15万元的青年基金,以及他通过参与重大专项获得的资金。其实,在他开始发起这项新的基因编辑技术研究时并不缺钱,但是经历连续两次重大的失败,把这个自认为是学校里的小富翁,变成了负债30万的穷人。没有人会想到,日后他们的实验室会获得2个多亿人民币的国家拨款。

高峰:第一次面见就不像个老师。你知道吗,很年轻,我以为是师兄呢。


解读:高峰是韩春雨的学生,徒弟和科研合作者。事实上他也是韩春雨团队发表在《自然生物技术》杂志上那篇著名文章的第一作者。

高峰:让我配溶液,找药品又找不到,然后就直接说,别考研了,回家吧,退学吧,撵我走。


韩春雨:其实我说他的时候,说得不是那么重的。对他最重的其实就是俩字,滚蛋,就这样。


解读:韩春雨在河北科技大学任教十年,从未因为需要发论文和评职称而有压力,他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放在做实验上,他说这里就是我的麻省理工学院。

记者:您这个桌子,我看有一定年头了。


韩春雨:在此之前它经历过哪些主人不知道,但这个在这儿已经有4年了。


记者:怎么来的?


韩春雨:就是底下捡的,就是楼下捡的。


记者:楼下捡的?


韩春雨:对,然后就搬上来了。我们实验室有好多都是捡的,那方凳也是从楼下捡的,那个桌子也是他们捡的。


高峰:在实验室住,住宿就不花钱,吃食堂花钱很少。所以说,这两年下来,一共一万出头就够我花了。而且我一直认为,我这不是给老板干活,是给我自己做东西,给自己干的,所以说这个心气是很高的。


解读:在韩春雨实验室的一个角落,有一台很老旧的电脑,他的徒弟高峰,每天早上都要用那台电脑查看世界科技的前沿信息,很长一段时间,能在世界顶级刊物上发表论文是他的梦想。当然,这也是所有科研人员的梦想。

韩春雨:举个例子来说,去年人类首次治疗了。或者说长期缓解了一个白血病病人,用的就是基因编辑技术,当然他用的是二代技术TALEN。也就是说,随着基因编辑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疾病可以被治愈或缓解。比如说像一些肿瘤,像艾滋、乙肝,都可以用基因编辑来进行治疗。还有一些医疗上用的物品——比如现在我知道美国在开发猪产人血,就是人源化,去掉那些免疫,也就是免疫不相融的东西,然后再去掉里边的病毒——将来这些东西都能为人所用,造福人类。


解读:韩春雨曾有过两次失败的跟风,他很早就开始关注基因编辑这一前沿科学领域,第三代基因剪辑技术,CRISPR—Cas9出现后,韩春雨也倍受鼓舞,他的团队曾使用这一技术变异了一些植物。

韩春雨:你要时刻判断着国际上什么才是最有意义的?当然会有一些“跟风”或者“赶时髦”的想法,很多科研人员都会有。像我们这样的实验室就能做得起了,所以我们就第一批开始就做这个。当然我们有跟风的那种意识,就是赶时髦的意识,也希望能够尽快发两篇文章。


解读:经历过两次失败的实验后,韩春雨发现他们的研究速度难以赶超别人,他决定不再跟风,要做原创。2014年5月中旬一天的凌晨3点,在河北科技大学的这座小红楼里,韩春雨在旁指导,学生高峰操作,确认了NgAgo符合他们的要求,实验结束后,韩春雨回到其58平方米的老房子整晚失眠。

许戈辉:因为有很多网友都特别关心,说你这次的这个研究的成绩,是否做到了这个很严格的专利保护?它对未来成果转化,你到底有什么样的风险?就是大家都特关心这事,可能比你更关心。


韩春雨:我其实也是很关心的,因为我知道我并不是一个书呆子,我知道它能够转化成钱,我也知道它肯定能推进产业。但是我不认为我有这样的能力,我认为我的那个师弟沈啸有这样的能力。所以很多事情交给他做,而且他做的事情也非常有意义,因为这科学最终要成为产品。


许戈辉:对。


韩春雨:最终要造福于人类。


韩春雨:自论文发表后经常接到骚扰甚至恐吓电话。


解读:科技最终要造福人类”,韩春雨反复提起这句话。采访当天,韩春雨表情笃定,充满自信。让旁人没想到的是,数天之后网络上开始传出一些质疑的声音。有实验室称,韩春雨团队提出的新基因编辑技术无法重复,随后各种质疑声纷至沓来。除此之外,据韩春雨说,自论文发表以来,他便经常接到骚扰甚至恐吓电话以及短信,多的时候一天几十条。韩春雨陷入漩涡,是学术造假?是商业利益对学术的压制?亦或是同行阵营的打压?

韩春雨:做细胞都是我做,因为这个需要经验更多,通常这个实验都是我自己做的。


记者:做细胞是怎么做?


韩春雨:这个不能像那上面那样摆拍,这是因为……


许戈辉:是机密吗?


韩春雨:不是机密,是因为这东西很干净,它操作的时候,必须得在超净台上做,而且是真做才能做。


解读:一个科研成果的可重复性为何如此重要?中科院院士邵峰说,因为在学术期刊上,公开报道一个新的技术成果,其根本目的是要让别人用。作为一名学者,作者也有义务使其他研究者能够使用该新技术。否则即使发表了文章,对科学也是没有贡献的。


5月2日,韩春雨团队关于NgAgo—gNDA技术的论文,在英国《自然生物技术》发表。5月8日,《知识分子》发表题为《韩春雨——一鸣惊人的中国科学家,发明世界一流新技术》的文章,随后多家主流媒体集中报道韩春雨。6月30日,方舟子发文表示,陆续收到几家实验室的研究人员的来信,反应重复不出韩春雨论文中的实验结果。7月21日,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研究员仇子龙声明能看到NgAgo引起的基因编辑,但是效率不高。7月29日,澳大利亚国立大学Gaetan Burgio教授发表长文表示无法重复韩春雨团队的实验结果。随后,美国、西班牙等多位科学家也表示,无法重复韩春雨NgAgo系统的基因组编辑结果。


10月8日,韩春雨通过《科技日报》回应质疑,不打算自证清白,最近会有新的进展。10月11日,13位中国知名生物学家实名发声,希望韩春雨公开左右原始数据,并要求韩春雨所在的河北科技大学及其他相关单位启动学术调查。10月12日,北京大学饶毅教授及中科院院士绍峰通过《知识分子》联合发文,公开与河北科技大学校长的信件,他们在信中建议各方包括河北科技大学,谨慎对待韩春雨及其研究成果。

韩春雨:只有好人最后走的才远。


韩春雨:其实不同的科学家,对待科学的态度可以是不同的。有的人成为科学家是因为对科学成就的追逐,我对科学更多的还是因为——就是我经常跟人说的——我认为科学是一种特别好的生活方式。你沉浸在这里,每天都在获得新的知识,或者你通过实验了解原来还有这件事。这是一种在知识里的冒险,是一种很好的生活方式。而人呢,我觉得有两方面特别重要,一是品德,一是品质。品德就是你到社会上能不能是一位好人。只有是好人,确实也只有好人,最后走得才远。品质就是所谓成功与否,品质不好,半途而废或者怕吃苦,可能就坚持不下去,也就成不了事。


字幕:2016年10月14日,河北科技大学向媒体做出回应:已有独立机构运用韩春雨团队的NgAgo实现了基因编辑,具体信息将适时向社会公布。希望社会给他们多一点支持,多一点时间,多一点耐心……


视频原址:

http://v.ifeng.com/history/renwujingdian/201610/0160dd02-ef09-4439-b146-1152ebe30c57.shtml

征稿启事

「募格学术」现正式向粉丝们公开征稿!内容须原创首发,与科研相关,一经采用,会奉上丰厚稿酬,详情请戳

免费微课

加入募格科研专业群,参加优质免费微课,还能和同专业的小伙伴讨论~您只需添加群工作人员薄荷(微信号mugebohe),留下你的专业方向即可入群(具体专业名单戳此处)。

长按二维码添加好友


热门图文TOP5

1、韩春雨论文共同作者沈啸首次公开回应:若有问题不会逃避责任

2、怎样应对来自瑞典的获奖电话: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第一时刻

3、没有好导师帮你的忙,年轻人还要怎么做科研?

4、从普通学校到名校博士,给要考国内文科博士的一点小建议

5、最新文献如何查找?这些途径可能会是不错的选择

·END·

募格学术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微信号:mugexueshu



点击图片进一步了解募格编辑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可以了解更多募格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