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论文组

【法篇301】《创建系统学》论文篇:建立意识的社会形态的科学体系

传统文化复兴与赛博空间建设2019-03-18 14:54:44

即日起转发钱老《创建系统学》相关文章,有需要全书完整电子版的请公众号留言,注明邮箱。需要深入研学的同学,请购买山西教育出版社同名纸质版。


建立意识的社会形态的科学体系【1】


马克思曾创立并使用了社会形态(Gesellschaftsfonnatio)这个词来描述个社会在一定时期的结构和功能状态。马克思还把社会形态的经济侧面称为经济的社会形态(Ökonomische Gesellscha-ftsformation),而研究经济的社会形态的学问就是政治经济学,马克思的名著《资本论》就是研究经济的社会形态的划时代贡献。社会形态还有其他侧面【2】有政治的社会形态,研究政治的社会形态的学问是政治学,这在目前研究得还不够,还有一般笼统称为思想意识,而应该确切地称为意识的社会形态,这研究得就更不够了,可以说连学科的名字都不清楚。这是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我们想在这篇文章里强谈这个问题,希望开展这方面的讨论。


研究意识的社会形态的重要性


我们党在十届三中全会以后,工作中心转入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十二大提出四个现代化科学技术是关键,教育是基础,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要一起抓,要提高全民族的科学文化水平。十三大提出要把发展科学技术和教育事业放在首要位置,使经济建设转到依靠科技进步和提高劳动者素质的轨道上来。但我们有些同志对党的这一重要战略思想井本是认识得很清楚的,在实际工作中也没有真正贯彻执行。因此我们觉得需要对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战略地位的思想作更为具体深入的研究和宣传。

我们提出要重视研究意识的社会形态,特别是在我国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意识社会形态问题,要建立意识社会形态的科学体系,是从我们国家的现实、世界的现实,从历史的经验和着眼于未来的发展出发的。

从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根本任务是发展生产力来说,从生产力标准来说,人是生产力中最重要的因素,最活跃、最革命的因素。人的作用能否充分发挥出来,发挥得如何,关键在于人的素质,人的思想文化水平。生产工具也是生产力中的重要因素,生产工具的改进提高也要靠文化的发展,靠科学技术水平的提高。生产者、生产工具、生产对象的优化组合,生产对靠(土地、森林、矿藏、水力资源等等)的科学开发和合理使用也都是与社会的精神文明的发展现平联系在一起的。所以马克思说科学技术越来越成为直接的生产力。据一些国家的分析研究,当代劳动生产率的提高,经营丰的增长,60% - 80%要靠文化的发展,特别是科学、技术、教育的发展。

从生产关系、上层建筑的因素来讲,上层建筑、生产关系对生产力的反作用,就是它可以阻碍或推动生产力的发展。我们现在的政治经济体制改革就是要改革不适应生产力发展的、束缚生产力发展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建立适应于生产力发展、能解放生产力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对我们国家来说,其中一个重要的问题是科学管理和科学决策的问题。国内外的许多学者都已指出,我国现有的生产力水平并没有完全发挥出来,潜力还很大。有的说,中国现有的工厂企业的生产效率只是日本的1/10 ,关键在于缺少科学管理和科学决策;如果提高了科学管理和决策的水平,中国现有的生产力水平即可提高2倍-3倍,甚至5倍-10倍。而一个国家科学管理、科学决策的水平,也是与科学文化水平联系在起的。经济、政治的民主化进程,也是与科学文化的发展进程同步的。靠特权、靠不正当的关系,只会阻碍、破坏生产力发展。

从我们国家的现实来看。现在还有2亿多文盲,约占全国人口的1/4;9年义务教育制还没有完全普及,20岁-24岁人口中受高等教育的人数所占比例只有1%,(而美国为55%,日本30%,苏联为21%,印度为9%)。据26个省、市、自治区对2000万职工文化水平的调查,初中以下文化程度的占40% 左右,中等文化程度的占15%左右(其中约60%达不到应有水平),高等文化程度的只有3% 左右。

从我们改革开放中所出现的一些问题来看。中央领导同志在十三大报告中指出“几年来,偷税漏税、走私贩私、行贿受贿、执法犯法、敲诈勒索、贪污盗窃、泄漏国家机密和经挤情报、违反外事纪律、任人唯亲、打击报复、道德败坏等现象在某些共产党员中屡有发生。”从干部官僚主义、以权谋私、违法乱纪,到青少年犯罪、读书无用论再起、教师学生弃学经商,从文艺领域的低级趣峰、盲目摹仿、非法出版活动猖獗,到经济领域投机倒把、哄抬物价、敲诈勒索、卖伪费商品,从破坏生态、森林火灾、恶性交通事故的发生,到一些地方食物中毒、肝虫蔓延、性病死灰复燃,如果我们冷静地想一想,这些难道不都与我们有些同志轻视精神文明建设,人的思想文化素养太低有关吗?所以一些有识之士要大声疾呼,世风日下之误国甚于物价上涨。特价纳入正轨并不需要太久的时间,而端正世风,一代难成。更深的忧患恐怕是这种不正之风已侵入思想理论战线、文化学术领域,伪史料、伪科学、错误理论、劣质文化喊得惊天动地响。秦兆阳同志用四句话描绘了当前这种“时风”:“轿子乱抬代替棍子打鬼,桂冠轻赠代替帽子扣人,树未成材即以栋梁相许,禾始抽穗即以丰收相视”。思想理论既可以兴邦,也可以误国。没有正确的科学的理论指导,四化、改革会误入歧途。错误的思想理论会干扰我们四化、改革的顺利进行。只有广大人民群众提高了思想文化水平,摆脱了愚昧无知,才能区别真改革与假改革,真搞四化还是假搞四化,聪明的改革还是愚蠢的改革,找们的四化、改革才能走上健康顺利发展跑道路。

从历史的经验看。现在我们社会上出现的这些问题也可以说是社会在新旧体制转变过程中必然要出现的现象,搞社会主义商品经济,上层建筑、意识形态不适应,难免要发生的一些紊乱现象。资本主义发展商品经济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也是这样。马克思恩格斯1845年- 1846年写的《德意志意识形态》曾讲到当时欧洲、德国的情况,思想非常混乱,什么怪东西都出来了。那时正是欧洲、德国从封建社会向资本主义社会的转变时期,人们开始从黑格尔的绝对精神中解放出来,旧的一套不行了,新的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

列宁当年执行新经济政策时,也曾遇到过我们现在的情况,那时官僚主义、贪污盗窃、投机倒把等现象也非常严重。列宁当时思想比较清醒。在执行新经济政策前,列宁就预言,实行新经济政策后资本主义会抬头,但不能因噎废食,办法是怎样把它的副作用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列寸的办法,是用正确的思想路线、方针、政策来引导,二是用制度、法律、专政机关来打击违法犯罪分子,三是用全民的统计、监督、核算来堵塞官僚主义、投机倒把、贪污盗窃的漏洞。后来列宁感到最重要划还是文化建设。列宁说,官僚主义、拖拉作风、贪污盗窃、投机倒把这些毒疮是不能用军事上的、政治上的改造来医治的,它只能用提高立化来医治。他说一个有文化、讲文明的人,很少搞官僚主义、贪污盗窃的。列宁说,现在我们一切都有了,政权掌握在我们手里,经济命脉也控制在我们手里,我们也有了正确的路线、方针、政策,那么还缺少什么呢?我们所缺少的就是文化。列宁指出,我们的许多共产党员、干部、国家管理人员没有现代文化,不会文明地工作。所以列宁提出文化革命的任务,就是要扫除文盲,提高广大人民群众的科学文化水平,也就是要实现意识的社会形态的一次飞跃,一次质的变化。他把文化革命和改造旧国家作为当时摆在苏维埃政权面前的两个划时代的主要任务。列宁甚至这样说:“现在,只要实现了这文化革命,我们的国家就能成为完全的社会主义国家了。”(《列宁全集》第33 卷第430 页)

如果我们面向世界,面向未来,从世界的现实,用21世界的眼光来看,那么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性就更加明显了。当代新的科技革命、产业革命正在深刻地改变着世界的面貌。到下世纪,脑力劳动体力劳动的差别、城乡的差别可能要消亡,第一产业(牧业)、第二产业(工业)将会缩小,第三产业(服务业、信息业)、第四产业(文化事业)将要扩大。现在资本主义国家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社会主义国家的情况也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与列宁当年所描述的帝国主义时代有很大不同了。核武器产生后,大仗打不起来了,于是世界大战转向经济领域、科技领域。新科技革命把整个世界连成一体,现在正可以说是世界性的经济战、科技战。在这场新的世界大战中我们能否打赢,将取决于我们的科技力量、文化力量。科学文化落后,是竞争不过别人的,是要挨打的,是要被开除球籍的。现在我们与世界先进水平的距离在拉大。苏联也已经认识到自己与世界先进水平的距离越来越大了。许多社会主义国家都在进行改革,就是为了要尽快赶上去。这可以说是继十月革命胜利、中国革命胜利后,社会主义国家的第三次伟大革命。夏衍同志曾讲到“两个70 年” 从马克思恩格斯1847年写《共产党宣言》到1917年十月革命胜利是第一个70年,从1917年十月革命到1987年我们党的十三大,提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是第二个70年。我们想再加一个70年,就是到2057年,看我们能否完成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各项任务。这可以说是生死存亡的70年,关键的70年,是社会主义能不能在中国最终胜利的问题。这个问题值得我们深思。但许多人对这一点还不清楚,眼光还停留在眼前的个人小利上。还需要唤起民意,要让人们有历史使命感和紧迫感。团结起来,实现四化,振兴中华,这就是今天激励人们共同奋斗的精神力量。

现代经济的主展主要靠科学技术,未来的21世界将是智力战的时代。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是否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是否会被开除球籍,将取决于文化建设的成败。这一点现在已为许多国家的领导人和有识之士所认识。美国前总统卡特说,过去30年里,美国经济的增长主要靠科学技术。R-贾斯特罗认为,美国的财富来源于人的大脑,这是取之不尽的财富。日本前首相福田说,资源小国日本能在短期内成为世界经济大国,主要靠教育的普及提高。铃木前首相提出技术立国的施政纲领,指出只有以此为基础,才能更好地面向21世纪。欧洲共同体制定了加速科技发展的“尤里卡计划”。苏共二十七大戈尔巴乔夫总书记提出了“加速发展战略”经互会十国制定了加速科技发展的《科技进步综合告纲要》,即所谓“东方尤里卡”。苏联科学院院士希里亚耶夫认为,世界科技革命中知识是万能资摞。我们国家的领导人和有识之士也一再强调要重视科学文化,重视教育事业。我们党十二大、十三大提出四个现代化科学技术是关键,教育是基础,要把科学技术、教育事业放在首要位置,也就是要确立科技立国、教育立国的战略思想。过去我们轻视科学文化、教育事业,不尊重知识、知识分子,使我们国家大大落后于世界先进水平,这个历史的经验教训我们千万不要忘记。


建立宏观的意识社会形态学科——精神文明学


现在大家很关心意识的社会形态问题【3-5】,但往往受过去思维概念和思想习惯影响,把这个问题称之为“文化”问题,有同志还称这场讨论为“文化热”,甚至在讨论中“文明”“文化”也混在一起。我们认为,要真正用马克思主义哲学观点和方法来研究意识的社会形态问题,应该建立起研究意识社会形态的科学体系。它首先是门宏观的、综合的、高层在的学科,要全面考虑意识社会形态的发展演变,是们意识社会学,我们建议称之且“精神文明学”。精神文明学研究人的意识形态、思想文化的变化和整个社会发展变化的关系,研究意识形态、思想文化发展的规律,研究怎样把社会的科学文化推向一个新的历史阶段。社会上有些阴暗面,随着人们的思想文化水平的提高,会自然消灭。所以当前存在的许多问题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不认识,不清楚,不知道应该怎么去消灭它。而精神文明学应该研究这些问题,这就是它的重要性。当年马克思恩格斯正是这样研究德意志意识形态的。他们个个地批判当时出现的错误思想理论,揭开所谓“人道自由主义”、“自我一致的利己主义”、“真正的社会主义”等等伪科学理论的假面具,在批判旧世界中创造新世界,把人类的思想文化推向了时代的新高峰。

我们在这里称为精神文明学,在国外往往称为“文化学”,其研究主要有两种模式。

一种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理论模式,主要是从人类学、哲学人类学的角度研究文明、文化,从文化起源、文化发展史角度研究文化,从各民族的文化特点、不同文明主要型的比较角度研究文化现象。主要理论形态是文化人类学、文化哲学人类学。这种学说在西方可以说源远流长,名家、著作也很多。他们对文化本质、文化类型、立化发展的规律文化比较研究的方法等,作了许多有益的探索研究。它的一个特点是文化、文明不分,而且具有很浓的人本主义色彩。

另一种是苏联、东欧国家的文化学说,叫做马克思列宁主义文化理论,主要研究马克思列宁主义学说中的文化理论。后来又发展到从哲学层皮研究文化现象叫做文化的哲学。苏联六七十年代发表了许多研究文化哲学的理论文章,哲学教科书中也增添了专论文化的章节。也有用现代军统方法研究文化艺术的系统结构的。随着苏联对人的问题研究的重视,也出现了关于人的研究和文化研究合流的现象。

在我们国家则可以说从鸦片战争、五四运动以来,许多人研究“文化理论”走的是中西文化比较学的路子,很多人的动机是想寻求一条救国救民的道路,但也有两种极端倾向。一种是儒学复兴说,或者叫新儒学、现代儒学。这在东亚一些国家、地区很流行,认为这些国家的兴起主要靠了儒家学说的复兴。现代新科技革命的爆发,又使一些人认为现代科学回到了东方的神秘主义。他们不懂得现代科学,特别是现代系统科学所揭示的系统整体思想,把它看做向古代东方朴素直观整体现的简单回复,而不是在现代科学技术基础上向系统整体现更高阶段的发展。他们不懂得基本粒子世界的理论,把它简单等同于老子的“道”,佛家的“无”。我国“文化大革命”后,随着人们对批孔运动的愤懑,有些人也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又把儒家捧到了天上,认为复兴儒学就能振兴中华, 与儒学复兴说相对立的另种极端论点是全盘西化说,或者叫彻底重建论,认为儒家学说全是糟柏,中国传统立化无可取之处,认为中国之所以几百年来落后,主要是受中国传统文化的束缚,只有全部否定,彻底重建,把西方文化全盘搬来,包括西方的经济制度、政治制度,彻底西化,走西方资本主义道路,才能振兴中华。他们忘记了中国近百年来的历史教训。介于二者之间的还有两种观点,一种是所谓“体用说”,包括西体中用说,中体西用说,另一种是综合创新说,主张综合中外各种优秀文化来创构建我们的新文化。

把所有这些见解经过综合归纳,去粗取精,扬弃升华,就可以建立一门阐明人类社会中意识的社会形态的发展规律的科学——精神文明学。精神文明学能搞清社会物质文明与社会精神文明的关系,从而预见未来。这也就解决了郑必坚同志在一段文化问题讨论会上表示的困惑【6】,他感到缺少文化力量,“如果说我们的经济发展有了路数,那么文化和精神发展的路数是不是有了?恐怕还是个问题。”


建立研究思想建设的科学和研究文化建设的科学


我国侧重于文学艺术的文化理论的研究,解放以后开始是受苏联的影响,主要是研究马克思到宁主义的文艺理论。10年“立化大革命”以后,随着改革开放,西方文化大量涌入,近几年我国文化理论的研究又受西方文化研究的影响很大,发表的一些研究文化的文章许多都是引泰勒的文化定义,走的是文化人类学的路子,也是文化、文明不分,人本主义色彩很浓。最近发表的篇研究文化学内核的文章,主张文化学就是人化学,就是人学。近几年文学艺术领域掀起的一股性文化热、生殖崇拜文化热、原始文化热,包括各种各样的喊叫音乐、原祖生理性基础的沙哑唱法、舞蹈动作等等,也可以说是这种人本主义文化的“返祖现象”。关于文学主体性的争论,个人至上主义、自我设计理论、绝对自由观念的风靡文坛,一方面固然是对10 年“文化大革命”极左路线的“反思”,另方面也是受了西方人本主义、存在主义文化思潮的影响。


现在许多混乱不清的说论,根源在于没有搞清楚文明、精神文明、文化的含义和界限。其实在我们党中央的正式文件中,早已说清楚了。我们党的十二大报告指出,人类文明包括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大部分这是人类改造客观世界和主观世界的成果。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又大体可分为文化建设和思想建设两个方面。文化建设指的是教育、科学、文学艺术、新闻出版、广播电视、且生体育、图书馆、博物馆等各项文化事业的发展相人民群众知识水平的提高,也包括丰富多彩的群众性的文化娱乐活动。思想建设的主要内容,是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科学理论,是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和道德,是同社会主义公布制相适应的主人翁思想和集体主义思想,是同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相适应的权利义务观念和组织纪律观念,是为人民服务的献身精神和共产主义的劳动态度,是社会主义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等等。我们觉得也可这样讲社会主义文化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客观表现,社会主义思想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主观表现。

因此,在研究意识社会形态的客观基础理论、精神文明学之下,应该有两个方面的学问:一方面是研究思想建设的,另一方面是研究文化建设的。社会主义思想建设的学问,我们认为属现代科学技术体系中行为科学【7】这一大部门,包括思想教育的学问如伦理学、德育学、社会心理学、人才学,以及做具体思想教育工作的学问。当然,引导、控制人们行为的还有法学,那也属行为科学。这方面现在已受到重视,正在开展工作,在这里就不再多说了,只指出行为科学也属于研究意识社会形态的科学体系。

研究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学问是我们称之为文化学【8】的这门学问。我们提出的文化学,有别于以上的各种文化理论,它是关于社会主义精神财富创造事业的学问【9】关于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学问。这曾引起了些争论,主要是在各词概念上。我们觉得一是有些同志误解了,把文化学、文艺学等同于过去的文艺理论了,二是有些同志轻视了它的重要性。其实我们现在正缺少这样一门学问,正需要建立这样一门学问。因此我们觉得有必要对文化学的目的、任务、对象、内容作进一步的论述。我们提出的文化学的目的、任务,是研究文化和生产力的关系,文化建设和经济建设的关系,意识的社会形态的变他发展和整个社会发展变化的关系,研究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规律,研究社会主义文化的组织、建设、领导、管理问题,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文化系统工程提供理论依据。当然最终目的是为了提高全民族的科学文化水平,为四化、为改革服务。

文化学的研究是有一定基础的,基础就是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各个方面的各自学问,按党的十二大报告中提到的几个方面,就有教育学、科学学、文艺学、出版学、体育学、广播电视学等。但文化学不是要去代替这些学科也不是把这些学科简单地加在一起,而是要综合所有这些分支学科,成为文化建设的学问。文化学的这些分支学科现在都有人在研究,有许多经验成果可以作为文化学的基础材料。

例如教育学的研究。有的人提出可以把学校教育分为三段,初等教育,6岁- 12岁,达到初中水平,中等教育,12岁-18岁,达到大学二年级水平,高等教育18岁- 22岁,达到硕士水平。现在实验已经证明,对小学生可以搞理论思维的培养,可以把入学年龄提前。如果从4岁到14岁搞十年一贯制教育,使培养的学生达到大专水平,再读4年到18岁达到硕士水平,这样可以缩短成才时间,提高教育质量。将来随着电子技术的发展,脑力劳动体力劳动的差别要逐渐消灭,每个公民都要达到现在硕士在平。那时的研究生院可能要达到高级研究院的水平,而且是完全开放的,研究生可以自选专业、课程,师生之间也可以互相选择。我们不妨这样来设想中国未来面向21 世纪的教育。

又如科学学的研究,其中包括科学体系学、科学能力学(有的叫科学组织学)、科学政治学(或者叫科学社会学,研究科学和社会发展的关系)。科学是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学间,过去把它分为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哲学,这还没有讲清楚。对自然科学不能只强调改造客观世界而不重视认识观世界,只重视应用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而忽视基础研究。在社会科学中又没有把应用科学包括在内,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理论联系实际的观点;而且过去太强调阶段性,有点片面,应该强调真理性,当然这里主要是指相对真理性,而不是什么绝对的终极的真理性。现代科学技术也是世界一体化的,科学文化没有国界,不能关起门来搞。基础科学研究也完全可以利用别国的基础设施。我们可以利用国外科学研究中心的设备,这样可以一下子进入世界现代在平。这里涉及出国研究生的问题,可以把他们的研究工作作为我国整个研究工作的部分,纳入我们的计划,真正做到世界一体化。

再说文艺学的研究。这里的文艺学不是过去的文艺理论,而是作为文艺社会活动的学问,是关于文学艺术活动的组织、领导、管理、建设的学问。也可以包括文艺体系学、文艺组织学、文艺社会学几个方面。文艺体系学的体系包括小说、杂文,诗词、歌赋;美术(包括绘画、雕塑、工艺美术);音乐,技术美术(或称工艺设计);综合艺术(如戏剧、歌剧、电影、电视剧)服饰、美容【9】。当然这种分法还可以研究。苏联有位哲学家美学家卡冈【10】也研究过艺术形态学,也是讲文艺内部结构的。这些问题都可以进一步研究。

还有体育学、新闻学、出版学等等,都有人在研究。其实社会主义文化建设除了上面讲到的教育、科技、文艺、体育、新闻出版、广播电视6个方面以外,还有建筑园林(古迹)、图书馆、博物馆(展览馆、科技馆等),旅游、花鸟虫鱼【11】、美食【12】、群众团体和宗教【13】7个方面。这些都是它各自的学问。

文化学要利用这些基础素材,运用系统工程的方法,阐明它们的关系,找出其中的规律,使它们协同运行,发挥最大的社会作用。要搞文化设施、文化环境的系统工程学,把教育、科技、文学艺术、广播电视、体育卫生、群众文化娱乐活动等等,作为一个相互联系的统一整体的系统工程学,为社会主义文化系统工程提供理论依据。这里对教育、科技、文学艺术、广播电视、体育卫生、群众文化娱乐活动等等的研究不是分门别类去研究,而是作为一个系统整体,一个综合体系来研究。


研究方法


以上我们提出了个研究意识的社会形态的科学体系,在宏观高度上总揽全局的是精神文明学,下面分两大部分,研究思想建设的是行为科学,研究文化建设的是文化科学。这都不只是一门学问,而是科学的一个部门。在文化科学中,综合全局的是文化学,作为文化学基础的有教育、科技、文艺、建筑园林、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体育、图书馆博悔馆(展览馆科技馆等)、旅游、花鸟虫鱼、美食、群众团体和宗教13 个方面的学问。这个学科体系要花很大气力去经营发展,但这是我国社会主义建设所必需的。体系有了,最后我们就讲讲研究这些学问的方法问题。

总的讲,是要运用古今中外的历史经验和现实经验,决不要有先入之见,要实事求是。例如宗教是不是文化?我们国家现在就有几十个少数民族在祖国的大家庭里,而少数民族的文化生活中,宗教常常是非常重要的。这是客观事实,不容忽视。我国的国家机构中就有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再如花鸟虫鱼,这是人民的爱好,也是一项事业,怎么不是文化呢?所以重视历史和实际才能避免主观性和僵化。

至于方法问题,我们有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方法,也就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还有现代系统科学的方法。搞意识的社会形态科学必须要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方法,以避开唯心主义和机械唯物论这两个泥坑。我们还必须用现代系统科学方法,因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是一个极为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马克思讲,人是社会的人,人是生活在具体社会环境里的人。现在有些人要求把生活在中国的人和生活在美国的人一样对待,搞人本主义,这不是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社会系统非常复杂,像中国这个社会系统就有10亿多人口,包括汉族在内的56个民族,语言、习惯、思想都不样。人的行为远比动物复杂因为人有意识!人更不同于无生物,他有自己的知识、意识的影响,有社会环境影响,所以人类社会系统是一个开放的复杂的巨系统。而意识的社会形态是这个社会复杂巨系统中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它和经济的社会形态、政治的社会形态密切联系在一起,组成一个社会整体(见附图)。

经济的社会形态的飞跃就是经济革命,政治的社会形态的飞跃就是政治革命,意识的社会形态的飞跃就是真正的文化革命。精神文明学要研究人的意识的社会形态的变化和整个社会发展变化的关系,研究精神文明建设发展规律,研究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和社会主义思想建设的学问。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一定要用系统工程的观点,运用系统的理论。在意识的社会形态的科学体系中居于精神文明学下的文化科学包括教育、科技、文学艺术等等许多方面。而文化科学中的综合学科、文化学不是去分别研究这些内容,而是要研究它们的关系,把它们作为一个系统整体来研究,研究作为整体的文化的发展规律,研究怎样使它们协同运动,和整个社会协同运动,以发挥最大最好的社会效用。要把教育学、科学学、文艺学、体育学、新闻出版学、广播电视学等等都综合在一起,形成系统化的文化学的科学理论,为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文化系统工程提供理论依据。


注释:

【1】这篇文章由钱学森、孙凯飞联名发表在1988年《求是》杂志第9 期。

【2】钱学森《新技术革命与系统工程》(世界经济)1985年4期。

【3】何新《文化学的概念与理论》(人文杂志) 1986年第1期。

【4】张德华《“文化热”的方法论热点》(上海社会科学)1988年第2期。

【5】俞吾金《论当代中国文化的几种悖论》(人民日报)1988年8月22日。

【6】郑必坚《文化发展问题座谈会上的发言》(自然辩证法报)1988年第10期。

【7】钱学森《谈行为科学的体系》(哲学研究)1985 年第8 期。

【8】钱学森《研究社会主义精伸财富创造事业的学问——文化学》(中国社会科学) 1982 年第6期。

【9】钱学森《美学社会主义文学和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文艺研究》1986年第4期,曾提出文艺包括这里的七类外还包新建筑、园林和烹饪这三类,现在这三类移出文艺,另立为文化部门。【10】莫卡冈《艺术形态学》凌维尧、金亚娜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6年版。

【11】在这以前钱学森曾建议把烹饪归入文学,现在我们受何冀平同志《天下第一楼》话剧及其热烈评论的启发,把它作为文化建设中的一个部门并称之为“美食”。

【12】钱学森《养花是民族文化的一部分》(花卉报)1986年6月13日。

【13】罗竹风、黄心川:《宗教》《中国大百科全书宗教卷》第5卷,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8 年2月版。

传统文化复兴与赛博社会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