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论文组

中国医生论文造假如果在日本会是什么后果?

天涯孤客12019-05-16 16:27:14



作者:呼兰胖子

来源:胖子评天下  


近些天,一个大事正在发生。世界最大学术出版机构之一的施普林格出版社旗下的期刊《肿瘤生物学》宣布,撤回107篇发表于2012年至2015年的论文,原因是同行评议造假。这些论文全部和中国研究机构有关,创下了正规学术期刊单次撤稿数量之最。并且,有媒体将全部524名涉嫌造假的中国学者姓名、供职机构以及所在科室公之于众,其中不乏名医、名校、名院。如果说这是一起灾难性的国际丑闻,恐怕并不为过。中国医生的学术诚信,大约因此会在国际上迎来冰点。有意思的是,面对这种不甚光彩的事情,中国科协却指责斯普林格出版集团,认为出版集团和期刊存在“内控机制不完善、审核把关不严格”等问题,“理应对此承担责任”。这太令人觉得不可思议了,你们是中国科协,出现了学术造假理应谴责造假者,你们却颠倒黑白指责人家普林格出版集团发现了造假,你们中国科协不是骗子窝吧?




中国科协发声之后,中国的一些医生也出来说什么“论文同行评审造假,又不是说论文内容造假”、“科研能力和临床技术之间没有必然联系”、“体制逼着医生造假,医生是无辜的”、“你们为什么要公布论文作者名,这是侵犯别人隐私”、“你们是在挑拨医患关系”……看到这种言论天佑真是吃惊,中国科学界和医学界这是怎么啦?他们为什么如此没有底线?

相比较起普林格出版集团,中国的医学期刊在论文的发表的手段更是让人错愕。中国的医学期刊为了生存,绝对不在意论文的内容是不是真实,只要形式真实,没有特别离谱的错误,都能拿来编发。当然编发不是为了推广学术观点,他们需要的是版面费。咋回事?版面费?一个期刊居然向作者收版面费?作者为啥要给?这就不得不说说中国这个伟大的体制。在中国这个伟大的体制中,医生想要职称,就得有论文。医生这个群体太有特殊性,论文是中级以上医生职称晋升的硬要求,并且越是高级的职称要求就越苛刻。



做手术的医生有那么多时间来写论文吗?没有。现在的医生平均每天要做2到3台手术,忙的时候要做4台手术,一天站六七个小时是常有的事情,根本没有精力再搞科研,更别说要在医学核心期刊发表论文,而这也是许多医生的常态。在调查中,36.51%的医生表示,他们勉强完成要求,而高达25.88%的医生表示无法按时完成。论文让他们找不到北,压力巨大。最后,三成以上的医生表示自己有造假行为,而接近四成的医生表示自己没有造假行为,但是迫于压力可能会有。所以,有调查机构总结道:以论文评职称,那一定是逼良为娼。看到这里,大家明白了吧?中国医生论文造假全是体制惹得祸。难怪中国科协出来指责人家普林格出版集团,因为他们就是论文造假的幕后黑手。

撒谎造假,是地球人所憎恶的事,但对其危害的认知和容忍程度,各国有异。中国医生论文造假,中国的科学主管部门出来指鹿为马,媒体反应也不大,老百姓似乎也不咋关心。如果这事儿发生在日本呢?日本也有造假事件,最著名的就是“小保方晴子造假事件”,我们现在来看看日本是怎么处理这件事的。

2014年1月29日,日本年轻貌美的博士小保方晴子在世界最权威的《自然杂志》同时发表了两篇论文,称发现了STAP细胞。这是生物学上的重大突破,是获取诺贝尔奖级别的发现。这还了得?在女科学家短缺的日本,这一成就引起了极大震动。然而,还没等日本人真正兴奋起来,美国生物学权威保罗·纽泼勒就隔洋喊话,直指成果涉假。接着,保罗·纽泼勒等人在自己的实验室,按小保方晴子所说的方法反复实验,证实小保方晴子的结论不能重现,并将这个发现刊登于《自然杂志》新闻栏里。这个结果,让日本各界一下子懵了,他们认为小保方晴子令日本蒙羞,于是,谴责之声震天响起。

一马当先的当然是媒体了,那种穷追猛打的劲头,单看报道的数量就让人窒息。从事件曝光到2014年年底,日本媒体的质疑、起底、讥讽等报道和评论就达三四十万篇之多,像著名的《产经新闻》,平均每天就有两篇相关报道。日本民众和各界也责难连连,其中竟有不被人待见的日本AV行业,他们讥讽说,愿出1亿日元,请晴子出演实验室性爱片。

面对沸腾的舆论,小保方晴子供职的日本理化学研究所羞愤不已,迅速成立一个6人联合调查委员会,对事件展开调查,并立即封闭实验室,不让当事者进入,以防其做手脚。

4月1日,日本理化学研究所的调查结果就出来,认定小保方晴子在STAP细胞论文中有篡改、捏造等造假问题,属于学术不端行为。认定她是一个缺乏研究伦理,不谦虚,不诚实,也不合格的学者。她“歪曲了科学本质,玷污了‘研究’二字,并且严重伤害了大众对研究人员的信任”。曾参与此项研究的日本生物学权威若山照彦教授,这时也站出来承认,在没有晴子参与的情况下,自己的研究团队做不出来她说的那个结果,并向社会各界深表歉意。从日本人对事件反应之强烈程度,便可得知弄虚作假在他们眼中,是怎样的一种丑恶行径。

这时,一直保持沉默小保方晴子,却在记者招待会上含泪申辩说:“STAP细胞确实有,自己已经成功制出了200次以上。”对此,日本理化学研究所根本不理会,坚持认为这是学术造假,并再次宣布,一个月后公布对她的处理结果。小保方晴子则反驳说她的发现有效,提出不服申诉。双方各执一词,僵持不下。




6月4日,双方达成妥协:小保方晴子同意将两篇论文从《自然杂志》撤下,而理化所则同意让她回到实验室,重复完成她认为成立的实验,但条件是:另为她开设实验室,并在实验室入口处和室内安装三个摄像头,做全天候的监控,并指定第三方人员作现场公证。此外,细胞的培养仪器将上锁,出入实验室实施电子卡门禁管理。实验到11月份结束。无疑,实验室已成了监督严密的“考场”,小保方晴子在这里,或洗白自己,或万劫不复。

最终的实验结果让人心碎。12月18日,日本理化学研究对外宣布,小保方晴子未能再现万能细胞,实验终止。随后,小保方晴子黯然辞职。“考试”方式虽然残酷,但公允透明,它让假的真不了。此次事件还引发了一场“血案”。小保方晴子的导师笹井芳树,在8月间突然自杀。他在给传媒的一封电子邮件中称,自己“被耻辱感淹没了,他是以死来向社会谢罪。”

2015年2月10日,日本理化学研究所宣布对事件的处罚结果:小保方晴子“应予以解雇处分”,若山照彦教授等相关人员则给予停止上班、严重警告等处分。之后,日本理化学研究所再次宣布,要求在小保方晴子退还研究费中的约60万日元论文投稿费用,但不提起刑事诉讼。日本人以一场“考试”和一宗“血案”,演绎了惊心动魄的学术打假实例。有人问,日本人为何能在几十年间取得22个诺贝尔奖?答案很明白:较真精神起了决定性作用。




所以在日本,造假是一件比坐牢还严重的事情。造假被发现基本上意味着个人发展到此为止了。刚才提到的学术造假的结局还算是好的。日本商业中出现造假现象会怎么样?这种事儿也有,但是后果很严重,比如将国外的产品冒充日本本国产品,因为日本相信自己国家的产品才是最好的,所以造假方向和中国相反,再比如前年好几次出现将中国产的鳗鱼冒充日本鳗鱼事件,这样导致的结果是:一,老板公开谢罪;二,银行停止贷款上下游企业和合作伙伴停止商业关系,企业只能倒闭;三,部分年龄较大的企业主会因为无力重新创业走上绝路,比如自杀。造假公司倒闭企业主自杀甚至没人同情,大家只是认为你用自杀洗清了错误而已。

天佑不知道论文造价的524名中国医生的命运会怎样?不过,按我的理解,估计啥事儿都没有。所以,诺贝尔医学奖里要想有中国人?还是等等吧。至于中国会不会改变论文与医生职称薪酬挂钩的体制?我看难。只要是中国这个体制存在,结果只能是催生造假行为,这样,既害了医生,也迷惑了病人,同时也摧毁了大众对中国医学科研的信任。

日本的社会不容忍造假,而我们的体制催生造假,这是我们跟日本差距也越来越大的一个因素,我们不得不承认这个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