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论文组

《博士论文》第51期 肖文明:没有理想主义的学术生活不值一过

学术与社会2019-05-14 04:59:06

【石头引】时常有人问我:究竟要不要以学术为业?要不要读博士?要不要做学术?其实这些问题不应该问我,应该问案主自己。做学问不仅是一份职业,同时也是一种生活。如果你能够坦然地将读书、写作、授课等视为自己生活的日常,并且能够从中获得乐趣甚至是享受,那就去读博、去做学问;相反的,假如纯粹是因为博士这顶帽子,因为大家都觉得硕士之后应该读一博士,或者因为没有深思熟虑地找工作而“顺其自然”了,那么,这个博士读了之后,多半要后悔。


如果一旦笃定要走学术的路,那就义无反顾吧,别人的评论不足道也——不管品评者有没有读过博士,这世上的路都是要自己走的。路好不好走,只有脚知道。做学问最大的乐趣,其实来自做学问本身,来自那种浸淫其中的纯粹感。说来有趣,人类的教育是希望通过系统的知识,让人们变得日益成熟、多元和复杂,但是纯粹感的获得却要反其道而行之:纯粹感是一种高级的人类情感,它需要简单,需要沉静,需要把自己的生命安顿在一个相对刻板的时空与结构中,让生命及其投射的对象自然而然地绽放出火花。


本期嘉宾是“期过半百”后的第一位分享者,他来自中山大学博雅学院。上次去博雅学院办公室,体验很不错,一些年轻的教师共享一间办公室,人均面积不大,但却极有读书的氛围,接触的几位同辈学者也都一副读书人的面孔。坐在书桌前,让我很愉悦。收到肖文明老师的文字,认真读了多遍,感慨颇多,就多写了几笔。让我们听听肖老师的分享。


【作者简介】 肖文明,1983年生,2011年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获社会学博士学位,现为中山大学博雅学院副教授。研究兴趣:文化社会学,社会学理论,政治社会学,中国的现代转型。曾在《社会学研究》、《开放时代》、《中山大学学报》等刊物发表论文若干篇。


【写在前面】 承蒙石头君的邀请,很久之前就答应写点关于博士论文的体会,但一直未能交稿,碰到石头君总有种碰到债主的感觉。这次总算把它写完了,下次要碰到石头君,就可以坦然多了。这篇文章,我拖拖拉拉,写了很久;但拉拉杂杂,又写了很长。这“久久长长”的文章,希望能有那么一个片刻和片段,对仍在为博士论文奋斗的朋友们有些许帮助。


一、还是“问题意识”


我们今天常常强调要有问题意识,评价一个学者或者一篇博士论文,往往问的是,这当中的问题意识是什么。尽管这已经是学界常识,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