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论文组

优秀本科毕业论文 | 看不见的国家:通过社区自组织的柔性治理(郭源源)

201图书室2018-11-08 12:46:56

你有没有听说呀

来了来了

本次推荐为本系列的第二篇!

文末有全文下载方式





郭源源

看不见的国家:通过社区自组织的柔性治理


——以上海H社区“家家睦客厅”为例



专业:社会工作

指导教师:吴同




摘要


街居制改革以来,国家积极倡导社区自治、权力下放,社区中涌现了很多自上而下推动形成的社区自组织,社区自组织虽然活跃在社区中,其背后明显可以看到国家的影子。本文聚焦于作为国家准代理人的居委会与社区自组织间的互动,以H社区“家家睦客厅”的组建发展过程为分析蓝本,细致的探讨了人情、面子、关系、好处等本土性资源在二者互动中发挥的作用。


研究发现温馨圈成为自组织建立的基石,并在此基础上居委会和社区自组织发展了一种利益——服务交换的互惠关系,即国家依赖于社区自组织在社区中提供服务的能力以维护自己在基层中的合法性,社区自组织也要依赖正式权力的权威,以此在社区中站稳脚跟,获取更多社区资源,然而这种关系并不是完全平等,国家因其绝对的资源优势,依旧占据主导地位,看似民主的背后其实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国家意志对社区公共事务的“柔性控制”。


关键词】居委会   社区自组织   柔性互动



目录






文摘:柔性治理缘何?


家家睦的例子表现了新时期基层政权的权力运作方式,无论是温馨圈的使用还是利益服务的互换都表现了国家正在使用一种更加柔软、隐蔽的方式侵入基层社会,在与社区自组织的紧密互动中达到社区治理。那么国家为什么要采用这种非正式的方式进行基层治理呢?直接来看,对于居委会而言,其处于国家正式行政权力的末梢,上连接着基层政府要完成上级目标,下连接着人民群众要为人民群众服务,虽然是双重代理人的身份,本身正式权力资源、行政资源却很匮乏,在和社区自组织的互动中就会弱化自己国家代理人的身份,扩大本土性资源的使用,努力营造处处为对方考虑、竭尽全力支持你的温情形象,以保持和社区自组织的良好互动,完成社区功能的补充。


“居委会在解决矛盾上,家家睦起了很大的作用。因此他(居委会)也蛮关注的,蛮关心的,抓的蛮紧的。”(对于家家睦客厅负责人刘先生的访谈)


实际中证明,这种情感利益的投入显然行之有效,居委会和社区自组织亲如一体,社区自组织在运行过程中也用自己的服务帮居委会提升了社区威望。深层次看,对于国家而言,国家权力一直尝试渗入市民社会的公共文化生活,市民空间不断被压缩,同时不断被商业化,这种“文化的贫困”异化了人们的精神生活,导致了基层社会合法性危机的增长(JurgenHarbermas,1979),传统的单位制的行政命令或是意识形态的灌输已无法取得效果,国家必须在街区从下而上重新建立合法性。社会学的经验研究表示, 政权的合法性源于社会大众对政治系统的认同、支持, 而不问这种支持是如何获得的(马纾,2006)。从合法性角度来看,市场化的推进要求国家让渡更多社会空间,国家看似退出基层社会,却可以借助基层社会中的代理人将自己的力量缓慢渗透到居民日常生活中。以家家睦为例,社区自组织的发展,国家不能强行干预,却可以凭借居委会与其建立隐约合作关系,自治金、评奖评优强势话语的存在为国家渗入自组织打开缺口,吸纳着自组织和居民间的紧密连接,塑造一种纵向活跃的邻里互动景象,而自组织也因为正式权威的肯定、支持,牢牢扎根街区之中。




全文下载方式


链接:http://pan.baidu.com/s/1o8G9jMa

密码:iw0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