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论文组

陆谷孙|学位论文:一次智力探索之旅(2)

复旦外语2020-08-08 08:46:59



学位论文如何制定选题?要怎么才能写好?这是摆在每个本科和研究生面前的一道现实难题,因为这是决定你能否顺利毕业,能否拿到学位的最为关键的因素。从昨天起我们推出了复旦大学著名教授陆谷孙先生难得的一次关于如何做好本科学位论文的报告,内容涉及语言学、文学等方面,以享不辞拇指辛劳翻阅的你。由于报告比较长,旦旦将分几天连续推出,这是第二天,敬请关注。请查看历史消息以获得第一天的内容。


2.句法

下面说句法。什么叫句法? 关于怎么造句的语法就叫句法。syntax是一个可以做很多很多论文的题目。特别是因为Chomsky的所谓生成转换语法引起了语言上很大的革命,因为在他以前,结构主义认为语言本身是个习惯,而他认为不是习惯,语言本身是个创新,语言是个生成过程,语言的规律是有限的,但是这些有限的规律会生成无限的语料来,所以叫生成转换语法。生成转换语法对于句法而论,我觉得的确有很多文章可以做。一讲到句法,可以讨论主要的、次要的、高级的、低级的、内向的、外向的,还有隐性的、显性的。怎么来切分句子? 有的是线性的,线性组合链,可以把它切分;有的可以画框,然后来进行切分;也可以用方括号的方法来进行切分。所以句法简直是一个做不尽的题目。

*

我讲一个例子:上海市申办世博会的报告,第一句话中文叫作“新世纪赋予我们新的希望;新世纪激励我们为人类的福祉做出更大的努力。”写这话的人肯定感觉到很有气派:新世纪如何如何,新世纪如何如何。翻译的人就把它译作“Thetwenty century fills us with new hopes; the new century inspires us to makegreater effort towards the well-being of mankind.”从翻译的角度来讲是一点错误也没有,但从句法的角度来讲,英语的句法就不会这样。在英语的句法中,同样一个主语,在那么接近的上下文里头不可能出现两次,所以我们就把它改成“The new century fills us with new hopes, inspiring us to make a neweffort towards the well-being of humankind.”(不用mankind,mankind有男权的意味。)这实际上就是句法的应用。为什么英语里面有那么多非谓语形式的动词,这跟它的句法是有很大关系的。所以你可以从这些方面,从比较实用的角度来看英语的句法,得出几个结论来。我觉得一篇论文能够得出六到七个结论就相当不错了。

3.语义

第二就是语义。语义现在也是非常流行的,因为它是符号学的一个门类。语义有语义场。你们不是经常看见树形图吗? 金字塔的最上端是animals, 然后来一个mammals—哺乳类动物,然后再来其他的—爬行类动物,等等。哺乳类动物下面再来个方括号,包括人类、猿猴。人类下面再来个方括号,包括男人、女人、孩子,等等。色彩也一样,冷色调、暖色调。这个就是语义场,叫作“field of semantics”。

语义实际上是符号学的一部分,有绝对意义和相对意义,有能指和所指,这些都是20世纪初的语言学先行者索绪尔提出来的。索绪尔这个语言学家很奇怪,他生平没有写过很长的论文、很厚的著作,但是死后他的讲稿被弟子们收集起来发表了,结果索绪尔成了语言学当中结构主义一派的代表人物。原来他在课堂上讲到的问题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他讲的东西没有什么系统,不像现在的语言学家们动不动就是煌煌巨著;他的讲稿就像我们孔夫子的语录《论语》,所以我把他的教程称为“语言学论语”。

他讲语言包括两个内容,一个是符号,一个是声音,当然声音也是符号。一个符号必然有它的“所指” 和“能指” 两个东西。“能指”是什么?指它的物理形式,比如说book,这个词的音和形就是它的能指。什么叫“所指”? 看到这个符号,我头脑里马上形成了341页装订在一起的硬封面或者软封皮的这么一个对象,里面的东西是可以供你阅读的,读了以后可能是有好处的—也可能有坏处,对不对? 反正就是这样。它表示的语义就叫作“所指”。他认为语言只不过是行为的一种模式。

后来美国的一些语言学家反对欧洲大陆那些语言学家的看法,认为语言除了是一种习惯行为模式以外,还是一种思想模具,就是说人的思想和语言是同时发生的,这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欧洲大陆的语言学家认为人的语言实际上就是人的思维由话语说出了而已,思维决定了他的语言。美国人说:不,语言反过来也影响思维。亚里士多德因为是古希腊人,所以他会用出mimesis、catharsis这些词,他的逻辑学范畴是跟古希腊语是他母语的事实是分不开的。如果亚里士多德有幸说中文的话,或是说印第安语的话,他的范畴就不是今天我们看到的这些了。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语言又是思想模具,这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观点。

为什么要学外语? 人家说:我学外语就是为了多赚几个钱。我说:不,学外语开辟了你新的思想、新的天地,因为它是思维模具。学了一门外语,不但多了一条舌头,多了一对耳朵,多了一双眼睛,而且多了一个脑袋,“Language shapes your thoughts.”这些东西都是在语义学里面讨论的。

*

我怕大家觉得我讲得太抽象了,那么就具体一点来讲。语义是在悠久的历史长河中一直变化着的。我举一个汉语的例子:汉语的“江河”,现在是什么都可以指,黄浦江、苏州河;当年却不行,以前“江”只能指长江,“河”只能指黄河,是特指的。所以你看多少年以来,它的意义就泛化了。同样,意义泛化的例子在英语里面也不可胜数。这样的词,你有兴趣的话就去查一查,在你的语料里面专门寻找意义泛化的词。

我举个例子feedback,我现在很希望得到你们听众的feedback,你们能不能脸上有点笑容啊,或者有点愁苦的表情啊? 让我看看我是不是这里讲得比较没趣味, 那里讲得还可以,这个就是“I need your feedback.”feedback本来是电学上的反馈,现在我们用得广了。汉语也讲了:“我们需要听众的反馈”,这就是泛化。本来是专业的,现在泛化了。再比如说“斗争”的“斗”,我这次到郑州去知道,甲骨文里面就有“斗争”的“斗”这个字。这个字繁体很难写,先是像个“门”一样的两个框子,但不是“门”,“门”上面是关闭的,它是开的。是开放型的框子,下面左边是个“亚洲”的“亚”,右边是个“一斗两斗”的“斗”,原先这个字是指地名的,跟斗争没有关系。但是你看从甲骨文到现在,多少年过去了,“斗”的意义就狭化了,就变成了你我两个人或两群人打斗。还有语义狭化的词,就像我上次在复旦讲的,现在编词典的人很难处理一个词,叫作gay.gay过去第一个意义都是“愉快的、欢快的”,现在你却不可以说“欢快的、愉快的”。现在任何一个对当代英语有所了解的人一看到gay首先想到一个所指,就是男同性恋。gay现在其他的意义都被排斥得差不多了。

所以语义的变化实际上是一个故事,非常有趣的故事。再比如说villain:大家都知道,莎士比亚剧本里面的恶人叫villian,但villian过去不是坏人,好得很,田庄里面一般的farmer都叫villian,这些都是历史长河把词的意义改变了。又如revolution:我查《牛津英语大词典》,revolution14世纪开始进入英语,只指天象。你想嘛,金星既可以叫morning star又可以叫evening star,为什么?它一个revolution 过来啊。所以revolution 本来是打圈、转圈的意思,这是天象上的解释。一直要到16、17世纪的英国革命开始,CharlesI被Cromwell砍了头,被清教徒砍了头,清教革命才解释政治上的大变动,制度的大变动。然后有French revolution,有American Revolution。American Revolution就是War of Independence,独立战争,所以又跟政治搭上关系。然后到20世纪以后,revolution好像又带上了另外一层意思,凡是revolution都是跟共产主义的革命有关了。那是从上世纪初的Bolshevik revolution开始, 我们叫作Octoberrevolution,十月革命;西方叫作Bolshevik revolution,布尔什维克革命。以后又有中国革命,有古巴革命,然后革命就好像必然跟共产主义有关系。由于它的左倾含义,所以到了20 世纪60年代,revolution在美国遍地开花。在美国英语里面有black revolution黑色革命,就是黑人的革命;有red revolution是指印第安人的革命,印第安人不就是红人嘛;有bluerevolution蓝色革命,争取性自由;有green revolution环境。所以革命一下子就跟这些激进运动联系起来了。但是打那以后,revolution慢慢地就少见了,好像变成一个和新产品有关的词了。比如说耐克最近又出了一款新式的产品,这个叫作revolution of new line of products,耐克鞋跟技术革新与突破—breakthrough联系在一起了。最近,revolution又有了新的意思,那就是跟苏联、东欧变色以后的velvet revolution,天鹅绒革命有关的,叫作颜色革命了。所以revolution的意思是不是一个很好的故事?我建议你们找10个这样的词,就能写成一篇很好的、有意思的文章。“Changeof Meaning as Is Seen in Ten English Words”,我觉得会是一篇蛮好的文章。

(未完,下周一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