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论文组

JIE论文速递:企业出口与产品质量

国际贸易前沿速递2019-02-10 15:39:10

JIE论文速递:企业出口与产品质量

"国际贸易前沿速递”第589篇推送

由于发展中国家的企业很难以较低的成本生产出发达国家市场所需要的高质量产品,一直以来,发展中国家的企业都很难打入到发达国家市场。而一些发展中国家为了保护本国中间产品生产者的利益,还会人为的提高生产高质量产品所必须的进口中间投入品的价格,进而使得这一境况更加恶化。最近,有关企业出口产品质量与进口中间投入品价格之间关系的研究,越来越受到国际贸易领域的热切关注。


Haichao Fan, Yao Amber Li and Stephen Yeaple发表在<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上的论文----"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quality and productivity: evidence from China’s accession to the WTO"便着重从企业生产率与企业出口产品质量选择关系的角度,研究了中国加入WTO对中国出口企业产品质量选择的影响。


通过使用高度细化的企业层面数据,文章的研究发现,加入WTO后,关税下降确实有助于提升中国出口企业的出口产品质量;同时质量的提升主要集中在较低生产率的企业。具体而言,作者首先计算了所有企业贸易自由化(中国加入WTO)之前的生产率,基于此,可将企业分为低生产率企业和高生产率企业。研究发现,贸易自由化之前,较低生产率企业生产的产品质量较差;但关税下降后,这些低生产率的企业却相对更积极的使用更高质量的中间投入品,向工人支付更高的工资,生产更高质量的出口产品,并出口至对高质量产品需求更大的目的国。因此,贸易自由化前的较低生产率企业更有可能在贸易自由化后进入到对高质量产品需求更多的发达国家市场,同时进一步缩小其与先前高生产率企业在产品质量上的差距。


理论模型上,文章构建了一个简单的投入品和最终产品质量选择模型。模型中,不同企业的生产率存在差异,企业通过选择生产所需的中间产品和最终产品质量进而最大化企业利润。该模型有两个特点,其一,考虑了规模效应(scale effect),即:较大的市场份额往往意味着更高质量的创新(higher quality innovation);更高生产率的企业相对会制定更高的出口产品价格。此外,由于生产更高质量的最终产品需要更高质量的中间投入品,因此,更高生产率的企业使用价格相对更高的中间投入品,也会倾向于设定更高的出口产品价格。文章模型的另外一个特点在于,模型设定中,企业生产率是非希克斯中性的(non-Hicks neutral),这与先前文献中有关异质性企业生产模型和内生质量选择模型的设定不同。这一设定下,不同生产率水平的企业,对其使用中间投入品进行生产的效率影响是不同的,例如:贸易自由化前,较高生产率的企业受投入品成本的影响较小,对进口投入品关税的变化也相对较不敏感。基于这一设定,文章的模型也有助于解释为什么与较低生产率的企业相比,更高生产率的企业使用更高质量的中间投入品生产更高质量的最终产品,但在贸易自由化(关税下降)过程中的获利却相对较少。

感兴趣的读者可查看原文,进行深入阅读。

Abstract


This paperpresents an analysis of the effect of China’s entry into the WTO on the qualitychoices of Chinese exporters in terms of their outputs and their inputs. Usinghighly disaggregated firm-level data, we show that the quality upgrading madepossible by China’s tariff reductions was concentrated in the least productiveChinese exporters. These firms, which had been laggards in terms of qualityprior to the tariff reduction, were the most aggressive in increasing thequality of their exports and their inputs and in redirecting their exportstoward high quality good is strong. Our empirical results are consistent with asimple model featuring scale effect and non-Hicks neutral productivity thatdisproportionately affects the efficiency with which firms heterogeneity andendogenous quality choice which provide a distorted view of the impact of tradeliberalization on quality upgrading.


备注:链接中为文章NBER working paper2017年8月版本


(图片来源链接:http://image.baidu.com)


微信公众帐号“国际贸易前沿速递”每日推送国际贸易与国际金融相关前沿内容。本账号由上海财经大学国际工商管理学院李雪玉博士及其团队负责。本文由上海财经大学张丽娜博士提供。

长按下方低调奢华有内涵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轻松关注。

查看更多精彩:点击“国际贸易前沿速递”并选择“查看历史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