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论文组

干货:会议论文摘要可以怎么写?(以美国社工研究年会摘要为例)

中美社工合作社2019-06-12 14:03:31

上一篇合作社忒不厚道

把好好的一个会

认认真真的教授

勤勤恳恳任劳任怨

为人民服务的秦主任

活生生给“尬”了


再次对被“尬”对象

表示森森

以及最诚挚的歉意



作为号称业界最良心的公众号

我们不仅无节操

还提供有趣有料的干货

提供建设性的建议

(不是瞎比叨)


今天

我们

带着扑面而来的诚意

为大家献上几篇

(感谢我们的博士朋友们连夜翻译)

2017年美国社工研究年会

会议论文摘要实例

希望对各位有所参考


当然,这些例子

也可以给各位社工同仁

想报名参加国际大会

提交论文摘要

提供一个具体可行的参考


本次大会有不少研究中国问题的摘要

也有不少华人学者

甚至来自中国大陆的学者

因此

相信他们能做的

咱们也能做到


有样学样

规范研究

一点点学习

一点点进步

也希望明年咱的社工年会

各位能按照这些实例模块来提交

而不是提交我行我素

让人看了不知所云的“尬”摘要


好啦,请看干货吧!

 

论文摘要提交指引

2017大会主题:


“实现机会平等、公平与正义”

“Achieving Equal Opportunity, Equity, and Justice”

(翻译:多多 媛媛 华东师范大学博士生)


本次会议将聚焦于具有实践和政策意义的原创性研究

我们鼓励所有实质性领域的研究摘要使用科学合理的质性或量化研究方法。研究可以在任何一个国家开展,也可以基于微观、宏观以及政策层面。我们邀请你提交摘要参与会议报告,可以是以下三种类型中的任一种原创性研究:

(1)(单个)口头报告(Oral paper presentation);

(2)小组专题讨论会(Symposium; 由申请人组稿)可在会议的同一环节汇报的3篇及以上关于同一主题的专题研究;

(3)海报展示 (Poster presentation)。我们只对报告了完整研究发现的论文和海报摘要加以审查。我们希望那些还在探索最终结果的研究以后再提交大会,等研究彻底完成后再来参会。


摘要不应该是之前在其他地方公开发表过的研究。如果要申请论文或海报展示,请提交至多500词的摘要。参考文献不是必需的,如果包含的话,请将字数限制在500词以内。如果申请小组专题报告会,请提交每篇专题论文的摘要(500词及以内),并附上一份关于专题环节的总体摘要(500词及以内),来介绍小组专题报告的主题及其重要性。我们将会优先批准能够阐明各个报告之间密切关联的小组专题报告。我们将对小组专题论文进行整体接受或拒绝,也就是说,这些摘要不会被单独录用。


摘要需要以结构化的格式提交并包含如下内容:

背景和目的:对问题、研究目标、研究问题和/或研究假设的描述。

研究方法:研究设计,包括对参与者和抽样方法、数据收集程序、测量工具和适当的分析/统计方法的描述。

研究结果:总结具体的研究结果。

结论和启示:对主要研究成果以及实践、政策或未来研究的启示意义进行描述。

注:摘要中不允许出现图和表。


会议委员会还要求工作坊(workshop)和圆桌会议(round table sessions)提交摘要

工作坊和圆桌会议的摘要应包括以下两个主题:

(1)扩充当前社会工作实践、政策、理论和研究方法的知识库;

(2)给予社会工作研究、政策和实践以清晰而有意义的启示。工作坊摘要的主题也应该为方法论(研究设计、抽样、数据收集、测量和分析)提供应用于实践的机会。如申请工作坊或圆桌会议,请提交包含会议内容以及汇报方式的摘要,不超过500字。对工作坊,需要描述教学方法,或工作坊开展的形式;对圆桌会议,需要描述哪些主题将在圆桌讨论的过程中得以丰富和深化。

 

SSWR(美国社会工作研究学会)寻求尽可能多的人参加会议。因此SSWR 限制了参与者在2018年的会议中可以充当的角色。这将带来两个限制:

(1)每人都要提交摘要。这一限制适用于以下几种汇报形式:个人的以及有组织的小型研讨会、海报宣传、工作坊上的口头报告。它不适用于合著。但如果参加者是担当诸如有组织的工作坊的主持人、特殊兴趣小组的组织者、分组口头报告会议的主持人以及圆桌会议的主持人这样的辅助角色,则不需要成为SSWR的会员并提交摘要。

(2)如果你的摘要被接收做汇报,那么汇报者或发言人必须是当前2018年的会员,并在到会后登记。本要求适用于口头报告和海报展示会主持人、会议组织者,会议主持人、应邀参加会议研讨的人以及工作坊和圆桌会议的发言者。合著者不必遵守这项规定,但合著者出席会议时需要登记注册。


依据学术能力的高低以及研究发现的贡献程度,同行评审将筛选所提交的摘要。请注意,所有的摘要可以使用SSWR在线摘要管理系统进行在线提交,该系统将于2017年3月开放。


点击左下“阅读原文”可查看SSWR会议主页:

http://secure.sswr.org/2017-conference-home/abstract-submissions/


1.“定量研究”实例1

中国大学生童年虐待、情绪调节困难与约会暴力行为的考察

Ling Wang(香港大学博士候选人)

(翻译:赵玉峰 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生)


研究目的:鉴于世界各地大学生之间约会暴力事件频发,了解导致约会暴力风险增加的预测因素便尤为重要。这项研究考察了儿童虐待、情绪调节与男女大学生的约会暴力行为的相关关系。该研究假设,在控制儿童虐待经历之后,情感调节困难与约会暴力行为之间存在着独特的关系。

 

研究方法:本研究采用方便抽样。主要分析了中国东部地区苏州市年龄介于18-23岁(均值 = 19.25,标准差 = 1.09)之间的752名中国大学生,他们约会在一个月以上(答复率83%)其中女性占54.3%。数据是通过在校园内上课的匿名自我报告问卷收集的。主要量表包括情绪调节量表(DERS),童年创伤问卷调查表(CTQ)和修订的冲突策略量表(CTS2)。首先,研究研究了身体暴力,儿童虐待和情绪失调之间的双变量关系。然后,进行多元回归模型。这些分析都是分性别的。

 

研究结果:样本中有18.9%发生身体暴力事件,5.9%实施性暴力事件。女性报告的身体暴力发生率明显高于男性(23.5%vs13.4%;χ2= 12.6,p = 0.000)。女性和男性在情绪调节量表(DERS)评分难度上没有显著差异。女性中,身体暴力与儿童虐待及DERS子量表的目标导向行为困难相关。男性中,身体暴力与儿童虐待相关,还有与DERS子量表中的缺乏情绪辨识,冲动控制困难,情感回应困难,目标导向行为困难,情绪调节策略限制,DERS总数相关。

 

在男性的多变量回归模型中,在控制儿童虐待经历和年龄后,情绪调节困难是身体暴力行为的重要预测指标。当六个DERS子量表被添加到模型而不是DERS总数时,只有冲动控制困难与男性的身体暴力行为相关联。女性模型中,在控制儿童虐待和年龄后,情绪失调、DERS子量表与身体暴力行为并没有显著相关。

 

研究结论:这项研究提高了对童年虐待,情绪调节和性别约会暴力行为之间相关关系的理解。情绪失调与身体暴力之间的关联性因性别而异。该研究发现在男性大学生中,情绪失调与约会暴力行为之间的独特关联超越了童年虐待的影响。这一发现表明,相对于女性,中国大学生中男性的身体暴力可能与情绪失调高度相关。研究表明,对中国大学生约会暴力干预计划需要解决儿童家庭暴力和情绪调节问题。


原文:http://sswr.confex.com/sswr/2017/webprogram/Paper28422.html

An Examination of the Association Between Childhood Maltreatment, Difficultieswith Emotion Regulation and Dating Violence Perpetration in Chinese CollegeStudents

Schedule:

Friday, January 13, 2017

Bissonet (New Orleans Marriott)

* noted as presenting author

 Ling Wang, MA, PhDCandidate,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ong Kong, Hong Kong

Objective: Given a prevalent rate of dating violenceperpetration among college students in the world, it is important to understandthe predictors that increase one’s risk for perpetrating dating violence. Thisstudy examined how childhood maltreatment and emotional regulation are relatedto dating violence perpetration among male and female college students. Thestudy expected a unique association between difficulties in emotion regulationand dating violence perpetration after controlling for childhood maltreatmentexperiences.

Methods:The study used convenience sampling. The present study has analyzed a subsampleof 752 Chinese college students with dating experience longer than one month(response rate 83%) in Suzhou city, East Mainland China, aged between 18 and 23(M=19.25, SD=1.09), 54.3%female. Data were collected via anonymous self-report questionnairesadministered in classes on campus. Main measures include Difficulties inEmotion Regulation Scale (DERS), Childhood Trauma Questionnaire (CTQ), and TheRevised Conflict Tactics Scales (CTS2). First, the study examined the bivariateassociation between physical violence, childhood maltreatment, and emotiondysregulation. Then, multivariate regression models were conducted. Theanalysis runs separately by gender.

Results:18.9% of the sample reported perpetrating physical violence and 5.9% reportedperpetrating sexual violence. Females reported perpetrating significantlygreater physical violence than males (23.5% vs. 13.4%; χ2 =12.6,p=.000). Female students and male students did not differ on Difficulties inEmotion Regulation Scale (DERS) scores. Among women, physical violence wascorrelated with childhood maltreatment and the DERS subscale of difficulties ingoal-directed behavior. Among men, physical violence was correlated withchildhood maltreatment, the DERS subscales of lack of emotional clarity,impulse control difficulties, nonacceptance of emotional response, difficultiesin goal-directed behavior, limited access to emotion regulation strategies, andDERS total.

 Inthe multivariate regression model for men, difficulties in emotion regulationwas a significant predictor of physical violence perpetration after controllingfor childhood maltreatment experiences and age. When six DERS subscales wereadded to the model instead of DERS total, only impulse control difficulties wassignificantly associated physical violence perpetration for men. Among women,emotion dysregulation and the DERS subscales were not significantly associatedwith physical violence after controlling for childhood maltreatment and age.

 Conclusion:The study improves the understanding of the association among childhoodmaltreatment, emotion regulation, and dating violence perpetration by gender.The association between emotion dysregulation and physical violence differed bygender. The study found a unique association between emotion dysregulation anddating violence perpetration beyond the effect of childhood maltreatment amongmale college students. This findings suggest that emotion dysregulation may bemore strongly associated with physical violence in men than women among Chinesecollege students. The study indicates that intervention program for datingviolence in Chinese college students requires addressing both childhood familyviolence exposure and emotion regulation.



2.“定量研究”实例2
美国华裔老年人的抑郁症问题及其影响因素:

一项基于社区居民和补贴住房居民的比较研究

 

Fei Sun, Steven G. Anderson,密歇根州立大学

Chuntian Lu, 西安交通大学

Meirong Liu, Howard University

 

(翻译:刘丹 华东理工大学 博士生)


背景和目的:  在美国,约80%的华裔老年人出生在国外,约1/3的老年人口在60岁以后才移民到美国。这种与美国文化的同化对他们的精神健康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抑郁症是其中一种。此外,他们的社会经济地位(SES)、健康状况和外部社会支持的获得同样会影响其情绪状态。此项研究比较了在社区居住的美国华裔老年人和在西南市区住补贴住房的美国华裔老年人之抑郁症状,并调查了人口统计资料(例如:性别,SES),健康(例如:自测健康,身体机能),社会支持(例如:家庭凝聚力,家庭支持网络规模)和文化内涵(例如:文化适应)等方面的风险和保护性因素。

 

调查方法:  2012年,课题组通过面对面访谈的方法收集数据,调查对象是菲尼克斯市385名年龄在55岁以上的美国华裔。参与者从四种途径进行招募,分别是菲尼克斯华人高级中心、当地华人教会、华人社区和自我推荐。在接受访谈时,有207名受访者(mage=75.3,SD=7.5)住在补贴住房中;有178名受访者(mage=69,SD=8.7)居住在社区。受访者的抑郁症状采用流行病学抑郁量表十二项(CESD-12)进行评估。

 

调查结果:  结果显示,与社区居民相比,那些居住在补贴住房中的人教育程度较低,收入较少,健康自评较差,文化适应程度偏低,家庭支持网络更少。但是在抑郁症状方面并没有明显的组间差异。对两个小组分别进行了回归分析后发现,更优良的教育、更好的健康自评、更高的家庭凝聚力和更广的朋友网络与低抑郁症状相关,两组数据均呈现这一关系。文化适应程度的影响很小,只是在社区居民组的相关性分析中影响显著,而对补贴住房居民组影响甚微。家庭支持网络规模对社区居民组抑郁症状的影响力是10级,而家庭冲突对补贴住房组抑郁症状的影响力是10级。此外,在补贴住房居民组中,老年女性的抑郁症状比老年男性更为严重,但是这种性别差异在社区居民组中并未发现。

 

结论和启示: 尽管补贴住房居民在社会经济地位、文化适应水平和家庭支持网络等方面存在劣势,但是上述因素并没有导致这一群体比社区居民群体更容易抑郁。大多数的因素比如教育、家庭凝聚力、朋友支持网络等,都对美国华裔老年人起到了一贯的积极作用,而与他们的居住状况无关。就这一群体而言,文化适应程度对抑郁症的有限影响可以作为未来预期的依据。很多社区社会工作者想当然的认为,在社区居住的美国华裔老人有广而稳的社会支持网络,不必在这一方面付诸太多精力。这种想法是偏颇的,此外部支持不容忽视,仍然需要维护使之得以存续。在补贴住房居民中,社会工作者应减少对文化适应(例如:英语课程)能力的关注度,而应该在居民朋友网络支持方面多提出建设性干预方案,特别是老年女性群体。


原文:http://sswr.confex.com/sswr/2017/webprogram/Paper29959.html


3.“混合研究”实例1
从精神病患者和家庭照护者的角度理解污名:一项基于中国的混合研究

作者:Yin-LingIrene Wong/ Dexia Kong

(宾夕法尼亚大学)

(翻译:南京理工大学 刘江博士)

研究背景和研究目标:在已经实现工业化的英语国家中,精神疾病污名(化)作为阻碍社区融合的主要因素已经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进而引发了旨在接纳精神病患者的反歧视运动。尽管在跨文化的研究文献中记载了东亚社会具有较高水平的精神病患污名(化)现象,但是基于特定文化背景的研究却非常有限。此外,在东亚社会中,由于大多是精神病患都与其家人同住,因此从精神病患家庭照顾者的角度探索污名化就显得尤为重要。本文在中国华东地区社区融合背景下研究精神病患的污名(化)现象。


研究方法:本研究研的究对象是20个精神病患及其家庭照顾者(20人)。本研究使用标准化的污名量表和社区融合量表进行访谈。在结构化访谈结束6至16天之后,9对组合(9个精神病患和其家庭照顾者)接受了半结构化访谈。受访者由国家促进残疾人权利和融合的地方性办事处提供。在本研究中,ISMI(The Internalize Stigma of Mental Illness)用于测量精神病患关于污名的主观经历,以及污名导致的心理效应。ASS(Affiliate Stigma Scale)用于测量家庭成员因家中有精神病患者而对歧视和拒绝的心理反应。半结化构访谈从研究对象的角度揭示了社区反应如何影响其在社区内的生活经历。研究过程中,研究者将精神病患和其照顾者分开进行访谈。研究者对半结构访谈资料进行逐字转录,然后在传统的定性内容分析法的指导下,使用NVivo对访谈资料进行编码。最后,本研究整合定量和定性研究的发现,以检验访谈资料与量表内容是否匹配,并将那些无法与标准化量表匹配的内容单独进行归类。


研究发现:来自半结构化访谈的资料有三个维度可以和ISMI量表匹配(ISMI量表有4个维度),这三个维度分别包括:异化(alienation)、歧视经历(discrimination experience)、社会抽离(socialwithdrawal)。在ASS中,尽管有相当多的题目测量家庭照顾者对歧视和拒绝的情感性反应,但是访谈结果显示,家庭照顾者只表现出少许的负面情绪。这种现实和量表之间的不一致性可能源自文化规范对个人情感表达的控制。从定性访谈中获得的、独立于规范化量表的维度有四个,其中源自精神病患的维度有两个,包括:“工作场所的公开歧视”(overtdiscrimination in workplace)、“保密和披露的压力”(burden ofsecrecy and disclosure);源自家庭照顾者的维度有两个,包括:“保留歧视态度”(withholdingdiscrimination attitudes)、“无私的秘密”(futility of secrecy)。


总结和启示:本研究展示了如何将定量和定性数据进行整合以理解中国社区情景中精神病患的污名(化)现象。研究发现中独立于标准化量表的内容说明了,使用混合研究方法能够在特定的文化环境、文化规范和文化态度中清楚地解释复杂的污名(化)现象。基于研究发现,当社会工作者在对减少污名化及提升精神病患和其家属的社会融合进行干预时,应当充分考虑文化适应。


原文:http://sswr.confex.com/sswr/2017/webprogram/Paper28569.html



4.“混合研究”实例2
北京流动儿童的教育、健康和发展:社会融合的经验研究

 

侯欣、周晓春、王渭巍、李燕平、马玉娜、杜曦,中国青年政治学院

黄进,圣路易斯大学

 

(翻译:中国青年政治学院 周晓春博士)

 

研究背景:从农村迁移到城市的千万工人是中国经济成功的关键因素。据估计有3600万农民工的子女跟随家长在城市生活。因为户籍制度的限制,流动儿童经常难以接受社会服务和教育服务。和他们城市的同龄人对比,流动儿童在获取各个方面的个人成长的成功的时候,都面临更大挑战。本研究以北京市的流动儿童为例,从社会融合的视角描述流动儿童的发展状况(也即,公共部门是否为流动儿童提供了足够的支持和机会?)。

 

研究方法:使用混合方法设计,本研究在2014年使用调查法搜集491个流动家庭和290个本地家庭的7到16岁儿童的资料。样本中的家庭来自北京海淀区和朝阳区的三个流动人口占比很高的社区。通过配额来保证样本中的儿童年龄分布符合北京市儿童比例。本研究的独特贡献是包括了一系列测量儿童发展的标准化测量,包括教育、健康、心理健康和社会-心理发展(例如抗逆力量表,综合心理健康问卷,自尊量表,综合效能感等),调查之外,还对样本中的10个家庭开展了半结构访谈。本摘要汇报调查数据的初期分析结果,对流动儿童和本地儿童的标准化测量发展指标进行对比。

 

研究结果:样本中约52%的儿童为男性,教育的中位值约为三年级。和他们的本地同伴相比,流动儿童在数学和英语方面获得“优秀”的比例分别低了13和18个百分点(p<.05)。他们也在获得健康保险(35.3% vs.86.9%, p<.05)、获得常规体检(55.3% vs. 92.6%, p<.05) 等方面有较低的比例,并且通过牛奶和鸡蛋的消费可以看出,他们获取足够的营养的可行性较低。此外,流动儿童在所有的心理量表,包括抗逆力、自尊、自我效能感和综合心理健康得分都显著低于本地儿童。流动儿童的发展和许多家庭、社会和政策的特点有关。流动家庭有较低的家庭收入和较低的教育投资(例如经济资源和时间投放)。流动家庭无法获得当地的诸如脱贫这样的社会服务,只有半数流动儿童得以在公立学校就读。

 

总结与启示:和已有研究一致,本研究的发现表明,总的来说,在北京的流动儿童在个人发展的很多方面都不如本地儿童。由于户籍系统的限制,流动家庭及其子女缺少社会整合和社会融入的机会。为了弥补流动儿童和本地儿童发展方面的差距,本研究建议开展基本的普惠儿童福利。


原文:http://sswr.confex.com/sswr/2017/webprogram/Paper28296.html



5.“系统文献综述”摘要实例

检验养育与中国儿童的抑郁症之间的关联:一项系统回顾

Yuerong Liu, Xupeng Mao, New York University

(翻译: 李侨明 中山大学 博士生)

 

研究背景/目的:在2010年,中国儿童人口数量在世界上列第二位。越来越多关于中国儿童的抑郁症患病率研究显示,跟西方世界的孩子相比,中国儿童遭受了同样或者更严重的精神健康问题。包括依恋理论、社会学习理论,认知生活压力以及抑郁症的人际交往模型在内的理论模型已经假设了养育在儿童抑郁的发展和维持当中扮演了主要的因果角色(causal role)。至今,(却)没有发表的系统文献回顾,整理在养育和中国儿童的抑郁症之间的关联。

 

这个回顾的目的是为了系统地检验和总结养育和中国儿童的抑郁症之间的关系,为患有抑郁症的中国儿童提出家庭为本(family-based)的干预措施。

 

研究方法:根据一系列的电子数据库进行电脑信息搜索,主要包括PubMed, PsycINFO,SocINDEX),Social Services Abstracts,Sociological Abstracts,CINAHL(EBSCO),以及SocialWork Abstracts PLUS(Ovid)。我们通过以下跟抑郁症相关的,及养育相关的关键词和同义词(根)进行检索:(Depress-, Dysthy-, Internaliz-, Sad-) and (Suicid-; Mother-, Maternal, Father-, Paternal, Parent-, and Rearing-)。关键词也包括中国的相关的词(根):(Child-, China, or Chinese)。

 

筛选标准如下:1)一种单亲或者双亲对儿童的养育行为的测量;2)一种童年抑郁或者情绪紊乱的测量;3)已经被测试过的养育和童年抑郁之间的关联;4)年龄在0-12岁的中国儿童作为样本。这些标准帮我们选出了13个符合本次综述的研究,分别来自从1960到2016年间,经同行评议的英语刊物。

 

研究结果:从两个角度报告结果。一是养育风格,包括权威的和独裁的;另一个是养育的次指标,包括父母的温暖/支持、控制、亲子关系、严厉惩罚、冷漠,以及两个本土的中国养育行为——管教(父母的监管和教导)和严重的比较和羞辱。这些报告具有不错的有效性和可信度。结果显示一般来说,权威的养育与儿童的抑郁症负相关,而独裁主义养育与有力控制之间的相互作用,前瞻性地预测了儿童的内化问题。父母的监管、心理控制、严厉惩罚、冷漠,以及批评的攀比和羞辱跟中国儿童的抑郁高度相关。父母的教育、温暖和支持、以及亲子关系的质量与中国儿童的抑郁低水平相关。尽管如此,多数的研究没有易于识别的理论框架。

 

结论和启示:我们的发现归功于越来越多的证据,这些证据表明养育是与中国儿童人口的童年抑郁关联的。为更纵深的研究,需要提供因果证据、更严格的样本策略去增强普遍性,运用易于识别的理论框架以及更多本土在中国文化语境中的测量标准。这一发现的一些临床意义包括,让家长参与治疗中国儿童的抑郁症,并瞄准与儿童抑郁症相关的育儿行为。


原文:http://sswr.confex.com/sswr/2017/webprogram/Paper29801.html



6.“工作坊”摘要模板

社会工作研究中缺失数据的处理分析


Ding Gen Chen, Shiyou Wu, Qi Wu,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Hill


(翻译: 王菲 凯瑟西储大学博士生)

 

研究背景:缺失数据在定量社会工作研究中十分常见。几乎所有的社会工作研究人员都会面临这个问题。然而,并不是所有的研究者对这种缺失性进行评估或用恰当的方式处理这些缺失值。相反,他们可能选择删除缺失值,如使用列表状态删除法(listwise deletion)。但是该方法会减少样本量,降低统计功效并会产生有偏估计参数的可能性。这种统计推理的不足,会导致错误的研究结论和政策建议。

 

研究目的:该工作坊旨在解决缺失数据在社会工作研究中带来的问题,以及分享三种不同的缺失数据机制或类型,包括:完全随机缺失(MCAR),随机缺失(MAR)和非随机缺失(NMAR)。此外,该工作坊将介绍如何使用两种常用的缺失数据分析方法即多重填补法(Little& Rubin, 2002; Reiter & Raghunathan, 2007)和最大似然法(Allison, 2012).

 

工作坊内容:该工作坊将:(a)回顾不同的缺失数据机制,例如:完全随机缺失 (MCAR), 随机缺失(MAR) ,以及非随机缺失 (NMAR);(b)介绍多重填补法(multiple imputation)和最大似然法(maximum likelihood)在回归模型中的应用,以及每种方法的优点和缺点;(c)通过真实数据展示,如何使用R(一种免费软件)以及Stata(一种在社会工作研究中常用的软件)分析社会工作研究中的缺失值,并比较不同方法所得出的结果的一致性。

 

工作坊形式:该工作坊将以一个幻灯片展示的形式来介绍遗失数据在回归分析中的统计原则,并向参加者展示如何用R和Stata对社会工作研究中的真实数据使用多重填补法和最大似然法来处理缺失值。相关的R和Stata的语句命令讲义将会发给参加者。

 

研究意义:该工作坊旨在通过回顾现有的统计方法来解决缺失数据在社会工作研究中带来的问题,阐明了用R和Stata进行的实证分析。其提倡的方法将有助于增加科学知识,提高定量研究在社会工作领域的严谨性,以及为社会工作实践提供更精确的指导。


原文:http://sswr.confex.com/sswr/2017/webprogram/Session8155.html



结语

首先再次感谢以上几位博士在建议采纳后,连夜翻译,十分高效。我们相信,中国社工界的新生代,要都能有这些博士的效率,不愁我们的社会工作专业发展不奋勇前进,更加蓬勃发展,取得更大胜利。

福利:

合作社已经建立“中国社工界青年博士互助成长群”(目前已有约100名博士入群),旨在提高和推动中国社工博士的研究和发表水平,促进社工青年博士成长互助。欢迎各位博士加入组织,福利多多哦!想加群请让国民社工“秦主任”邀请入群。


入群原则:中国大陆港澳台地区社工博士学生或毕业生,从事社工相关研究和教学工作。ps.为了方便大家自由发言,谢绝大佬博士们加入,嘻嘻。



其次,通过以上摘要我们可以看出,这些基本上都是基于数据或定量/定性等科学的研究方法的实证研究,或者是对话题,实务和研究均有一定贡献的规范的系统文献综述。除了大会主席发言或特邀演讲,其他的论文几乎看不到个人观点性的文章。老外都不瞎B叨,我们花那么多路费,酒店住宿费,时间,精力,谁爱听大佬小佬们高谈阔论大放阙词发表很多无根据的观点啊。所以,会议,还是要谈谈自己实实在在的研究,要么就不要去参会,想参会就好好准备,谈谈自己的实务研究也好,案例研讨也好,数据分析也好,总之,就是不要谈“个人之我见”。

试一试:

怎么才知道自己的文章是不是观点性尬文?

很简单,来套一套上面的实例的模块,如果你的文章能够按照上面的模块各个部分写出摘要,就算过关;否则套不进去相应内容的,十有八九是尬文。



各位亲,今年的尬会,oops,sorry,是年会,已经顺利圆满结束,回去以后好好准备明年的年会吧。咱明年暑假,撒油娜拉~!


最后,为近期四川、新疆等地震灾区祷告、祈福!


^^ 欢迎扫描并关注“中美社工合作社” ^^

我们致力于做最业界良心

最有趣

最无节操的社工公号

投稿邮箱回复公众号“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