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论文组

论文 本科生论文大赛作品展示(九) 对“抗日神剧”分析与反思

骏马跃腾瑶湖畔2019-06-25 12:01:10


本科论文大赛作品展示(九)


对“抗日神剧”分析与反思


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

班级:14级思想政治教育班  

姓名:罗开东


摘要:最近几年抗日剧的娱乐化现象日趋严重,而抗日剧却呈现出病态的繁荣。繁荣背后出现了诸多“神剧”,众多“抗日神剧””有以下共有特点:剧情夸张、歪曲史实与价值观的扭曲。抗日神剧的出现与管理者、生产者、观众三者不无关系。管理者对抗日剧的默许与监管职能的缺失,生产者唯利是图、过度娱乐化,观众对英雄主义的崇拜和过激的民族主义都与“抗日神剧”的出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我们也要借此深刻反思,为让抗日剧重回正轨,管理者要科学定位、加强监管;生产者须遵纪守法,积极承担社会责任;观众要摈除错误观念,树立正确价值观。

关键词:“抗日神剧”;过度娱乐化;历史;反思

前言

近年来随着我国影视产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电视剧呈现在广大观众面前。这不仅丰富了人们的精神世界,同时还潜移默化影响着我们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抗日剧也是在这样大背景下迅速发展,在2012年这一年中,出产了200多部电视剧。其中涉及战争题材的电视剧超过70部,2013 年前 3 个月,即将或已经投入拍摄的抗日剧就有30 多部。这是统计中国的主要频道黄金时段播出的内容,并且屏幕上无处不在打鬼子的现象可能还将继续。高收视率和利润与政治题材不容易犯错误也是其迅速发展的原因。但是文化市场良莠不齐,过度娱乐化的现象已很严重,在加上管理者的失职和默许,部分观众不健康的文化需求、狭隘的民族主义。这些问题导致了一些粗制滥造的抗日剧被搬上荧屏,“抗日神剧”就是其中之一。“抗日神剧”是以抗日战争为题材的夸张、荒诞、雷人为主要的表现手法,以娱乐大众为主要目的过度娱乐化的电视作品。但这些“抗日神剧”却给我们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我们需要高度重视这个问题。

一、“抗日神剧”之“神”

(一)“神剧”剧情夸张雷人,脱离现实

近几年来电视荧屏上播放了许多抗日剧,其中不乏有许多优秀作品,但也有一些抗日剧以次充好。其中有些以雷人剧情来吸引观众的抗日剧更是完全颠覆大众对抗日剧的传统看法。

以抗日剧《抗日奇侠传》为例,片中涉及众多令人匪夷所思的场景:主角之一的大鹏可以大力手撕鬼子,廖天生比子弹还更犀利的绣花针,宋无娇用化骨绵掌把鬼子打的七窍流血等,这些场景早已颠覆了人们对抗日剧的认知。虽然我们希望通过影视剧来烘托抗日前辈们高大英勇形象,但这不是在拍武侠剧。我们的抗日前辈都是一刀一枪把鬼子赶出中国的而不是靠这种类似武侠小说中的武学招数。除了武学招式,抗日神剧中还有些故事情节是违背常理的。在抗日剧《永不磨灭的番号》中孙成海营长居然用一颗手榴弹就把在空中飞行的日军战机给炸毁了,这简直是天方夜谭。按照常理,就算是飞机飞行的最低高度和飞行速度来计算,手榴弹炸飞机也是绝不可能的,更何况孙成海营长还被飞机机枪击中,能站起了就是一个奇迹了。一个如此明显违背常识的错误出现在荧屏上,这不是对观众智商的侮辱吗。抗日剧拍得如此之夸张已经完全违背了常识,背离了历史。这是对观众的不负责,是对历史的不尊重。

(二)“神剧”歪曲史实,亵渎历史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抗日战争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牢记于心的一段历史。为了使这一段历史让一代代人牢记,越来越多的电视剧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上至七八十岁的老大爷老大妈,下至六七岁的幼童都在观看这些抗日剧。因此这样的电视剧更需要用史实去向观众陈述这一段真实的历史而不是歪曲,否则这会影响青少年的对这段历史的了解。

“抗日神剧”在许多的地方都对历史作了歪曲,虽然我们不要求完全用现实主义拍摄抗日剧,但是一些基本的史实还是需要如实的展现在观众面前的。比如在抗日剧《大药商》中,出现了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一幕。日本侵略者攻陷城池之后,指挥官骑着马进入城市,抬手示意奏乐,不过军乐响起的竟然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军歌《人民海军向前进》,该歌曲由海军政治政治部文工团创作组词,黄源洛曲[①]且该歌曲于1951年创作,根本不可能出现在抗日战争时期,更别说是日军演奏这样的歌曲了。这种完全背离历史的行为简直是不可饶恕的,历史是庄严的,不能用这种不负责、无所谓的态度去对待历史。既然把抗日战争拍成了电视剧,既然我们需要让大家牢记这段历史,我们更应该尊重历史,把真实历史的重现。而不是用这种不负责、不尊重历史的态度来拍抗日剧。往小的方面讲这是对公众关于抗日战争的错误引导,往大的方面讲这是对历史的不尊重,而这也将产生极其恶劣的影响。

(三)“神剧”过度娱乐,扭曲价值观

抗日剧观看人群从六七岁的孩童到七八十岁的老年人,年龄覆盖区间大。特别是青少年正处于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阶段。抗日剧更要传播正确健康的价值观,而有些抗日剧过于娱乐化,当中充斥着色情、暴力、血腥、情爱的场面。这些场面是少儿不宜的,对他们具有十分恶劣的影响。虽说战争难免有血腥场面,出于对战争惨烈程度的表现需要有些血腥场面。但这些并不足以成为暴力、血腥场面的说辞。生产者若具有社会责任就会在抗日剧的生产过程中严格把关,而不会出现诸多的问题。

以《抗战奇侠》为例,抗日人士大鹏“手撕鬼子”的一幕太过雷人而且过于血腥,过于暴力。这样少儿不宜的场面,那怕是成人看到这样的画面都心神震惊。这将会对心智不成熟的青少年造成负面的影响,还会留下一定的心理阴影。而抗日剧《一起打鬼子》第29集中,葛天饰演的“银花”与老相好莫大棒子身处日军的牢狱中,两人当着日军的面,上演了一段亲热戏。最后,莫大棒子从银花的裤裆处掏出了暗藏的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了。如此剧情居然出现在荧屏之上,我们不禁要问生产者有没有考虑到观众的感受,这怎么让众多的青少年观众去认识和了解这一段历史。青少年的身心健康被潜移默化的影响了,这些过失都是由“抗日神剧”引发的,更是这些制片人缺乏社会责任的表现。

二、“抗日神剧”之因

(一)管理者的默许与监管职能的缺失

抗日剧是以抗日战争为题材的文艺作品,除了抗日战争是我们遭小国侵略的屈辱史之外,同时也是中华民族自鸦片战争以来,受外国侵略者侵略战争中唯一一次取得了真正意义上的胜利。抗日战争既能触动最敏感的民族尊严,同时又能激起民族自豪感。中日两国是东亚近邻,两国在经济、政治、军事等领域有着利益之争。而抗日剧就有这方面的考量,一方面通过抗日剧可以激起民众同仇敌忾的气概,从而维护我国的领土完整。另一方面,抗日剧集娱乐与教育功能于一体,它可将爱国爱党意识思想通过抗日剧这样一种形式潜移默化的灌输到民众当中。因此抗日剧成为管理者默许的一种影视剧形式。得到了国家的认可,抗日剧也呈现出一幅欣欣向荣的景象,这就给“抗日神剧”的生长带来了一片沃土。

抗日剧得到了管理者的默许但是管理者又没有真正尽职,文化市场的发展应该是百花齐放的局面,当然必要的监管是必须的。这里的百花齐放不仅是从形式上的也可以是表现方式上的。管理者监管抗日剧是必须的,但是对抗日剧的监管审查也应该尊重历史,审查的标准定得不科学不也是管理者的失职吗?导演徐纪周在自己的第一部抗日剧《杀虎口》中尝试塑造“人性化的鬼子”,结果他接到整整两页纸、长达八十余条的修改意见,说“可以强调日军的残酷凶狠,不能展现日军的军事素质”[②]这样的规定不是就是让那些血腥暴力的抗日剧登上荧屏吗,日军没有一点军事素质我们抗战还需要打八年吗,做出这样的规定难道管理者不是在自欺欺人吗,这不也是管理者失职的表现吗。作为管理者,需要表现出抗战的艰辛,革命先烈大无畏的革命精神,而更需要的是尊重历史,尊重和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而不是用狭隘的民族主义来盲目排外。抗日剧是要用来教育后代的,管理者要对后代负责更要对历史负责,因此更应尽职尽责,谨防失职。

(二)生产者唯利是图、制作过度娱乐化

就我国影视文化生产现状而言,大多数生产者是冲着影视剧这块“大蛋糕”去的,人人都想从中分得一块“蛋糕”。影视剧利润非常之高,其原因是收视率高,而投入成本低,利润却高达150%—200%。电视剧中又以抗日剧为重中之重,那这又是为何呢?编剧王策解释道:“中国的电视剧本身类型就很单一,动作类的剧种中现实题材的警匪剧是不大拍的,悬疑类题材也不能拍,古装、武侠也受到限制,但观众对于这种强情节的打斗传奇性的英雄主义,包括悬疑、惊悚甚至暴力是有审美需求的。这些需求最后都只能集中到抗日剧这块阵地上”[③]故抗日剧就呈现出“井喷”的现象,大量的抗日剧出现就促使一些生产者打“擦边球”,试探观众的底线。而“抗日神剧”就诞生了。

既然市场上出现了如此之多的抗日剧,那么要如何提高收视率从而获取更多的利益呢?生产者就想出各种方法来吸引观众眼球:其一,以雷人,自以为新奇的手段吸引观众。如“手撕鬼子”、“手榴弹炸飞机”、等夸大、荒诞的手段吸引人。其二,抗日英雄不再是那些“抛头颅,洒热血”的大无畏革命先烈,而早已变成了在战争年代谈情说爱的“男神”、“女神”。而这些明星偶像就是为了吸引青年观众。其三,以血腥、暴力、色情这样的情节来吸引观众,生产者在打“擦边球”。以这样的手段规避管理者的监管。同时又可以用这样不健康的形式吸引一些人来观看这样的抗日剧。其四,歪曲历史,以虚构,毫无历史依据的荒诞剧情来吸引观众。虽然我们没有要求抗日剧一定要用现实主义来叙述,但是以娱乐的态度来拍抗日剧就失去其初衷。电视剧是用来娱乐大众的,但是像抗日剧这种具有特殊意义的剧种应以教育为主而不是用来娱乐大众。不然这就是对观众的不负责,对历史的不尊重。

(三)观众的民族主义、英雄主义崇拜心理作祟

从柏杨先生所写的《丑陋的中国人》一书中,他谈到了许多关于中国人民族性、劣根性、英雄主义等问题,而这些“抗日神剧”的出现也反映出了国人的心理。国人的心理表现为对英雄主义的崇拜与民族主义的高涨。这样的心理也是“抗日神剧”出现的深层次原因之一。

国人普遍都有英雄主义崇拜的心理,而这样的崇拜心理早已深入人心,甚至是一种病态的崇拜。也许正是大多数国人都有一个英雄梦,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有无法满足这样一个梦,于是就更希望在日常娱乐中得到满足。电视剧这样的形式就给了人们一个很好的宣泄口,而抗日英雄就了空前的关注。抗日英雄是有勇有谋、英勇顽强的,影视剧生产者就抓住这样一个心理对抗日英雄进行各种渲染。以雷人、夸张、荒诞的表现手法将抗日英雄神圣化,而这样的抗日英雄在剧中的表现就可想而知了。他(她)可以以各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将敌人击毙,或许是在枪林弹雨中毫发无损,或许能在万军之中夺人首级,而这必定会使抗日剧变味。

除了英雄主义崇拜之外,国人的民族主义也是“抗日神剧”出现的原因。近年来中日关系紧张,甚至是恶化,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情感。而我们就需要找到一个窗口来宣泄,而抗日剧就是这样一个宣泄口。众所周知,抗日战争时期中国人死亡人数远远高于日本,但是在抗日剧中却恰恰相反。有网友戏称这些年在横店死的鬼子可以绕地球三圈。大部分国人多事具有高度的爱国主义情怀的,但是爱国主义在催化剂的“帮助”就可能演变成一种不成熟不理智的高涨的民族主义心理。当看到一个个鬼子倒下去的时候,国人大呼过瘾。在二战期间中国人饱受了太多的苦难,积压在心里的负能量需要一个宣泄口来宣泄,抗日剧就成了一个很好的选择。“抗日神剧”就在万众瞩目之下诞生了,观众情感得到了宣泄,生产者又从中获得了巨额利润。

三、关于“抗日神剧”的反思与对策

(一)管理者尽职尽责,科学定位,严格审查

抗日剧所具有的政治功能使得党和政府对抗日剧青睐有佳,一方面以抗日战争为题材的抗日剧可以凝聚民心,另一方面,抗日剧也是爱国爱党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既然需要用抗日剧这样一种形式来进行爱国爱党教育,管理者就更应该尽职尽责。抗日剧是以爱国爱党教育为主题的,管理者就应该科学制定抗日剧需要遵守的一些行为规范。不能让生产者把抗日剧做的过于娱乐化,过度的娱乐化不能真正的把抗日剧的教育功能发挥出来。倘若不能把教育功能发挥出来,国家对抗日剧的支持就与预期达到的目的背道而驰,这是得不偿失的。

当然,管理者在对抗日剧遵循的一些规定也应该做出科学、正确的定位。不然这也是失职的一种表现。就以上文提及的徐纪周导演的事例来说,那八十多条规定有多少是像“可以强调日军的残酷凶狠,不能展现日军的军事素质”的规定。这样的规定本身就已经不尊重历史,不利于对民众的教育。展现我们抗战的艰苦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对日军的描写也应该客观。日军也是人,他具有人性,不能以个别日军的残暴行为而否定整个日军。在抗日战争时期也有觉悟高的日军为抗日战争做出过贡献。抗日战争是两个国家,两个民族的事。两国的民众都因这场战争遭受过苦难,因此对抗日剧的定义和规定需要更加的客观,尊重历史。其次,审查机构在对抗日剧的科学正确规范后,还应当依法履行职责,对市场进行督导,依法严格审查抗战题材作品。对内容质量不过关的作品令其整改或叫停。鼓励内容制作优良,传递正确价值观历史观的抗战题材作品。正确引导影视作品思想,向观众传播积极理性的价值观及正确的历史观,对观众负责,对历史负责。

(二)生产者遵纪守法,积极承担社会责任

目前,我国电视剧产业在生产上呈现出多元化的趋势,既有电视台电视剧制作机构,还包括国营性质的制作公司、民营文化企业。因其属性的不同使其制作水平也是良莠不齐。加上电视剧的高利润,许多电视剧生产者趋之若鹜,甚至铤而走险。为了获取利润,跟政府的监管监部门打“擦边球”、玩“躲猫猫”,更有甚者违反国家有关部门的相关规定。早在2011年,国家广电总局就下发《关于2011年5月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公示的通知》批评个别备案剧目“在表现抗战和对敌斗争等内容时,没有边际地胡编乱造,将严肃的抗战和对敌斗争娱乐化”[④]因此,生产者要真正做到遵纪守法否则拍摄的抗日剧无法通过政府部门的审查,带来大量的损失,那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当前的“抗日神剧”都已违背初衷,它早已不像抗日剧,而更像武侠剧、爱情剧、青春偶像剧了。这些都是过度娱乐化的表现,而要想真正制作出优秀的抗日剧不是靠雷人、夸张、荒诞的手法。是靠制作者对抗日战争正确客观的认识,是靠弘扬正确的价值观、历史观。过度娱乐化的抗日剧或许可以娱乐小部分观众,但它永远不可能成为经典。制作者尊重了历史,尊重了广大观众的感受何愁制作不出优秀的作品。君不见像《亮剑》、《雪豹》这样优秀的抗日剧根本无须用那些雷人、夸张、荒诞手法吸引人,他们较为真实的塑造了许多个性鲜明的抗日英雄。制作者制作抗日剧不仅需要对观众负责,更要尊重历史,历史不容许用来娱乐大众。历史是沉重的是不容亵渎的,我们无法在抗日剧中真实还原历史,但是制作者要尊重历史,不能用历史来娱乐观众。

(三)观众要摈除错误心理,树立正确的价值观

中国人有其民族的劣根性,而对英雄主义的崇拜,过激的民族主义像催化剂一样促使了“抗日神剧”的产生。许多国人都有过一个英雄梦,却恨生不逢时,没有一个舞台来展现自己。同时对英雄的崇拜也说明了国人普遍缺乏安全感,我们需要一个英雄来保护自己。当今社会,国人面临着许许多多的困难有着太重的压力。住房、汽车、教育、医疗等方面的压力使得国人喘不过气来,同时也使得国人缺乏安全感。这时就迫切需要一个英雄来拯救我们,也许是由于我国的国情,对英雄主义的崇拜一直存在于国人的心中,成为国人一种不太正能量的心理。抗日剧就抓住国人这样的心理,塑造了一个个抗日英雄。

大部分国人有爱国主义情怀是值得我们自豪和骄傲的,但是这也需要科学的态度去对待。过激的民族主义是一种不健康的心理,它不仅不利于个人的身心健康而且对中日关系的发展有着负面影响。虽然近些年来中日关系变得紧张,甚至是恶化。邻国日本给我们带来过太多的灾难,深深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情感。所以部分国人都觉得非常的憋屈和郁闷,当看到抗日剧中日军一片片的倒下时心情不知不觉就舒畅了许多。但是冷静下来之后你会觉得非常可怕,广大的中国人民需要用着样一种扭曲甚至是变态的形式让心理得到平衡。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要学会慢慢的改变这些几近变相的心理倾向,要理性判断认识,正确的保持自己的情绪和心情。

结语

   “抗日神剧”的出现与管理者、生产者、观众都有着一些直接或间接的关系。抗日剧过度娱乐化了,我们需要正视这个问题。我们需要认识到抗日剧是对历史的一种记录,它最需要的客观、真实。历史是不容亵渎,不能用来娱乐大众的。它所具有的教育功能更需要其尊重历史,对的起革命先烈用鲜血换来的和平。当然,我们也要努力改变那些变相的心理,正确的对待这一段历史,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相信今后的将有更多优秀的抗日剧涌现出来,“抗日神剧”将成为历史。

 

参考文献:

[1].    时效宇著:《电视批评理论研究》[M]北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3年9月第1版

[2].    秦俊香著:《影视创作心理》[M]北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4年6月第1版

[3].    欧阳宏生等著:《电视批评学》[M]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2006年1月第1版

[4].    柏杨:《丑陋的中国人》[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8年4月第1版。





今日编辑:丁媛媛

责编:范琳